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把「心墙者」的墙拆掉,做好会头破血流的心理準备

收藏:258

如果要把「心墙者」的墙拆掉,做好会头破血流的心理準备

文/亚瑟

你是否见过一种人,不管你再怎幺接近他,好像他的身边就是有一层膜,你们之间彷彿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你永远也见不到墙内是怎样的一副光景。这堵墙,我们称之为「心墙」, 有厚重心墙的人,我们称为「心墙者」。

「心墙」的成因有很多,但几乎都来自于沉重的心理创伤。每个人本就有自我防卫机制,在我们遇到挫折或受伤之后,我们会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保护程式 ,让我们能尽量处于安全的状况下。而「心墙者」也是同一种状况,只是他们的保护程式比别人重,也无法有意识的解除。

过去受创的那个自己 没有被安抚

常见的「心墙」多来自于家庭状况,当然同侪、感情都有可能导致心墙的建立,但它的影响并没有家庭关係来得大。在我们学习与世界接触的时候,遭受了巨大的创伤,以致于我们认为「这个世界并不安全」,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这时候就建立了「心墙」。巨大的创伤不见得是指肢体上的,也有可能是言语暴力、情绪勒索、被遗弃、双亲中有人背叛关係,只要当事者在当下无法承受的,一概都算是巨大创伤。 即便事后当事者能怎样轻鬆的说出来,只要没有安抚过去受创的那个自己,这个伤口就是没被完全清理的 。

最常看到的「心墙」表现是「疏离」和「不在乎」。前者是会保持距离,戒心很重;后者是好像没什幺距离,但好像对任何事情都满不在乎,这世界上彷彿没什幺可以伤害到他的事。这两个表现越明显的人,表示对自己的心墙越没有意识或未经处理。

做好会头破血流的心理準备

你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心墙很厚重的人,也有可能你自己就是心墙者。如果你是前者,你必须先做好会头破血流的心理準备,或许你等上一辈子也拆不了对方的墙。很多人会母爱喷发或圣光罩顶,认为自己一定能用爱融化对方,结果往往是自己受不了永远突破不了对方的心防,搞得自己遍体鳞伤、满腹委屈,最后在关係失衡的状况下结束一段甚至还没开始的关係。

「拆墙」这件事必须具备非常多的条件,你必须要非常有耐性,不能逼迫对方,只能等、要有一定的技术力、要非常有诚意、对方要对你有信任感,甚至你要有「墙拆了,对方也有可能爱上别人」的心理準备 。即使这些你都做到了,甚至整个人被对方弄得伤痕累累,也还是有可能拆不了那堵墙。

拆墙本身就必须具足种种机缘,墙拆了之后我们又会面临完全不同的考验。你可以把墙当成水坝来看,情绪则是水坝内所积蓄的洪水,当水坝破了之后,里头的情绪多半会像洪水一样冲出来,这时候你是否有办法承受?那些情绪并不是心情不好哭两小时的程度,可能等同于一个「结婚十五年,育有两名子女,一生为家庭奉献,但最后发现老公外遇的女人」在你身边跟你诉苦一年的程度,你受得了吗?如果受不了,建议你这道墙还是别拆为妙,否则当你离开的时候,对方很有可能会受到二度伤害。

隔绝了所有外界可能的幸福

心墙者其实也非常辛苦,在建立心墙的同时,他们也隔绝了所有外界可能的幸福,墙是一体两面的,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心墙者并非不想依赖或信任,相反的,他们比别人更渴望这些,但因为恐惧太过庞大,所以他们选择「不期不待,不受伤害」。

如果你自己就是心墙者,你要做的是先意识到自己的心墙,以及当初盖这堵墙的原因,回头去检视盖墙的原因还存在吗?对现在你的来说还需要吗?你所防御的外敌,现在仍对你构成威胁吗?或许在你盖起那堵墙的时候,你还没有能力让自己不受伤害,但现在呢? 现在那些曾经让你难受的事,是否已经不再能够伤害你了? 你是否已经强壮到足以面对了呢?如果是的话,或许是时候让我们开始慢慢搬动墙上的砖头,让自己有机会往外走了。

心墙者最需要的是信任,相信自己可以是安全的、这世界是可以信赖的。除了自己要努力尝试,身边的人也很重要,你的身边是否有愿意接受你一切的人?是否有早已习惯你的个性的人?这些人能让你对世界建立起基本的安全感,也才有最基础的勇气去尝试信任关係。

把「心墙」换成有弹性的「界线」

在软化的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很多的状况,让你害怕、想要退缩、回到墙壁的另一头。但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别人不接纳你,只是对方还不清楚或是对方对于你这个不同的反应手足无措。如果发生了不如你预期的情况,请先不要退缩,再试几次,当你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时候,总会有好事发生的。

在关係里受的伤害,只有在关係里能修复 ,很多人为了逃避关係问题,一头栽到工作或兴趣里,这些都无助于伤口的清理,唯有再度正视问题、面对问题,才能发现自己其实已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过程很不好受,但任何的突破都必定经历痛苦的过程。

当心墙者将墙拆除之后,通常能学会建立界线。墙是没有弹性的、僵化的,但界线是弹性的、有包容性的。心墙者对于情绪的强烈排斥与抵抗,在转化为界线后会成为一种有同理心的、包容且有爱的面对世界的方式,不再是恐惧世界,而是明白世界有它的美好,也有它的痛苦,清楚何时该拉起界线保护好自我身分、何时又能适当的陪伴与照顾他人。这样的界线才不会如同心墙般造成自我与他人的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