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死后,她被父亲卖掉,舅舅抢回并养大,数年后她的「做法」让

收藏:775

妈妈死后,她被父亲卖掉,舅舅抢回并养大,数年后她的「做法」让

(一)

小梅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不受父亲待见,由于父亲重男轻女,想要个儿子,但是母亲生下她后坏了身子,不能再生了,父亲便把一切的罪责都推在她身上,对她冷眼相待。

母亲终年卧病在床,汤剂不断,父亲却天天不在家,不是喝酒就是打牌,每次喝的醉醺醺躺在床上就睡,家里地里的活他都不管。

都说穷户的孩子早当家,小梅从小就明理,干一些家务活,减轻妈妈的负担,随着年龄的增长,洗衣烧饭,割草餵猪,煎药喂葯,这些活她都得心应手。妈妈每次看到小梅忙碌的背影,不断抹泪,觉得自己对不住小梅,生了她却没有好好照料她,小梅笑嘻嘻的说「妈,你就安心养病吧,小梅长大了,能照顾妈妈了,往后等小梅有钱了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把妈妈的病治好!」

可天不从人愿,小梅六岁那年,妈妈挺不住了,弥留之际她握着小梅的手,哭道「我薄命的女儿啊,妈妈对不住你,再也不能照料你了,妈妈捨不得你啊,妈妈放心不下呀.....」,妈妈还没说完,就带着不舍和遗憾走了,小梅哭的肝肠寸断,不断叫着「妈妈~妈妈~你不要丢下我啊,呜呜~」

父亲回来后,看见母亲冰凉的尸身,醉醺醺的说「死了?死了好啊!这不会下蛋的母鸡藏着有什幺用啊!早死早托生去吧!」

小梅恶狠狠地瞪着父亲,父亲啪的给了一巴掌,骂道「小丫头片子,还敢瞪你爹,是不是不想活了?啊?!」小梅捂着脸含着泪愣是没有说话。

妈妈死后,她被父亲卖掉,舅舅抢回并养大,数年后她的「做法」让

(二)

妈妈入土的第二天,父亲就领回了一个女人,是村里的刘寡妇,出了名的风流女子,传闻勾搭了不少男人,包括父亲。

刘寡妇一进门,就把小梅妈妈的东西都扔了出去,说是除霉运,看到小梅后她眼珠子一转,抓着父亲的手臂嗲嗲的撒娇道「好老公,你看小婢子,往后嫁出去也是给赔钱货,养着她糟蹋粮食,不如把她卖了,换点钱花花!」

父亲拍手大讚「好主意,早就看她心烦了,正本还想把她赶出去呢,仍是你想的周到,卖了钱就当她酬报我的养育之恩了!」

两个人叽叽喳喳商量了一会,由刘寡妇联络买家,是她的一个牌友。两天后,父亲诓骗小梅去外婆家,转道去了买家那里,是一个邻村的老光棍,指望着小梅长大后给他做媳妇,总共卖了500块钱。

小梅宁死不从,大哭大叫,被老光棍关在屋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

当天晚上,得了消息的舅舅领着十多个汉子,找到了老光棍,一番威逼利诱之后,花了600块把小梅赎了出来,回来路上舅舅愤愤不平,带人把小梅父亲的家给砸了,吓得两个狗男女不敢一声不吭。

小梅爬在舅舅的怀里哭的稀里哗啦,她小小的年纪也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不敢梦想,要是嫁给老光棍会有什幺下场。

妈妈死后,她被父亲卖掉,舅舅抢回并养大,数年后她的「做法」让

(三)

从那天起,小梅就在舅舅家住下了,舅舅和舅妈都很疼她,表哥也很照料她,跟她一起上学,做作业。

舅舅家也不富裕,外婆前几年刚刚逝世,留下一屁股债,他们夫妻还常常接济小梅娘俩,要不然娘俩早就饿死了。现在家里多了张嘴,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是一笔大开支,舅舅为了养家,只能跟着村人外出打工,只有新年才能回家团圆。

家里的重担都压在了舅妈身上,她却没有一丝怨言,每天早上给孩子们烧饭,然后去地里干活,晚上睡到很晚,做些手艺活拿到集市上卖钱。

时光一晃而过,转眼间小梅和表哥都考上了高中,但是家里的情况,根本负担不起两个孩子的开销了,舅舅舅妈心爱的掉眼泪,直说夫妻俩无能,他们想让小梅继续上,她的成绩比哥哥好点,并且男孩力气大,能够打工挣钱,而女孩多念书,要不然会被婆家看不起。

小梅坚强的哭着说「舅舅,舅妈,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你们已经尽力了,不要再强求自己了,我不想再读书了,我能够去工厂里找点活干,一样能供哥哥上学的!」

舅舅和舅妈抱着小梅直哭,表哥却一言不发,没想到,当天晚上表哥留了封信就离家出走了,信上说「爸妈,小梅,别再为难了,我是个男子汉,长大了,是时候为这个家做些贡献了!小梅,好好学习,等你有长进了,哥哥的脸上也有荣耀!」

小梅攥着信泪如泉涌,心里暗暗立誓,必定要好好学习,长大后报答这三个至亲的人!

妈妈死后,她被父亲卖掉,舅舅抢回并养大,数年后她的「做法」让

(四)

几年后,小梅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全国500强的大公司,凭着敢打敢拼的风格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赢得了「拚命三娘」的称号,小梅的职务逐步行进,后来还做了分公司的总经理,成了一位封疆大吏。

小梅把表哥招进了公司,还鼓励表哥考成人大学,充实自己。表哥也很整齐,拿到了文凭,也在公司站稳了脚跟,兄妹俩互相鼓动,互相帮忙,生意越发的红火了。

后来小梅还给舅舅买了一所房子,用她的话说,现在到了舅舅和舅妈享福的时候了,也到了她报答恩情的时候了。

小梅的父亲得知小梅发达之后,也找了过来,想让小梅帮帮他,原来他用心养大的儿子居然不是亲生的,不知道是刘寡妇和哪个男人的野种,现在娘俩合起伙来欺负他,让他生不如死。

但是小梅仅仅淡淡的说「对不住,我没有父亲,在他把我500块钱卖掉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他对我的生育之恩也已经尽了,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看见父亲魂不守舍的离去,小梅静静的看着,心里没有泛起一点涟漪。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