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收藏:110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乳鸽煲」——艺术家黄美娴(右)去年家访兰英(左)及其患癌症的母亲,一起製作陶瓷煲。按病人喜好,更特别在内放置了乳鸽图片。(黄志东摄)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艾love u」——黄美娴到访约十个家庭,把製成品压在另一块陶瓷,成为抽象图案。其中一个患病先生从未送花予太太,因此做了花及上有「艾love u」的作品给她。(黄志东摄)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谢敏如(黄志东摄)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伸延作品——黄美娴伸延作品,以妈妈生前心脏起搏器及爸爸婚戒压于陶瓷。(黄志东摄)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谢敏如说表达艺术治疗在于释放,作画时心感兴奋开心亦不能停止,过程混乱,需至回复平静状态。(黄志东摄)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晚期病者处境——展览另邀请电影工作者陈巧真及徐智彦参与,他们以影像表达晚期病者处境。(受访者提供)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表达艺术治疗 释放情感 病榻郁结 搓到陶泥中

小小陶瓷煲,仍存亡母的指纹。兰英及其患肝癌的妈妈,去年与艺术家黄美娴一同製作的陶瓷,捧在掌心,暖意依然。

本港对艺术治疗的讨论愈来愈多,三年前香港复康会引入相关元素,一方面邀请艺术家上门探访晚期病者,另为家属、照顾者、社工等提供工作坊,近日更举行展览。画画「能医百病」?身为表达艺术治疗工作者的策展人谢敏如指出,艺术治疗跟平时上兴趣班不一样,艺术不尽解决问题,而是发现更多问题。

「妈妈自己提出想弄个煲!其实都几难,要有个盖,有对耳仔。」兰英说起去年病逝的妈妈,满是笑意,回味一起「做劳作」的难得时光。兰英妈妈患肝癌,行动不便,去年大部分时间卧牀。陶艺家黄美娴拿工具及素材登门家访,三人列坐沙发,边搓泥,边聊天。兰英说妈妈向来是个勇于尝试的人,因此开始不太困难,当天搓了约二十分钟,精神算不俗。

见「乳鸽煲」 笑逐颜开

「搓泥要用力,兰英妈妈指纹都留在上面。」黄美娴说,每次探访都会準备好箱子、海绵等,小心翼翼把艺术品带回工作室待乾、烧陶、上色,不作修饰。家访约一个月后,兰英妈妈情况急剧转差,黄美娴便把作品带到医院,让她一睹人生首件陶艺作品。虽说是煲,製成品只有掌心之大。兰英说:「妈妈一打开,裏头竟然有一只乳鸽,哈,是乳鸽的照片。」原来当日聊天时兰英妈妈提及自己酷爱吃乳鸽,黄美娴特意弄她一道「乳鸽煲」。兰英接指:「当时妈妈笑得好开心。」

「妈妈到晚期肚很胀很重,常感疼痛,偶尔很难控制情绪,但当她製作时投入了,虽然应该仍会痛,但心情好像就不记得那件事,至少程度轻一点。」兰英说看着盖子顶部小鸟形状的装饰,恍如一份妈妈留给她的礼物。她说作品没有令她忧伤,而更感觉到妈妈:「其实我厨艺很差,然而我妈妈没有什幺挑剔,煮什幺都默默吃,不合口味的她最多食少一点,我自己便心中有数。她从不会怨,常常站在别人角度想,这方面令我学到很多。」

「好好彩,个煲弄好了,她都看得到成品。Yokky(黄美娴)那次说再来探她,然而不久后她便离世,没此机会。虽然我很清楚她会走,知还知,有时看见相片,挂念都会流下眼泪。」兰英说。

根据香港复康会资料显示,卫生署录得全港每年约有四万人死亡,当中逾半为晚期长期病患。三年前香港复康会推出赛马会安宁颂计划,引入艺术治疗元素。表达艺术治疗(Expressive Arts Therapy)结合语言与非语言方式,透过跨艺术媒介让人认知、表达、整理情感。谢敏如指出,病人受身体痛楚煎熬,有时甚至失去说话能力,她会準备一些图像类的训练,尝试让他们指出有共鸣之处,从而表达心中郁结。今次展览除上述探访晚期病人所做的作品,另有一批家属、社工参加不同表达艺术治疗工作坊的作品。

「情绪不易靠倾偈处理」

表达两字从来不易,她指出当人经历严重的情绪困扰,身体有自卫机制压抑起来,因此多数个案只说「无感觉」、「不开心」,难以整理。谢敏如说:「有好多情绪,不易靠倾偈便处理到。说话是用逻辑的,说得多别人可能都劝你不要哭了,不要太伤心。然而画布不会judge(批判)你,包容你尽情把感觉放出来。」她强调,艺术不是要来解决问题,有时反而发现更多问题。表达艺术旨在释放负面情绪,重拾力量面对现实问题。

