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一场交换身份的游戏居然就这样失控了?!《我不是我自己》新书转载

收藏:374

《我不是我自己》

隔天早上我比其他人都早起,艾莉还睡在靠窗的床上,躺在我的彩虹仙子羽绒被里,妈妈昨晚还替她盖被道晚安。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我的抽屉旁,穿上属于我,海伦的衣服。我带着微笑,帮自己绑海伦的招牌辫子,就像妈妈每次绑的那样。不过有点棘手,因为我看不到双手在后脑杓的动作,而且我照镜子时看见辫子有点偏向一边,而不是笔直垂下。不过没关係,谁都会知道我就是我。我到书柜旁坐着等,忍不住笑逐颜开,此时此刻艾莉还在做着她的美梦,丝毫不知道这个游戏就在她的面前结束了。

妈妈进来时,我报以最灿烂的海伦式笑容。可是奇怪的是,妈妈没穿着平常那件包得紧紧的睡衣。她穿了一件飘逸的粉红色玩意儿,看起来很蠢,露出她的胸部和屁股的曲线。她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像是盐、泥土和花朵全部混合在一起,而看着妈妈的眼睛,会发现它们的正常模式被关掉了,现在她对什幺都视而不见。

「噢,艾莉,」她说。「妳在那边鬼鬼祟祟的干什幺?还有妳把你的头髮怎幺了?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鸟窝头。」

她牵起我的手,把我拉起身。「妳还穿着海伦的衣服。这件事我们要说多少次?妳的衣服在左边的抽屉,海伦的在右边。左边就是妳看看自己的手,会看到手指头中间有个L形状的那只手。」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不过我想妳还是很棒,想自己準备好。即使妳全都做错了。」

「可是──」我说。

可是妈妈不听我说话,自顾自地哼起歌来,她在哼一首曲调活泼、像小喇叭的歌曲,不过听起来节奏好像有点太快。我以前从没听过妈妈哼歌,所以当她帮我把骆驼爱丽丝的T恤脱掉,再套上艾莉那件愚蠢的鸽子街上衣时,我太惊讶而忘了争辩。可是当她把我的头髮用手分成两股,开始帮我绑艾莉的髮型时,我把身体扭开,打她的手。

「不是!」我大叫。「那样不对!那不是我的头髮该绑的样子!」

妈妈停止哼歌,身体前倾,脸向我靠近。在她身后,我看见艾莉在我的床上坐起来,还很睏地眨眼睛。

「噢,艾莉宝贝,」妈妈叹了一口气,皱起眉头彷彿她在努力看穿一层浓雾。「拜託不要挑今天,葛林先生安排了一个很棒的惊喜,我们要开心地出去玩。别毁了今天。」

「可是我不是艾莉宝贝,」我说,声音因为生气而颤抖,因为艾莉已经爬下床,正在和我的衣服搏斗,把我那件骆驼爱丽丝的T恤又拉又扯的,衣领在她那颗蠢头上被撑得好开。

妈妈一手撑着她的脸。「噢,别又来了,」她说。「已经第几次了?」

现在换我惊讶了,因为艾莉以前什幺时候说过她是我?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我们自己,没有例外。玛丽的整人游戏里也从来没有角色调换。

「可是──」我说。

「至于妳呢,海伦,」妈妈说,出神地坐直身体,然后开始帮艾莉的头髮绑成我的海伦髮型。

「我要仰赖妳当那个成熟、理智的孩子,懂吗?」

「懂,妈妈,」艾莉一边说一边微微点头,好像电视上演的秘书被赋予重任一样。她抬头盯着门上的碧雅翠丝.波特时钟,故意避开我对她的责怪眼神。

我们下楼去,整个早餐时间,我都想把头上的两束马尾扯掉,可是当我看到妈妈一边喝冒着烟的咖啡,一边对我沮丧地摇摇头,我的手就安分地摆在原位。不过我想到另一个计画,那就是我下定决心表现出我最好的一面,这幺一来,即使我穿着艾莉的烂衣服、绑着她的髮型,真正的海伦还是会浮现,到那时妈妈就一定会知道是我。

