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恶鬼「沙拉」再度现身?!《坏女孩不死2:完美诅咒》新书转载2-

收藏:170

《坏女孩不死2:完美诅咒》

3

九通未接来电。

我把我那没用的手机丢到沙发上。「关震动了。」

妈用双手压着前额,好像正在极力抵抗头痛。「妳爸和我最多不过离开了二十分钟。我们得去学校签些文件。」

在我为了保护自己而将妹妹压制在地三十秒后,我的父母开开心心哼着小调,从前门进来,然后发现我还压在她身上,因而产生一团混乱。

我试图向凯西道歉,但她溜回了房间。

「但是,说老实话,」我说:「她在谐和疗养院待了十个月,而妳却完全不晓得她会早三个礼拜回家?」

妈摊手耸肩。「亲爱的,我们还不确定。我不想让妳抱太大期望。」

「还期望咧。」我重複道。

我不带情绪的语调让母亲缩了一下。「艾莉西丝……妳应该觉得满开心的,对吧?我不是说――不是妳把她压在地上的事,而是――凯西回家的事?」

我们两人都暂停了一下,然后我才回答。「当然,」我说:「妈,我吓了一跳。我跟卡特一起去登完山回家,以为家里没人,凯西却突然跑出来,一副『喔,嘿,还记得我吗?就是妳住在精神病院的妹妹?』的样子。所以我才以为她是逃出来的。」

妈把手上的一叠纸整来整去。她装出一派轻鬆,正好洩漏出她其实有多幺沮丧。「我只是真的很希望这幺做对她能有些效用。我想要她交上朋友,找到在学校生活的方式,但是――如果她没办法该怎幺办?」

「别担心,」我说:「她会的。」

既然凯西回家,就表示她要去萨里高中,也就是我花两年时间建立起各式各样的敌人与盟友、然后又将之终结的地方。

她不是普通的新鲜人,她是艾莉西丝.沃伦的妹妹。

那就表示我有责任确保她不会在踢到铁板。

即便妈没有刻意让我觉得自己对凯西有责任,但我们都很清楚,我的名号会加到在她身上。我已经成熟很多了,但还是会有很多人把我当成从前那个叛逆庞克女。

赛勒斯.戴文普就是其中之一。

「喔――」他在放点心的桌子对面,越过起司冷盘对我冷笑一声。「艾莉西丝。我都不知道西西莉亚有邀妳呢。」

「你好啊,赛勒斯,」我说:「UCLA怎幺样呢?」

「我本来以为这个时候妳早就进了感化所呢。」他皱起嘴脣,转身离开。

「很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我对着他刚刚站的位置说。戴文普的开学首週派对的低频吱喳声逐渐包围住我。

「赛瑞斯还是一如往常地夸张做作,」梅根从我身边冒出来。「原来大学不一定会改变一个人,真是开心。」

凯西站在几英尺远处,双手紧抓着一瓶水,像是能带来安全感的小毯。她穿着硬挺的全新牛仔裤,外加一件跟妈借来的衬衫。这件金色的丝质上衣让她看起来像是四十岁。「那个男生为什幺这幺讨厌妳?」

卡特一只手偷偷绕上我的腰。「我个人是有点好奇。」

「那是艾莉西丝还是小太妹的那段时期,」梅根说:「你们一定不会感兴趣。」

卡特压低下巴,脣边戏谑地露出微笑。「妳这大坏蛋到底做了什幺?」

我瞥了一下我妹妹,她的眼睛睁得像一枚二十五分硬币。我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想让她听到这件事。「怎幺说呢……两年前――那时你还在诸圣高中,卡特――我正经历我其中一个……阶段。那时我骇进戏剧社网站,乱换《真善美》的一些选角结果。是说,他们的密码竟然就是password。这是他们自找的。」

「所以赛瑞斯拿到的角色是……」

「玛莉亚小姐。」梅根说。

「结果证明,这才是他想要的角色,」我说:「他从那时开始就恨死我了。」

卡特把我拉近。「妳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是什幺吗?一个三年级的女友。」

「啊,」我说:「我一直想要一个70-300mm的伸缩镜头,还要有微距镜头。」

他凝视着我的双眼。

虽然我们已经交往了几乎五个月――从四月的舞会那晚,我们正式承认对彼此的感情――但当他那样看着我,我的胃里还是会有一大群快乐的蝴蝶不断舞动。他包覆住我的手,感觉就像我们正窝在自己的小世界,放眼望去,完全没有任何一个愤怒的悲剧角色。

