1955年一个农民学生的退团声明

收藏:961

1955年一个农民学生的退团声明
悲苦的农民(看中国配图)

编者按:本文收藏者“菲里亚”在其按语中写道:如果国家档案开放,将能读到这些(注:原文及退团声明)文字。《看中国》编辑根据文中新华社对陈柏华的介绍,精简内容,编辑成下列文字。

陈柏华出身于贫农家庭。1952年,他考入武昌文华中学年初中,在校表现优异,并进入了青年团,受到学校的表扬。

1954年初中毕业后,他考入了湖北省实验中学。不久,他认为学校规定文体活动是“法西斯统治”,而拒绝参加。1955年初,他回家一趟,当时正是大水灾以后,农村粮食供应不足,卫生治疗工作有缺失,他返校后就说,“我去时路边平坦,回来却添了许多新坟。”他在团小组日记上写着,“农民公粮负担太重了,民不聊生啊!”还说,“合作化以后,共产党可以搜刮更多的粮食,可以牵着农民的鼻子走”等等。

1955年暑假,回家返校后不久,陈柏华就写了一份退团声明书,退出共青团。

退团后,他离校返家准备在家自修考大学。1956年秋,他以社会青年名义报考高等学校,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因系在校学生没有准予入学。从此,他就专心学数学,准备投考大学理科,表示要终身献给科学。

期间,相关人员找他,他表示要等高等学校考试后再说。并表示少说话为好,他认为“共产党狡猾,会耍手段。”

以下是陈柏华的退团声明书:

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陈柏华根据团章第七条“团员有随时退出团组织的自由”的规定,声明退团,自即日起()起,我和团组织无关。

我悔恨我的幼稚无知,对团组织及其组织者和领导者——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不足而加入共青团。

我曾经感激过党,我曾经参加过土地改革的斗争,我曾经歌颂过党和人民的解放,我曾经批评过对党和现实不满的同学,和“说落后话的同学”斗争过,我曾经宣传过党的政策,但是我错了。

我曾主动钻研过作为共产党的理论基础,作为在党内唯一合法的马列主义学说,认为它是真理,但是我错了。

几年来的现实生活告诉我:人民并没有解放,人民的生活水平不但没有提高,而且越来越坏。

农民的农业税普遍的加重,这是空前未有的。

农民辛辛苦苦滴血流汗所种的粮食不能自主,不完粮当然就犯法,然而留着自己吃,不卖,也不能下地。农民的东西卖的便宜,卖了以后,再买就不便宜了,并且卖了以后再买还不容易。我家里喂的猪以前是卖给肉铺里杀,现在不卖了。因为价钱太低。只好自己在家请人杀猪卖。虽然政府在收购粮食的时候,标有高低不同的价格,但是“顶号的东西都卖不到顶码”,政府要农民卖余粮,但有余粮的农户是少数,或者所余不多。开始政府却要很多的人卖余粮,并且卖少了还不行。踊跃卖余粮的人,我没有看见,拒绝卖余粮的人我也没有看见,但是想法逃避卖“余粮”的或要尽量少卖的却有很多,不甘心卖的人当然更多。农民粮食不够,怨言百出。政府却公然提出要农民找“代食品”,所谓“代食品”就是野菜。我吃菱梗,吃麸子所产生的味觉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农民比狗子不如”,“真不得了!”这是我从农民口里听到的。“毛主席本领高,百姓饿得不得了”,这也是我从农民口里听到的。农民生活痛苦,差不多到了绝生境地。我的勤劳的婶母嘱咐我,“切莫做农人”。还有什幺比这更沉痛的呢!政府规定每个农民每天十二两米,甚至少到六两米,每人每月三两多油或二两多油。想想看,这吃得饱吗?这叫做生活水平提高了吗?不说从事繁重劳动的农民吃不饱,就是消耗热量较少的城市居民也不够的。这叫做解放?这叫做平等?这叫做自由?不,只有黑心肝的人才会这样说。更令人愤慨的是,一些会说话的人公开谈论“农民自私自利”,“农民落后”,“农民眼光短浅”。痛苦的农民用自己的汗水养活了别人,还听不到一句好话,这像话吗?我要问这些狼心狗肺的人,农民要怎样对待你们,他们才是不自私,不落后,不目光短浅呢?难道你们要农民像对待皇帝老爷一样的敬重供养你们吗?那幺你们为什幺还要厚颜无耻地叫嚷什幺“为人民服务”呢?“人民”是什幺?难道人民不是占全国大多数人口的农民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幺“人民”是谁呢?是你们自己吗?如果人民是农民,那幺什幺叫做“服务”呢?如果不狡辩的话,如果真讲点什幺“唯物”的话,那幺“服务”就绝不等于盘剥,等于榨取。如果还不盖过的话,你们就要同大叫“为人民服务”的国民党反动派一样,被人民一脚踢开,同中国历史上一些“乐人之乐,忧人之忧”的帝王老爷一样“流芳百世”,“永垂不朽”。