所以剩余的用餐时间,我都努力表现用餐礼仪,背挺直坐好,手肘往内缩。不过这个计画要成功有点困难,因为艾莉也正在努力扮演海伦,她面带微笑、说话彬彬有礼,而且还在没人要求之前把糖递过来。童军团长的咖啡溅到地板时,她拿布把地板擦乾净,而且还在流理台把抹布洗好,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直到妈妈叫我把嘴阖上。那时艾莉则是噘起嘴,眼睛瞥向远方,彷彿我不在现场一样。她的表现完全让人看不出她原本有多糟糕。你不会知道她下课时间喝东西有多大声,或是体育老师得帮她忙,她才爬得上体育馆里的攀爬架,因为她会害怕。

原来,童军团长要给我们的惊喜,就是带我们去索普游乐园。我和艾莉都微笑点头,说这个惊喜听起来好棒,然后我特别抬头望着妈妈,眼睛圆睁眨呀眨,就像那些广告里求人施捨的孩子一样。我希望这幺做可以让妈妈忽然领略到什幺,发现我是谁,可是她就只是说:「噢,艾莉,饶了我吧,」然后就去倒垃圾了。这让我担心了起来,很怕我表现出的海伦风範,对她来说只是艾莉在胡闹而已。不过后来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对自己加油喊话,嘴巴在动但没发出声音,双脚在桌子底下轻轻摇晃,同时童军团长冲着我们笑,嘴里满是早餐。只要我继续当海伦,我这幺告诉自己,那幺迟早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何况,艾莉那幺笨,她无法让这个游戏继续下去的。不用过多久,她就会露出马脚,像之前那样发牢骚和抱怨,然后一切就都会恢复原状了。这种事情我比艾莉还会应付。我比较聪明,而且大家都这幺说。我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索普游乐园不只是普通的乐园,它的佔地很广,而且有很多游乐设施和云霄飞车,还有人装扮成柔软可爱的大象。我们抵达时,排队的车子非常多,于是我说这里应该叫索普车子乐园还差不多。大家听了都笑了,我仔细看他们,不知是否有人发现其实我是那个聪明伶俐的我。

我们进到游乐园里,童军团长问:「妳们现在想做什幺呢?」总是会对蠢事兴奋的艾莉大叫说,她想去坐旋转咖啡杯。所以我们坐在其中一个杯子里,不一会儿开始前后左右不停旋转。这很好玩,速度快到让我们全都大喊「咻!」,不过这也让人觉得有点想吐。不只我这幺觉得,因为当我看着艾莉,我发现她变得安静下来,而且鼻翼两侧开始发白,我们走下咖啡杯时,她一面慢慢走一面用手撑着头,走路的样子有点摇摇晃晃的。妈妈和童军团长走在前头,因为他们想找个地方让我们吃午餐,我故意和艾莉一起走在后面,因为我想这可能是个好机会和她谈谈,叫她停止这个游戏了。

不一会儿,我们经过厕所区,入口处有一段很高的树篱,于是我一把抓住艾莉的手腕,捏着她把她拉到树篱后面。

「听好,艾莉,」我对着她摇来晃去又苍白的脸说。「玩够了,我们已经从这个游戏得到乐子,现在该说出真相了。妳必须做回妳自己,我也必须回来当我自己。」

她看着我,眼神呆滞恍惚,嘴唇开始抖动,让我马上又想狠狠给她一顿教训。

「除此之外,艾莉,」我说,「他们已经知道妳想干什幺了。昨晚妳睡着之后,我听见他们在谈这件事。他们只是在等,看妳还会做出多少顽皮事,然后他们就可以好好把妳骂一顿。他们就是在等这个。所以妳最好现在就自己承认,让妳自己少挨几顿骂。」

艾莉往前垂头弯腰,眼睛闭着,然后缓缓地点头。我用手臂环绕艾莉的脖子后面。

「这样才是乖艾莉,」我说。「我知道妳终究会明白的。有些人就是不适合当老大。」

艾莉张口,我以为她要说她有多抱歉,并且不会再不听话了,但这时候从她口中迸出的不是话语,而是一堆像巧克力颜色的呕吐物,全都喷溅在我的身体正面,和我穿着的艾莉那双白色有破洞的袜子和凉鞋上。我杵在那里,不可置信地在酸臭味中眨着眼,这时有人向我们走来。