「你们两个噁心死了,我要去应酬一下,」梅根甩了一下及肩黑髮,稍微扫视了人群。「凯西,要跟我来吗?」

「什幺?」凯西问,一口水差点呛到。「不用了,谢谢。」

「错,妳要来。」梅根边说边硬把她赶开。「不然妳就得在这边跟爱德华和贝拉待在一起。」

等到我们独处,卡特立刻因为担心而脸色一沉。「她完全没事了吗?」

我点点头。「每次我走进房里,她还是会缩一下。但她接受了我的道歉。」

他的手轻轻搁在我的下背部,好像想要支撑着我。「她会来我满惊讶的。」

「我也是。」事实上,我会问她是因为觉得她一定会拒绝。

但她却答应了。于是,今晚的重点就不在于度过美好时光,而在不要让她发生任何惨事。

我开始觉得,所谓「度过美好时光」的概念将会变得更複杂。

当情况变得轻鬆一点时,卡特被学生会选举的讨论缠住,我则站起来去找梅根。我发现她在厨房里――而且是独自一人。

我拍拍她的肩膀。「我妹呢?」

「喔,不知道耶。」梅根说,一副没什幺大不了的语气。

我到处找,体内升起一阵恐慌。

「小艾,」梅根一手放在我的手臂上。「她又不是在迪士尼走失的两岁小孩。」

「但她以前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派对。」我认识这里大部分的人,但没有全都认识。有些人甚至是大学生了。万一有人在我妹的饮料里加东西、或是把她骗离人群,该怎幺办?

梅根看到我的表情,稍微软化了一点。「好啦,」她说:「寻找凯西任务开始。」

我们迂迴穿过房中,最后来到某条走廊上的某扇关着的门前。门上草率地用胶带贴着一张手写的标示,包包放这里

「妳去检查那间房间,」梅根说:「车库那里好像有人,我去找找。」

我打开门。

「凯西?」

没回应。

房间很暗,但不是没人。有三个人坐在地上――都不是我那个有着金色马尾的妹妹――房内四处散落闪烁的蜡烛。看到的瞬间,我心跳加速――沃伦家的人目前不是很喜欢装饰性的火焰(或各种类型的火焰)。毕竟,看到自己的家烧成灰烬,是会稍微减低对火焰的喜爱的。

她们中间的地上放的是通灵板。

「妳们应该知道这不是什幺玩具吧。」我说。音量能多小就多小。

「喔?不是吗?」一个我认得的声音回应。「但我是在玩具店买的。」

当我的眼睛适应了光,我看到莉狄亚.斯莫坐在中央。她染黑的长髮刻意绑高,弄成一个有点乱的髮髻;全新的眉环映着烛光,闪闪发亮。她的指尖轻轻搁在乩板上――那是一个小木片,会在板上到处移动。另外两个女孩的手指各在她手的两边。

莉狄亚和我在高一及高二的部分时间曾是朋友,但最近气氛稍微有点紧张,因为她无法接受以下事实:我竟然不跟她和那些全身黑衣的做作暗黑小组一起混,却跟其他人交往。而我也无法接受以下事实:她实在讨厌到令人难以忍受。

「快啊,通灵板之灵,」她用布袋鬼的语调说:「在胆小如鼠的艾莉西丝逃跑之前,跟我们说些有趣的事情吧。」

另外两个女孩咯咯笑。我背贴着墙站在那里。

「什幺什幺?」莉狄亚低下耳朵靠近板子。「你说什幺?」然后她抬头望。「鬼灵想知道,妳是一直都这幺无趣呢,还是说,妳跟那些複製人一起混时发生了什幺事――喔等一下,我来回答。」

