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吸血鬼×天使的后裔能力绝对超乎想像!《混血之裔3:永恆》新书转

收藏:587

《混血之裔3:永恆》

 

 

 

9

就在距离主屋不远的地方——菲南喜欢称呼那里是封印猎人总部——泪眼婆娑的茉莉突然出现在人行道上,朝我们跑了过来,卡麦伦就在后面不远的地方大声呼唤,直到菲南举手示意,茉莉才乖乖停住脚步,他还不及开口跟茉莉与卡麦伦说些什幺之前,我大吼一声:「等等!」

罗德韩的警觉性只慢了一秒,就发现头顶树梢间有轻微的抖动。我才转过身,他已然伸出手臂、像母鸡保护小鸡似的挡在加百列和艾欧娜前面,然后膝盖微弯,身体一捲,跳起来翻个觔斗,把陡然出现的吸血鬼撞开。

如果以人类的视力来看,只看得见模糊的轮廓,但这一切我看得清清楚楚,包含所有的动静,从吸血鬼绿色的眼眸着火燃烧、到他脸颊和嘴唇的疤痕,完全逃不过我的眼睛。

最前方的三个士兵猛然转过身来,举枪瞄準,搜寻射击的目标。电光在我的指尖滋滋作响,一股尖锐的刺痛感忽然划过我的颈项,害我有点分神,猛然转过身来,前一秒我还在查看乔纳在不在,下一秒三个士兵就被掳走,吸血鬼抓住枪管连人带枪抽走,牠们利用夜色作掩护,将人挟持而去,凄厉的尖叫声持续了好半晌才消散。

剩余的猎人立刻拉开枪支的保险栓,动作整齐划一,摆出防卫态势、由内往外散开,形成一道防护线。

我扭头在保护圈内搜寻着乔纳的身影,他竟然不见了。我在心中逐一点名:加百列、罗德韩、艾欧娜、雷利、杰克、菲南通通都在,独独找不到我的吸血鬼。我忍不住低声抱怨。

好几名吸血鬼像阴影一样从头顶上方飞掠而过,藉着夜色作掩护。随着牠们在树枝与树枝间跳跃移动,有的树枝被压而下沉,或是硬生生被压断,不断传来的劈啪声响中伴随着低沉痛苦的哀号。我再次逡巡防线的里里外外,寻找乔纳的蹤影,正好看到一摊黏腻混浊的口水滴在某个士兵肩膀上,我大声示警:「快趴下!」

金髮男孩立刻低头闪开,在千钧一髮之间及时避开吸血鬼鲜血淋漓的尖爪和饥渴的攻势,牠横空扫过扑了个空,我射出去的电光击中对方的胸口,牠整个人陡然发亮,如同灿烂的烟火,瞬间爆炸成一团火球,立刻化为灰烬、变成飞扬的火星,飘然洒落,落在地上与尘土合而为一,彷彿从来没有存在过。

封印猎人们对我所展现的杀伤力吓了一大跳,因此稍微恍神了一下,但随后就回过神来,立刻瞄準树梢上那些饥肠辘辘的魔鬼,趁我发出的光芒照亮黑暗的树影时,同时开火。

头顶上方的吸血鬼力量不强、行动也不够隐密,不只病恹恹的,动作也拖泥带水,皮肤溃烂见骨。看牠们饥肠辘辘、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显然是迫于无奈、出于绝望才敢对人类发动攻击。

我侧耳倾听乔纳咚隆的心跳声,尝试在周遭的噪音中分辨出他的蹤迹—落荒而逃的吸血鬼四处乱窜,他不在那之间。

另一个吸血鬼从我头顶上飞掠而过,发出嘶哑的尖叫,摇摇晃晃地朝我扑来,菲南把我推到一边,掏出银製的刺刀,直接捅向吸血鬼的胸口,被刀贯穿的吸血鬼发出咕噜声响,浓浊的油汙从牠缺乏血色的嘴角溢出,菲南伸出拳头顶起牠的下巴,乾净俐落、手法精準地收回武器,吸血鬼猛然爆开,浸湿人行道的砖块,变成黏答答的一滩液体。