网上哲学平台「好青年荼毒室」分享展览与有关艺术治疗的文章。作者严振邦以佛洛伊德切入,指心灵分为意识和潜意识两个领域。佛洛伊德主张认识自己的潜意识,文章解释包括透过分析睡觉时发梦等方式,发现小时候一些经历,令人们有某些潜意识,使得日后再有某些行为等。他指出长者、病人、儿童等能用画画、摄影等方法表达感受,而艺术治疗师可以分析他们的作品。谢敏如续指艺术治疗有不同派别,包括佛洛伊德、Carl Jung为主的心理分析学派,着重艺术作品显示的符号等。然而,谢敏如倾向Natalie Rogers(一九二八至二○一五年)提倡的人本表达治疗,务求以艺术带领参与者自行阅读自己,相对新兴:「很多时我会问他们,这一个角落是什幺意思呢?而不是我去说你这裏代表什幺什幺,你最认识你的作品吧。」

「我唔得,想不到画什幺。」兰英访问时常说自己手指笨拙,没甚天分。谢敏如指本港教育制度及艺术氛围较单一,令人易却步:「听得最多是『我唔得』,因为大家会上美术课,发现原来会好低分,亦会不及格,渐渐使我们失去参与艺术的能力及动机。通常跟社工、家属做工作坊,第一节就要放下此等想法。」

她续指艺术治疗有low skills high sensitivity的金句,即是使用简单方法,对情绪保持敏感,再表达出来,而非追求手艺。因此创作素材很重要,她尽量使用蜡笔等易于使用、笔触鲜明的工具,而不是铅笔或水彩,画断了亦不要紧。偶尔亦会挑选粉彩等易于雾化效果的素材,带出安抚感觉。

近年兴起art jamming及手作工作坊等活动,谢敏如提醒方向各异,不可混为一谈:「一般art jamming跟治疗性质的过程不同,不少人见不开心去学吓画画啦,是,那价值是在课堂你可以什幺都不想,专注地在某空间,做了件作品亦有成功感。其实那是一个暂时的shelter(庇护),而治疗过程相反是揭露出来,处理内心一些可能连自己都不知的东西。」例如今次计划谢敏如先请负责生死服务的社工、义工用蜡笔不停画,直至心中有「呼」一下感觉,因此画面多数混乱。

艺术治疗不是追求「靓」

再者,去art jamming或做手作总想学有所成,製成品富美感。然而艺术治疗不是追求「靓」,反倒放下一贯审美标準,她说:「我尽量不会有positive judgement,即是讚美作品好美,而是请对方说说有什幺意思。因为你讚它靓,即是有唔靓的时候,那他们就会不自觉地去修饰,未能看到诚实的自己。」谢敏如指出表达艺术治疗的「越界」特质,她提倡尝试不同艺术媒介,以更多立面理解心情:「如果一个音乐人或有画画底,我会建议用不同媒介,例如跳舞,因为那件事太熟悉,去到某一个地步自然控制要停下来。」

「有些丧亲家属会很用力地刮画、打圈,直头用支笔锄下去,那不就是愤怒吗?」谢敏如接道,不少丧亲家属个案人士收起愤怒,认为不恰当,或者自己都未必知是愤怒。尤其是家人自杀,他们会问自己为何防止不到这件事发生,另有时一些关係未处理好,家人便过身,想处理都无得处理,亦易有「嬲」的成分。因此,画作过程可梳理某些抑压的情绪。画画后通常有文字创作部分,整合心情。又感到「我唔得」?谢敏如分享一个方法,拿一张白纸开始写,想不出写什幺便一直画线,不要停,直至心中跳出字眼,不一定是有意思的完整句子,慢慢可得出「礼物」。

「当他们搓泥、画画,要用力,其实是察觉当下的呼吸,而不是等死。」她说。悲伤有时,愤怒有时,怀念有时,快乐有时,谢敏如说展览命名感觉有时,望各人勿磨灭心中感觉。展场内其中一件作品看起来似时钟,钟盘梅花间竹,一节是代表负面情绪的画,一节是代表希望的画。上一秒想放弃,下一秒鼓起勇气,日子便过了。

■「感觉有时:安宁照顾艺术展」日期:即日至10月2日

时间:下午2:00至晚上7:00(周六、日及公众假期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点:石硖尾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L0艺廊

查询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