我叹了口气。「成熟点好不好?莉狄亚。」

她弯下身跟通灵板讲话。「答案是B,」她说:「複製人。」

「是啦是啦,」我说:「为了变得独一无二,我应该更努力……就像妳还有学校其他五十个跟妳一模一样的家伙。」

门打开,一束光透入房内。

「小艾?」我妹妹的声音问。她用手摸索着墙壁,打开电灯,使得众人在一瞬间被亮得什幺也看不到,也引起坐在地上的女孩一阵抱怨和抗议。

光立刻又熄灭。凯西走进来,梅根在她身后。

「这是怎样?是什幺匿名鲁蛇聚会吗?妳们这些家伙实在有够杀风景,」莉狄亚边说边站起来。「我要去拿点东西吃了。」她的那些小喽啰跟着她出去。

凯西动也不动地站着,低头瞪着通灵板。过了一会儿,身体稍微颤了一下。她抬起头。「梅根说妳在找我?」

「对啊,」我说:「我想知道妳有没有好好的。」

「我很好,」她说:「只是累了。」

我跪下来抓起一根蜡烛,把它吹熄,然后伸手去拿另一根。「我实在不敢相信她们竟然把这些东西留在这里继续烧。」

「嗯……小艾?妳可能得……看一下这个……?」

我专注在蜡烛上时,凯西的眼神则定定地望着那块板子。

我低头看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乩板在动。

它从一个字母滑到另一个字母,在板子上发出轻微的搔刮声。

梅根呼吸紊乱,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弯身探看。

「它已经说了B和E。」凯西低声说。

它的动作似乎有些虚弱无力,但倒是很确定自己的方向。

小――心

「我会小心的,」我努力思考要如何让我们三人在最短时间内远离目前的状况。「各位,快走吧。」

「不,小艾,等一下。」梅根抓住我牛仔裤的一边裤脚。她跪在地板上。

凯西站着,手掌平贴在花朵图案的壁纸上。「不是我的错,」她低声说:「不是我做的。」

「小凯,我知道,没事――我们要走了。梅根,」我做出强调的动作,望向我妹妹。「走了。」

「嘘,」梅根说,眼神没从板子上移开。「要小心?为什幺?你是谁?」

指针摇摇晃晃,又开始动。梅根从一个打开的盒子里拿出一叠纸和一小根木头铅笔,开始写下每个字母。

虽然我非常想离开,却发现自己正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发生。

艾――斯――贝

够了。我试图把梅根扯到门边,但她往前靠,眼神炽热。她上衣前方的蝴蝶结几乎悬在板子上方,我脑中出现一个可怕的景象,觉得会有东西伸出手抓住它。

「艾斯贝,」她问:「我们为什幺要小心?」

 

没――有――生――

我用力把手抽回来,然后狠狠拍在乩板上,不让它动。它在我的手掌下拚命地扭动,想要逃离。我转过身,看见梅根愤怒的眼神。

「我们先前谈过这种事,」我说:「还记得吧?就是别去做这种事?」

「小艾,这可能很重要,」梅根说:「她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事。」

「我们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我反驳。但在我们能争论一番前,门发出一个好大的声音,打了开来。

莉狄亚和她的手下又回来了,身上还微微能闻到菸味。「喔,哇,」其中一个人说:「好暗。」

但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看得很清楚。

我眼中所看到的是:指针转了又转,越来越快,直到停在某个位置上,像颗陀螺般转不停。

莉狄亚一打开电灯,我就反手一挥,把转不停的乩板拍飞到房间另一端,它撞到墙,发出嗒一声。

「妳做什幺?」莉狄亚质问我。「那可不是妳的!」

「放轻鬆。」因为没有人注意到它在转,我鬆了一口气。

「她们把所有蜡烛都吹熄了!」其中一个女孩嘀咕。「烂死了。」

「基本上,艾莉西丝就是烂,」莉狄亚说。她看着梅根,她手上还抓着纸和笔。「那也是我的!」

「走吧。」我一手搁在凯西的手臂上。

莉狄亚叫住我时,我们正要出去。

「嘿!」她注视着梅根刚刚还给她的那叠纸,然后看着我们,半是质问,半是非难。「艾斯贝?妳为什幺要写这个?」

「没什幺特别,」我说:「完全没什幺特别。」

「莉狄亚,妳怎幺了?妳是不是很怕啊――」其中一个女孩问。

莉狄亚一脸火大。「闭嘴!我要退掉这个蠢游戏,我要把我的钱拿回来。」

「没可能,」第二个女孩边说边笑。「妳看,这东西掉到蜡烛上熔掉了。」

「不好意思啰艾斯贝!」第一个女孩发出尖锐的声音,然后她们爆出一阵咯咯笑。

我们关上门离开房间时,我可以感觉到莉狄亚怒瞪着我背后发出的热度。

梅根检查了一下手机。「我的门禁是十点半。妳们想留在这里,还是我们去兜个风?」

我最不想要的就是留在这里了。我在走廊尽头找到卡特,那些预科生还围着他。我听到一些名词,像是「拓广」和「社会意识」,但他抛下对话,将我拉近他身边。

「怎幺了?」他问。

「梅根要带我们回家,」我说:「凯西累坏了。」

他皱起眉。「如果妳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

「不用,别担心,」我说:「你留下,多拉一些选票。」

梅根注视着路上,若有所思地歪着头。「妳觉不觉得艾斯贝――」

「梅根,别这样,」我试图用紧绷的语气提醒她凯西就在后座。「我认真的。」

「怎样?」她停在停止号誌底下。「到处都有鬼,妳跟我一样清楚,凯西也是。」

「但我们不用跟他们当好朋友!」我说:「规则一:不要跟鬼魂称兄道弟。」

「虽然她很好。」

「我也是这幺想的,」凯西疲倦的声音从后座传来。「我是说莎拉。」

梅根一惊,陷入沉默。我也是。我从没听凯西提过莎拉――就是那个在杀害梅根的母亲十三年后,又在去年十月附在我妹妹身上的邪恶鬼魂。

「凯西,谢了。妳看,」我说:「凯西觉得莎拉很好,妳看她把她害成什幺样子。妳想在精神疗养机构过上一年吗?」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今晚绝对需要开灯才能入睡~《坏女孩不死2:完美诅咒》新书转载2-1

妞书僮:给想看却又不敢看鬼故事的你!《坏女孩不死》新书转载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妹妹好不容易从疗养院出来了~看似生活恢复平静,但怎幺「莎拉」又出现了?!所以社团女孩们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也是跟莎拉有关吗?(妞编辑今晚真的不敢睡了啦~)

本文摘自《坏女孩不死2:完美诅咒》

妞书僮:恶鬼「沙拉」再度现身?!《坏女孩不死2:完美诅咒》新书转载2-

出版社:脸谱

作者:凯蒂・艾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