我身后的加百列挣脱罗德韩的手臂,将艾欧娜丢给罗德韩保护,急忙跑来我身旁。本来惊慌失措的艾欧娜,看见加百列甩下她,目瞪口呆地张大嘴巴,那副沮丧的模样显然没有想到在紧要关头,加百列会如此轻易地弃她于不顾。

「你在做什幺?」我咄道。                                                                                

「保护妳。」他立即回应道。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她才需要——」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茉莉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打断,受伤的吸血鬼趁着凄寒的夜色抓住她的裙摆,一路往旁边拖过去。

我不需要这群士兵的保护,但是茉莉不一样。同理可证,加百列的保护对我而言是多余,但是艾欧娜非常需要。茉莉、艾欧娜以及封印猎人,对加百列而言,都是战争当中可能附带的伤亡。

卡麦伦站在一旁,用颤抖的手指举起十字弓、瞄準拖行茉莉的吸血鬼,银製的箭破空而去,以极其细微的差距错过目标,没有命中吸血鬼的胸口,只是射中牠的手臂,不过即便没有命中要害,银在皮肤上闪闪发光,依旧让牠痛得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号。

卡麦伦紧张地深吸一口气,温和的大眼睛看着我似是在寻求认可,我恍然大悟,明白他的用意。

「爱要表现给她看,对吧?」他声音发抖。

他快步跑向茉莉,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她没有就近投入卡麦伦的怀抱寻求慰藉,反而往我背后的方向扑去,大声呼唤着:「威廉!」并紧紧抱住士兵,依偎在他胸前。

我满怀歉意地望着垂头丧气的卡麦伦,他深深爱着茉莉,茉莉可能也爱过他,但是往事已成追忆,她已经爱上了别人。

躺在卡麦伦脚边、在地上抽搐的恶魔反应似乎有变化,这立刻引起我的注意,一秒过后牠一跃而起,不过一切的动静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唯独卡麦伦还呆呆牠望着茉莉的背影,没有察觉魔鬼的利爪距离他的咽喉不到几吋,我的光芒顺势而发、在指尖跳耀,我聚精会神凝聚它们,命令白光集结成单一而致命的片状,往外延展。正当此时,乔纳的心跳声忽然在我体内迴荡,让我一时分神。

我追寻声音的源头,看到他就在前方,虚弱无力地倚着石墙。依照常理我早该察觉到他在什幺地方。

乔纳在火线上,这个距离太近,我急得只想减速,却像破旧的老爷车,怎样努力都无法发动,而我又没把握光束不会击中他,万一伤到他,他就会跟着卡麦伦背后的吸血鬼一起陪葬。

我凝聚所有的专注力,就在白光闪烁、发出蓝色光晕的时候,我勉强打破凝聚的光束,将光束化成小小的光环在指间上下移动。

我正打算要发动另外的攻击时,却猛然被撞倒在地,加百列把我扑倒在地上。因为另一个吸血鬼回身偷袭,攻势来自左边,而我左眼视力受损,根本看不到牠的动静。是加百列及时发现,把我撞开,但是这一撞让小光环偏离方向,错失预计的目标,使光环打在水泥地上。这一秒的落差让吸血鬼有足够的时间攫住卡麦伦,我又落后两秒才让另一圈光环激射而出、阻止牠把人带走。

加百列刚才撞飞的吸血鬼,一转头又扑向我们,带起一阵风捲走地上的树叶,我一把推开加百列,他仰躺在地上,我像子弹似地弹到空中,直接迎向吸血鬼。

从牠脸上的疤痕我认出来这位就是刚刚被罗德韩一脚踢开的那位。牠瘦削结实的身材明显有别于其他同伴,而且能耐、智力都略胜一筹,动作一丝不苟、乾净俐落。就在一瞬间,牠改变了方向,转而扑向加百列的胸口,而不是跟我正面对垒。

牠要的是加百列。

「不!」我大吼一声,在半空中扭转身体,手掌一挥,恰好揪住牠外套的下摆。加百列成了堕落天使,最好的方式就是躲得远远的,但他不管自己还有没有超能力,都不肯让我替他打这场仗。

