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孩子去旅行(上篇)‧新版阿郎的故事‧父子畅游泰国30天

收藏:282

带着孩子去旅行(上篇)‧新版阿郎的故事‧父子畅游泰国30天在《阿郎的故事》里,主角周润发扮演的赛车手与儿子的父子情赚人热泪。在现实生活里,同样上演着摩多车手和儿子的故事,时间只有30天,情节不悲惨,只有一句:酷!为了让儿子在学校年终假期过得充实,学习独立,酷爸在6个月前就计划安排一趟骑摩多环游泰国之旅。父子俩紧贴一起生活一个月后,赚到的除了是不同的体验,感情也更加深厚。41岁的黄健隆是一名自僱软件设计师,也是重型摩多发烧友,常骑着摩多到处走。一直以来,他都有一个环游泰国30天的计划,终于在去年12月,他完成这个心愿。不同的是,这原本是一人游的计划变成两人游,伙伴还是他11岁的独子黄伊添。“我不喜欢跟团旅行,喜欢自己安排旅程。这次带他一起去(泰国)主要是让他学习独立。我6月时就计划要带他去,时间就编排在年终长假,12月6日到1月4日,一共30天。”因为全程是骑摩多,黄健隆花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仔细地搜索和安排行程。摩多每200公里就要添油一次,所以他用电脑连接全球定位系统(GPS),逐一寻找油站,确保方圆200公里内一定要有加油站。“住宿的安排也都有原因。从A点到B点,我利用全球定位系统地图、谷歌地图街、扫描查看周围。然后,我做了个很详细的地图,每一天的行程表包括每天走多少公里,几点出发,几点到目的地。”首天就跑了750公里由于泰国入境签证只有30天,黄健隆也去过很多次泰南,这一次的旅程他决定把更多时间放在东北部。因此,他们第一天就跑了750公里,是全程最长途的行程。第一天,他们住在泰国国家公园旁的兰沙加(Lan Saka),然后往北方去,经过柬埔寨和寮国边界,再驶下来后又北上到清迈。最后从清迈南下回来马来西亚。黄健隆说,泰国一般的路况都很好,只是东北部的道路很烂很多坑洞,因为那区是泰国最穷的地方,没有获得拨款修路。他也感到很幸运,摩多在奔波的30天内都没有损坏。“30天的路程都很顺利,我都做足万全準备,有工具箱,也知道泰国有专修店。我也有买拖车保险,万一发生事故也不用怕。”跟爸爸骑摩多30天,不辛苦吗?黄伊添淡定地答:“不会。”他爸爸补充说:“开始时因为长时间坐在后座,他会有点辛苦的。后来就习惯了。”黄健隆曾在去年11月一个人游览柬埔寨,泰国这30天是最长的旅程。至于与儿子一起的旅程,第一次是前年儿子四年级年终长假时,他们同样骑着摩多环游西马半岛11天。“我很喜欢冒险,我儿子就常担心,怕危险。刚开始时他也不敢坐上摩多,但经过这30天后的体验后,那种恐惧感减少了。”黄健隆说,游半岛与游泰国很不一样。半岛游从最北到最南,气候变化不大,环境也很熟悉,没有刺激。而泰国南到北都完全不同,气候和人都不一样。“我们虽是在一起生活,但平日都是你有你忙,这次不一样,因为我们一起冒险,24小时都在一起。可以感觉到,30天后,我们父子的关係更上一层楼。”当黄伊添知道爸爸要带他一起去泰国时很兴奋。心想,这次一定很好玩。无论如何,现在读六年级的伊添对于爸爸的兴趣只是“得空才去做的事”。他本人以后想当科学家。极端温差病来犯出发时逢马来西亚发生水灾,黄健隆两父子首两天就遇到雨天,不过,接下来在泰国的日子,白天时天空很蓝,第一个星期根本看不到云。第三个星期,他们来到泰北,因为早晚温差实在很大,黄伊添终于捱不住病倒。“早上时气温是摄氏11度,我们早上7点出发,下午两三点时却是30度,就会容易感冒。摩多有温度计有记录,最冷是8度,在1600米的山上,最热是34度。”转1864个弯头都晕病倒的那一天,也是黄伊添最难忘的一站。“那时绕过1864个弯,令我感到很头晕。”那天是12月25日圣诞节,他们于早上8点从清迈出发去西北的夜风颂(Maehongsong)。这个地方就是以1864个弯着名。那里的弯就像是电影《头文字D》里经典赛车场面秋名山上的急弯,夜风颂的地方政府还有发文凭给征服过1864个弯的车手。黄健隆说,除了弯多,路面还有沙,没有多久他就开始头晕,抵达夜风颂时就说不舒服,生病了。幸好,他睡了一个晚上就病好了。由于容纳位有限,能带的衣服也不多,一人就只带3套轻便的运动型衣服,每天洗后挂3个小时就干。另外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保暖的卫生衣了。