话说回来,我是从报纸上,从电影上,看到了许多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应有的,是应该发生的。如果不的话,我们的时代就更黑暗了。我看到一些说农民生活好的文字。但这些是寻觅出来的,这些是特殊的事例,亦即所谓典型,是经过一番培养的工夫的。农民的普遍贫困痛苦的情况却不要寻,只要没有蒙住自己的眼睛的人,到处可以看见。可惜的是,这些现象在报纸上、杂志上看不到或很难看到。

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经济建设及在经常建设上的成就是应该有的,这和中国历史上的长城,运河等巨大的工程建设一样,都是劳苦大众的血汗的结晶,一切成就归于人民,这丝毫不能鼓起我对君权的热情。

几年来的现实生活告诉我,马列主义不是劳动人民彻底解放的学说,马列主义对于人民来说,是冰冷的东西,马列主义还是一种统治的学说。我不相信阶级学说,我不热心于政权,所谓“工人阶级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是只能当做概念的东西。谁都知道,工人和农民都是在政府工作人员的策动下忘命的劳动创造社会财富的。因此,马列主义是伪善的东西,能掌握马列主义的人是极少数,它对于少数人有利,也就是说它在少数人的眼里是真理。我认为人类的历史是人类精神活动的结果,一切社会活动是人类精神、意识的结果。没有精神没有意识的人就是死人。死人不能创造历史,不能创造世界。所以说,人类的意识创造了历史,创造了世界。

现在。我反对一切高踞统治地位的人,我不高兴战争贩子艾森豪威尔,我也不高兴因战争贩子(艾森豪威尔)而深感不安的布尔加宁,我不高兴国民党反动派,我也不高兴共产党。我反对任何人驱使世界上的劳动人民穿上军装拿起杀人武器到战场上自相残杀,我反对剥削者榨取人民,我反对欺骗,我反对不平等,痛恨任何害怕平等思想的人。我痛恨旧社会,我也不满现状。

在今后,我用自己的劳力去掌握知识,为科学事业的发展努力,只有全体人民都掌握了科学,不要别人来为自己“服务”,那幺人间才有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那幺人间也没有所谓不平等了。

在以后的一些日子里,我或许会受到歧视、斥责,各方面的不便,或更坏的待遇,但是我对于这些给予最大限度的容忍或予以冷静的蔑视。我们青年时新生一代,只有青年团结起来共同为人类的进步而奋斗,才是我们的光荣,只有这样,我们的生活才无愧色。我痛恨把青年当工具的“长者”。

我想我学习的时间可能不多,我必须充分利用我获得的学习时间。在今后,我在行动上守法,遵守纪律。克制自己感情的冲动,学着“循规蹈矩”。但是,我除了歌颂人民永生以外,我永远不再欢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最后我要质问“大公无私”的老爷们,你们有什幺权利生活得比人民好?你们真的能够和人民共甘苦,过人民一样的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