我揪住吸血鬼的外套,把牠往后甩开,下方的加百列大声呼叫威廉。年轻的男孩显然丢了武器给加百列,因为就在吸血鬼从天而降、跟我眼睛平视的地方,我看到银製的箭头从旁边飞过去,可惜没有命中胸口,仅仅擦过牠的下巴。吸血鬼伸手摸着伤口,发出可怕的哀号,就在我恢复专注的剎那,牠已经消失无影。

最后一声枪响,冰冷的空气里瀰漫着刺鼻的味道。吸血鬼们落荒而逃,顺着今天早上我和乔纳走过来的方向。

加百列仰躺在地上,右手抓着鱼枪,我抓住他的左手拉他起身,对他摇摇头。后方的士兵纷纷善后,我运用念力专注地搜寻乔纳的蹤影,他摇摇晃晃地试着站直身体。

「你受伤了。」我强行拨开他按住脖子的手。

「没事。」他咄道,利用石墙支撑、稳住身体。

「是银吗?」我一开口就知道不是,只觉得百思不得其解,除了银製品造成的伤口,其他的外伤在吸血鬼身上都不至于会留下太久的痕迹,然而乔纳脖子的皮肤裂开,到现在都没有癒合,一看就不对劲。

「我没事。」他低声咆哮,不知是谁趁乱摆了他一道,偷袭成功,让乔纳非常不爽,他急急打量我一眼,匆匆说道。「妳都好吧?」

我忍不住皱眉。照理说,乔纳不用问也该知道我的状况,我们之间有血液连结,无论身体的反应或情绪变化都会传递给对方。

菲南低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妳不该冲出圈外。」

我转过身去正想开口反驳他,蓦然看到卡麦伦的十字弓断成两半散落在地上,我蹲下去一一收集零散的木片和弓弦,红髮战士的鲜血溅在地上,一滩一滩的,芳香的气息甜甜的,如同他和气的个性。

「卡麦伦……」我沉声呢喃。「吸血鬼带他往哪个方向去?」我转向菲南,大声质问。

菲南疲倦地捏捏鼻樑,缓慢地摇头。「魔鬼杀了他,莱拉,我亲眼看见了。」

我脚旁有一滩瀰漫着铁鏽味、深咖啡色的血迹,混浊的液体,很难分辨多少是卡麦伦的血、又有多少属于吸血鬼。

不待我转头搜寻,罗德韩的手就揽着我的背脊,低声安慰。「卡麦伦拥有光明的灵魂。」

我就知道罗德韩能够理解,纯血把灵魂黑暗的人类当作食物,而光明的灵魂就转化成第二代吸血鬼,因此卡麦伦背后的恶魔并非要吃他。然而当我望着畏缩地躲在威廉背后的茉莉,周围没有通透的光辉,她才是饥饿的吸血鬼想要追逐的食物。

「是的,小可爱,牠要啜饮的不是那个男孩,只是卡麦伦的弓箭射中他——」

无须罗德韩进一步解释,我已领悟他话中所暗示的,吸血鬼或许不要卡麦伦的血,却要他为银箭的伤口付出惨痛的代价。

「妳已经尽力了,小可爱,能做的妳都做了。」看我转身走开,罗德韩出声安慰,一手抓着卡麦伦折断的弓箭,快步走向乔纳。

能做的我都做了,这话说得没错。卡麦伦的死,错都在我,是我误判情势——不,是我对茉莉的判断有误,才会愚蠢的建议卡麦伦奋力争取一个不配被他追求的女孩。我瞇着眼睛打量茉莉,她还来不及回应,加百列就抓住我的手臂,不只挡住我的目光,同时挡住乔纳的方向。他的动作勾起我的怒火,取代原有的沮丧。

「你的手也染了他的血,加百列。」我冷酷地提醒他这件事,还来不及再多说什幺,菲南就打断了我的话。

「该进去了。」他指挥手下把我团团围住,形成防护的盾牌,但我文风不动,怒气和沮丧的情绪让我口不择言地斥责加百列。

「你不该冲过来把我扑倒,害我错失目标。」我怒道。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妳没看见那个吸血鬼。」加百列愣了一下,柔声回答。

我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因为我还没準备好证实他的怀疑——不想承认左眼失明,才会看不到左边的吸血鬼,这是我现在的弱点。