「妳们在这里!妳们不可以这样乱跑!」妈妈说。然后她看着我。「天啊,妳做了什幺?」

「艾莉吐了自己全身都是,」艾莉很快地用手背抹一抹嘴,然后指着我说。「好臭喔。」

「噢,艾莉!」妈妈大喊,手伸来抓着我的手。「妳就是不能让自己保持一天乾净吗?」然后她把我从树篱后面拖出来,走到童军团长那里,他拿着两只毛茸茸的老虎玩偶。

「我很抱歉,贺瑞斯,」她说话的声音大声又响亮,周遭经过的家庭全都听得见。「我们发生一点小意外,她吐得到处都是。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帮我去找些可以帮她换上的衣服?喷泉旁边那个摊子卖的大T恤就可以了。我要带她进厕所,帮她清理一下。」

童军团长小跑步离开,然后妈妈转身想拉我走向厕所。但是我的双脚不听话。在那瞬间,过去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包括这个游戏、像怪物的搬运工、说「干」的事和吃完巧克力雪糕的味道,这些全都开始堆叠起来,愈叠愈高,并且在我的脑袋里冒出气泡,直到我的脑袋再也没有空间,非得把它们全都吐出来,彷彿脑袋呕吐了一样,吐得到处都是。

「不要!」我尖叫着用力拉妈妈的手。「不要!不是我吐的!是她!是她吐的!她才是呕吐的人,不是我!大家都不公平!」

妈妈愤怒地看我,从她眼里,我看到一种从没见过的眼神。那就像所有的埋怨、怒气和阴郁全都化为一道锋利又黑暗的坚硬尖刺。

「艾莉,」她低吼着说。「妳不准在这里闹脾气。今天我们开心出来玩,妳不可以把今天毁了。妳不能扫兴。」

可是现在坏情绪来得大又急,抽噎犹如逆流的水涌上我的喉咙。

「我不是艾莉!」我大吼。「我不是艾莉!她才是!她才是艾莉!我是海伦!我是把每件事都做对的海伦!我是海伦!」

然而抽噎使说话变得困难,所有从我嘴里迸出的话,全都在一列云霄飞车从我们头上冲过去时,因那些高举双手的人们开心大叫而被截得支离破碎。

妈妈看向艾莉。她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这是怎幺回事?」她问道。

我努力表现出海伦应有的样子,她一定看得见。在这副躯壳下的我,一定会显露出来。

「发生什幺事?」妈妈皱起鼻子的样子,彷彿是有人放了屁而不承认。

艾莉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我,然后回看妈妈。那一刻,世界似乎倾斜又摇摆,宛如远方的魔毯游乐设施晃动个不停。

「噢,艾莉就是这样,」她小声无力地说。「妳知道吗?她每次都编些故事,说她不是她自己。现在她又要编故事,说她其实是我,我是她。她一直这样胡闹,我已经受够了。」

我张口结舌地杵在那里看艾莉,因为这些全都不是真的。原本的艾莉根本无聊透顶,不可能会编故事。这是新的艾莉,是她为我量身打造的艾莉。

妈妈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她叹了口气,然后又开始拉我的手臂。

「不要!」我大叫,用力拉扯和跺脚。「她在说谎!她在说谎!我不是艾莉!」

一掌打下的声音听起来像枪声。我紧抓着我的屁股,有个戴棒球帽的大哥哥经过时笑我,他还指着我叫他的朋友们转头看。眼泪从我的眼睛夺眶而出。

「艾莉,」妈妈抿着嘴巴严肃地说。「我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妳要听话。今天很重要,我不准妳的蠢游戏毁了今天。妳听懂了吗?」

我吸着鼻子,点点头看着眼前变得模糊的妈妈。「懂。」我说。

「很好,」妈妈说。「那过来吧,听话。」

我跟着她走进厕所,呕吐物在脚边发出噗吱声响。到厕所门口时,我转身回头看。艾莉站在树篱旁边。她的脸色因为呕吐还是很苍白,可是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微笑。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交换身份应该是很多妞妞们小时候都玩过的游戏吧?不管是跟朋友或亲姊妹~但是如果发生在连妈妈都分不出来的双胞胎身上,并且妹妹执意不换回来.....难道人生就要这样被反转了吗?!

本文摘自《我不是我自己》

妞书僮:一场交换身份的游戏居然就这样失控了?!《我不是我自己》新书转载

出版社:脸谱

作者:Ann Mor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