学习沟通兼独立由于摩多之旅可能会出现不可预知的状况,所以黄健隆只是搜索好两间在路程範围内的房子,所有住宿都没有预订。“我们不能预订,去到时就进去问。在泰国不怕会露宿街头,满街都是酒店,分别只是设备好不好而已。”第一个星期,黄健隆作主导。停下摩多跟儿子走进酒店询问、订房,也让儿子学习如何购买食物。到了最后两个星期,摩多在门外停下,黄伊添跳下,独自走进民宿询问住宿的资料。住民宿体验民情“初时,他是完全不懂得这些。我是藉这次机会让他学习独立。之前,他对泰铢也是没有概念,现在都很熟悉了,可以自己买东西。后期的购物和订房都是由他负责。”两人的30天之旅共用了一万令吉,最贵的就是住宿费。“因为在年尾是旺季,住宿费都算双倍。我们也尝试不同的住宿体验,不住城市的大酒店而选择民宿,可以见识到真正的泰国。”此外,在泰国小地方,英语不管用,沟通只能靠肢体语言,而儿子也因此学到不少泰语。“用餐时,都是他负责点餐。我们吃得很简单,通常是停在路边的小店。我们都不会讲泰语,点餐好像在探险,有时不懂煮甚幺出来,所以就是煮出来吃了就算,通常只能吃到炒饭。”对于辛辣的泰国食物,黄伊添在刚开始时也不习惯。“有时我们到了城市,看到快餐就吃快餐,看到日本餐就吃日本餐,不想天天吃泰餐。不过,还好我们都能适应,没有水土不服。”看罢恐龙访战地泰国是一个旅游文化丰富的国家,有5个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黄健隆父子这一趟就访了4个,其中两个具有超过千多年的历史,比起我国两个世界文化遗产历史更悠久。“伊添很喜欢恐龙。在安排泰国行程时,我发现泰国有恐龙化石。它不像在马来西亚看到的一小部份化石,而是一只完整的恐龙化石。泰国有3间恐龙博物馆,我们去了其中两间,位于东北加拉信府那间是东南亚最大的恐龙博物馆。”观看泰柬争夺之高棉古庙伊添和其他小男孩一样对战争很感兴趣。黄健隆就带他去泰国与柬埔寨边界,观看两国争夺的古代高棉寺庙――柏威夏神庙。根据资料,泰国与柬埔寨一直为古寺所佔的一小块土地打得不可开交。2008年7月,柏威夏神庙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又引起两国新一轮的主权争夺,更爆发流血冲突。2013年11月,国际法院裁定,柬埔寨拥有这座古寺周围的领土主权并宣布其为非军事区,泰国接受这一裁决,争斗才告一段落。黄健隆指出,那地区至今还属于敏感之地,有很多兵士驻守,方圆10公里内不能让摩多进入,所以他们就搭顺风车进去,却也只能用军方的望远镜观看古寺。他就沿途向儿子讲着战争的故事。互联网上报平安两父子出游30天,这期间最担心的莫过于妈妈。黄健隆太太就常存两难。她知道儿子跟他爸爸出去可以学习很多,却又担心他的安全。无论如何,她最后还是允许儿子跟爸爸出游。“一般上,女人在听到父子两人骑摩多的事,就想到`危险’两个字。我的看法是摩多危险,汽车也是危险的,飞机也很危险,总之出街就是危险。骑摩多危险不在于摩多,而是骑士。我载着儿子的时候更会加倍小心。他的未来就在我手上,我有经验,不会冒险,不会乱跑乱闯。”在分离的30天,他们利用互联网每天向妈妈报平安。“晚上没有做甚幺,我跟儿子的协商是我负责拍照,每天整理照片上载面子书,他就负责写笔记。”摔摩多时敢敢跳谁骑摩多没有摔倒过?他们在这30天内也跌了两次。“两次都是在U转时跌摩多。也是我的错,因为骑得太累,在斜坡时U转,一不小心就跌下来了。”问伊添,从摩多跌下来痛吗?“不痛,跌时我就跳!”黄健隆说,摩多很重,成人都不能用身体顶。当儿子跳时他就会放手让摩多跌下。过后,自己也不冒险扶起摩多,以免扭伤腰,无法继续旅程,唯有拦车寻求帮忙。穿全身防水骑士衣风雨无阻有一个摩多发烧友爸爸,黄伊添自四年级开始就坐上摩多,本身也有一辆有引掣且可添油行驶的小型摩多。不过,这辆小摩多没有注册执照,不能正式上路,只能在公园走走,也试过在爸妈两辆摩多前后护送下骑出外吃饭。黄健隆指出,摩多造成的意外有两个致命伤,就是头部和肋骨。除了戴上能很好吸收冲撞力的头盔,还需要护肋骨的保护罩,以及全身防护的骑士衣,发生碰撞时可以减低冲撞力,也不会擦伤皮肤。两人游泰国时,就穿着全身防水的骑士衣,风雨无阻。不过这些装备不便宜,一套防水衣服约5000令吉,从头盔到鞋子就近一万令吉。/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