菲南再次打岔。「莱拉,才刚失去了卡麦伦,我不能继续站在这里,冒失去更多的伙伴的风险。」

即便菲南努力试图掩饰悲伤,但是一提到卡麦伦的名字,他的嗓音还是掩不住颤抖,我这才让步。「好吧。」

罗德韩和菲南大声招呼艾欧娜与茉莉,催促她们走前面。

大家鱼贯往前走,我转向加百列。

「显然我不在的期间,你交了不少朋友,那个吸血鬼要的是你不是我,才会声东击西,表面上是要攻击我,其实是引诱你离开保护圈。他很清楚你会愚蠢地咬住这个诱饵,因为你从以前就一直想当英雄,总是不顾一切地试图保护我!那个吸血鬼头脑精明又工于心计,处心积虑想要你的血——」

突然感到胃里一阵噁心,让我警觉地转向乔纳,看他靠着墙壁支撑着身体。

「我没有时间跟你计较,也没有时间跟你谈话。」

加百列的语气既懊恼又悲伤。「曾经有一个时期,妳对我全心全意,愿意把所有的时间都给我,莱拉,我不懂,我们之间到底出了什幺问题?」他声音喑哑。「妳怎幺了?」

我踌躇了一下,身体微微后倾,用后脚跟平衡着身体。

「我变了,我必须改变,唯有这样才能救你、才能救他。」我朝乔纳挥挥手。「才能拯救大家。」

「除了妳自己。」加百列回应。

「没错,结局会是这样。」前面就是主屋的大门。「进去吧,」我招呼周围的士兵,要他们进屋里去。走在最前面的菲南也跟着催促艾欧娜与茉莉,这回他没有再跟我争论。

直到最后一位进去之后,我转身要走,但是加百列挡住我的去路。

「妳决心要把我丢在这里,让我一无所有,对吗?我究竟做错什幺让妳如此恨我?」他说。

加百列杀了汉诺拉,后来又试图伤害乔纳,他向来做足準备,愿意为了我牺牲每一个人和所有的一切。而今我们站在这里,阔别三年之后的第一次团聚,他依然故我,做出相同的事情,只是这一次为我付出代价的是卡麦伦。

我简直气炸了,但他伤痛欲绝的语气勾起了我往日的回忆,我们一度对彼此具有莫大的意义—他几次救了我,几次引领我寻找自己追寻多年的答案,也因此我终于明白自己真实的身份。

然而凡事不能都用结果论,更不能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明知他这幺做是出于爱的缘故,但我依旧无法苟同他的抉择。话说回来,我应该要很清楚爱情是能够让人不顾一切,我自己就是一例,为了拯救乔纳、不惜牺牲别人,导致现在世界的悲剧。

「我永远不可能恨你,加百列。我爱你,永远爱你,但就是因为爱才放你离去,你也因为爱我才会放手让我走,只是发生的过程你都忘记了。」

加百列一脸困惑,褪色的蓝眸让人感伤。「那乔纳呢?」

我不想伤害加百列,犹豫许久都没有开口。

「他爱妳。」加百列说道。

乔纳站在漆黑的夜色里,静静靠在墙边等待,我们眼神交会,蓦然想起他在老橡树底下的恳求,当时他以为自己只剩最后一口气,因此求我不要丢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黑暗。

我没有细想加百列这句话的含意不是询问而是陈述,仅仅回答他。「我不知道。」

加百列眉尾下垂,张嘴正要说话,但我摇头以对。

「晚安,加百列,乔纳需要我。」然后我逕自离去,留他一个人站在路边。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光的连结,也就无法听见加百列尝试用心电感应跟我说的话。

「我也一样,需要妳。」

10

我让乔纳的手臂环在我的肩膀,帮忙承担他身体的重量,小心扶着他走进小蓝里面。

「在这里坐下。」我慢慢搀扶他坐在沙发上。虽然我很确定一旦菲南平复心情、恢复冷静后,就会调度最强的人手负责站岗,我依旧锁上房门、拉起百叶窗。

乔纳举手脱掉深色外套,然后用双手压住脖子,浓郁的鲜血慢慢从指缝间渗出,空气中瀰漫着属于他的肉桂香气。

我的獠牙自动爆开,我咬住下唇、努力压抑身体的反应,继续手边的动作。我帮他从头顶把衬衫脱掉,抓了一条毛巾对折之后,当成止血带按住脖子上的伤口。

偏偏身体的本能再次背叛了我、不听指挥,即便担心着乔纳早该痊癒的伤口依然在流血,但面对他诱人的身体,让我情不自禁地浑身发热,我用力吞嚥着,继续使劲用毛巾压住伤口。

过了一分钟我才鼓起勇气开口,其间乔纳一直默默打量着我,直到我终于迎向他的眼神。

「这是怎幺受伤的?」

乔纳耸耸肩膀,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让他痛得龇牙咧嘴,倒抽一口气。

我拿起毛巾时,本来预期伤口应该逐渐癒合了,结果仍是一样糟糕。怎幺没有痊癒?我暗暗纳闷,心神不宁。

我脱掉靴子,倾身靠近乔纳,他轻轻摇头。「妳不必这样。」

「我不只愿意,也没有理由说不行。」

「很痛吗?」我问,因为某些理由,我们之间的连结不足以告诉我他真正的感受。

「微微刺痛而已。」虽然他这幺说,但是以我对乔纳的了解,伤口的疼痛程度远比他愿意承认的严重很多。

我用双手捧住他脸颊。「艾莫瑞死了,连带切断你因为他而跟纯种吸血鬼之间的联繫,牠们不会再因为你啜饮了我的血而察觉我的存在。再者就算真的被发现也无所谓,任尼波早就知道我还活着,既然牠知道,牠的爪牙当然也知道我活得好好的。」

乔纳抓住我的手腕捏了捏。「我或许会难以——」

「你会的。」

我能理解他的恐惧和忧虑——我有第一手的经历。

当我在老橡树底下啜饮乔纳的鲜血时,他俨然成了陌生人,饥渴的慾念掌控了我全身,直到听见他的心跳声,才慢慢引导我回归正途。我对他的爱胜过黑暗的慾望,一场艰困无比的挣扎,让我忍不住纳闷在乔纳有机会啜饮我鲜血的时候,是怎样的自制力才使他抽身退开。

后来连续的两次经验,就在乔纳逼近临界点、几乎要榨乾我黑暗能量的时候,我体内忽地迸发出的耀眼光芒让他惊醒过来,阻止他再继续下去。

我拨开乔纳沉重的手指,举起自己的手腕凑近嘴唇,用唇轻轻揉搓皮肤,再用獠牙刺破蓝色血管。

我甘心为他奉献一切。

乔纳抱住我的腰让我坐在他的腿上,用力掐住我的手臂,他迟疑半晌,嘴唇终于触及肌肤。他尖锐地倒抽一口气,舌尖滑过被我自己划破的伤口,轻轻舔舐甜美的滋味。

他浓密深幽的睫毛狂乱地颤动着,框起他瞳孔内迅速爆发的血光,我低声呻吟,鼓励他大胆地接纳我的付出。

分享血液不只是必要的练习,也是唯一真正填补内在空虚、将生命气息导入幽暗的死亡境地的方式。

那天晚上在老橡树底下,乔纳不假思索、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奉献出来;今天换我来回馈他的恩惠,喜悦地和他分享一部分的自己。至少在这一切噩梦结束、在我离开人世的时候,他还拥有某些东西。虽然不是他所渴望的永恆,却是我的心意,我已经尽力了。

乔纳的獠牙划破我的皮肤,虽然这幺做是为了他,而我也享受在其中。

他稍稍品味了一下,但还没开始啜饮就停住动作。

他把我抱起来坐在他身旁,单凭我们之间的连结我已经猜到原因:他的皮肤开始癒合、重新恢复光滑,最后一丝肉桂香气蒸发在空气中。我虽然为他的痊癒感到庆幸,心底却也忍不住有一丝失望,不能继续用血液将彼此连结在一起。

我磨蹭了一下才站起身。「呃,看起来你不太需要我。」

乔纳对我眨眨眼睛。「我不会那幺说。」他跟着起身,腹部结实起伏的肌肉和低腰牛仔裤小露出来的臀部线条,看得我眼睛发直、心脏蹦蹦跳。

「如果这跟我们早先的交谈有关——」我才刚开口,乔纳的手指便按住我的嘴唇,嘘了一声。

「嘘,别说话。」他伸手探向我腰后,靠向他赤裸的胸膛,他张嘴含住我的上唇,刚开始动作温柔,接着他用力辗压下来。

我全身颤抖,忍不住溢出低沉如动物般的呻吟声,我本能地往后缩,但他技巧熟练的指头已然探向后脑勺,将我固定在原处,越是品尝、越不满足,少了原先的温柔,饥渴热切地长驱直入。

他的吻纯然诱人犯罪,彼此舌尖纠缠得难捨难分,让我忍不住纳闷未来可能要承担的代价——这幺美妙的滋味不可能免费。

我踮起脚尖,极力迎向他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而他性感魅惑的袭击让人头晕目眩、脚步踉跄摇晃,他乾脆拉我踩在他的靴子上,彼此身体紧贴得足以让他的脸深深埋在我颈项凹处的甜蜜点上,手指顺着我的躯干抚触流连,最后停在腰部的皮带上。

乔纳炙热喘急的气息拂向我的锁骨,他伸手拨开背后的蕾丝,现在靠得如此近,我闻到的香气有别于往常的乔纳,不是那种混合着芬多精和夏天气息的刮鬍水。看来以目前的进展方向,不须多少时间,他不只会没有香气,还会一丝不挂。

他让我的手环住他的脖子,汗珠顺着我的指尖滴落,天然费洛蒙的气味浓郁诱人,颤抖的反应深入我的体内并往下蔓延。

乔纳摸索我的腰,鬆开綑在我腰上那坚硬的皮带,一面凝视我的眼睛,然后扯下腰带甩到旁边,我屏息地回应他的目光。

他眼神幽暗,略带沉思,就在腰带落地的瞬间,我的膝盖跟着瘫软。邪恶的渴望迴绕在我的脏腑之间,乔纳的双唇再次探向脖子凹处,我偏着头鼓励他继续亲密的接触,舌尖在喉咙捲动,獠牙磨擦下巴的肌肤。当他手指探入斗篷的袖子、拉扯布料的时候,我开始紧张起来。

乔纳跟加百列有天壤之别,乔纳外表粗旷、看起来不修边幅,却让人感觉很舒服,彷彿刻意表现成那样,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他丰富的经验显现在每一个动作上,从里到外都散发出迷人的魔力,想当然耳我不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位了解这一点的女性,却也开始担心自己无法达到乔纳的标準。

我抽身退开,找不到合适的话语解释自己的恐惧,睁大的眼睛充满忧虑。

乔纳停止手上的动作,喉结随着吞嚥的动作微微鼓起。「妳害怕?」

「不。」我低声呢喃。

乔纳试探地将我散落的髮绺塞到耳朵后面,带着十足的耐心,等待我诉说自己的感受。

「我……」我羞红了脸。「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乔纳似乎如释重负、轻轻哼了一声。「我跟妳一样,美女。」

我皱着眉头。「真的吗?你的意思是说自己从来没有性经验?你会没有吗?」

乔纳没有立刻回应,而是随手从沙发上抓了一条毯子裹住我的肩膀。「对不起,」他说。

「让妳误会我的意思。」他轻轻拨动位在我眼旁的蝴蝶,一脸深思地伸出指尖描摹我的五官,最后来到下唇中心才停住,这时候,他才说完整句话。「我的意思是,从不曾像现在这样。」

我顿时感到安心,一股极大的渴望充斥在心上,本来没察觉自己一直在闭气,这时才吐了一口气,对他点点头。

他浅蓝深邃的眼珠片刻不曾离开我,开始慢条斯理的帮我脱掉衣服,任由衣物散落在地板上,我浑身上下除了披着毛毯之外,几乎一丝不挂。乔纳强壮的躯体朝我压下,掀开毛毯裹住彼此,我们紧紧相拥、一起倒在地板上。

虽然能给的不多,但我愿意欣然全都奉献出去……

【延伸阅读】

#妞书僮

本文摘自《混血之裔3:永恆》

妞书僮:吸血鬼×天使的后裔能力绝对超乎想像!《混血之裔3:永恆》新书转

出版社:奇幻基地

作者:妮琦‧凯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