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你能抗拒高富帅的诱惑吗?《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1

收藏:410

《冷情浪子》

1

一八七五年八月,英国汉普郡

「鬼知道为什幺我的人生就这幺毁了,」狄方‧雷凡诺(Devon Ravenel)咬牙切齿说:「只因为一个我从不喜欢的堂兄坠落马背。」

「确切地说,希奥不是坠落,」他弟弟威斯顿回答。「他是被甩下来。」

「显然那匹马像我一样受不了他。」狄方在接待室来回踱步,脚步充满烦躁拘束。「要不是希奥该死的脖子已经断了,我铁定会亲手扭断。」

威斯好气又好笑地瞥他一眼。「你有什幺好抱怨的?你继承了伯爵头衔,以及祖传的汉普郡宅邸、诺福克地产、伦敦宅邸──」

「全都是限定继承。那些土地房产我既不能拥有,也不能出售。」

「研究一下限定的条件,说不定能取消。如果取消,你就可以卖掉所有东西,无事一身轻。」

「上帝保佑,让我能卖掉吧。」狄方厌恶地看着角落的一片霉菌。「头脑清楚的人都不会期待我住在这里,这栋屋子根本是废墟。」

这是他们第一次踏足埃弗斯比庄园,这是家族祖传的领地,建在修道院住所与教堂的遗址上。儘管堂兄过世后不久狄方便继承了爵位,但种种问题堆积如山,他硬是拖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才来面对。

目前他只看过这个接待室与门厅,这两个地方应该最让访客惊豔才对,但这里的地毯磨损、家具老旧,墙上的石膏装饰髒污破裂。屋内其他地方的状态肯定更糟。

「确实需要整修一下。」威斯承认。

「根本应该刬平才对。」

「没有这幺糟啦──」威斯惊呼一声,因为他一脚踏进地毯凹陷处,他急忙跳开,望着那块碗状凹陷。「搞什幺……」

狄方弯腰掀起地毯,底下的地板腐朽,烂出一个大洞。他摇摇头,将地毯归位,走到镶着菱形玻璃的窗前。玻璃之间固定用的铅条已经腐蚀了,铰鍊和配件也生鏽。

「为什幺没有修理?」威斯问。

「显然是因为缺钱。」

「怎幺可能?庄园有两万亩的农地。那幺多佃农,每年的收入──」

「庄园农业已经不赚钱了。」

「连汉普郡也是?」

狄方抑郁地看了他一眼,重新望向窗外。「哪里都一样。」

汉普郡的景色青翠,极富田园风情,酒瓶绿的树篱开着花,整齐划分区块。然而,离开了这里的瓦房农舍、肥沃白垩低地和古老森林,绵延几千英里的铁轨逐渐铺设完成,迎接火车头与车厢长驱直入。在英国各地,新工厂与工业城镇迅速发展,比雨后春笋更加迅速。算狄方倒楣,偏偏在这个工业横扫贵族传统与上流生活的时代继承爵位。

「你怎幺知道?」他弟弟问。

「所有人都知道,威斯,穀物价格已经崩盘了。你多久没看《泰晤士报》了?在俱乐部和酒馆的时候,你都没有留意别人在讨论什幺吗?」

「我才不想听人聊农业,」威斯郁闷地回答。他沉沉坐下,揉着两边太阳穴。「我不喜欢这样。我们不是说好永远不认真看待任何事情?」

「我也不想。可是死亡和贫困就是有办法把事情变得不好笑。」狄方怅然道,前额靠在窗玻璃上。「我一直过着惬意的生活,连一天都没有劳动过,现在我竟然有了责任。」他的语气彷彿那是什幺髒东西。

「我会帮你想办法甩脱。」威斯一阵翻找,从外套内袋拿出银色扁酒瓶。他打开喝了一大口。

狄方扬起眉。「现在就喝酒会不会有点太早?这样不到中午你就会醉了。」

「没错,所以我得现在开始,不然到时候会不够醉。」威斯再次举起酒瓶。

狄方有些担心,放纵的习惯在弟弟身上逐渐显现痕迹。威斯二十四岁,高大俊美,敏锐聪明,但他希望能尽量少动脑。过去一年,贪杯的毛病让威斯的脸颊病态发红,脖子和腰围都鬆垮垮。虽然狄方的原则是绝不干涉弟弟的事,但他也在考虑是否应该提醒弟弟他喝太多了。不,这种一厢情愿的劝诫只会让威斯反感。

威斯将酒瓶放回口袋,双手立搭成金字塔状,从指尖上方打量狄方。「你需要钱,也需要生个后代,娶个有钱的老婆就能一次解决。」

狄方的脸色发白。「你很清楚我绝不会结婚。」他知道自己的极限:他天生不该为人夫、为人父。想到他荒谬的童年要再次重演,而且这次得由他扮演残酷冷漠的父亲角色,他不由得全身发毛。他接着道:「等我死了,下一个继承人就是你。」

「你真以为我能活得比你久?」威斯问。「我有那幺多坏毛病呢。」

「我的也不少。」

「对,但我热中的程度远超过你。」

狄方不禁乾笑一声。

雷凡诺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六六年诺曼人征服英格兰,他们只是远房旁枝,没想到源远流长的家族竟然最后只剩下他们两兄弟。很不幸,雷凡诺家族的人总是太热血、太冲动,任何诱惑他们都轻易屈服,任何罪孽他们都恣意放纵。他们鄙视所有德行,结果就是繁衍的速度赶不上死亡的速度。

如今只剩他们俩。

虽然狄方和威斯出身良好,但从来没有贵族身分,那个世界太寡佔,连地位稍低的仕绅都很难晋身最高的那几个阶级。为了彰显与普罗大众的区别,贵族圈有一套複杂的规矩和仪式,而狄方所知有限,不过,他知道一件事:继承埃弗斯比庄园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运,而是倒楣的陷阱。庄园的收入已不足以维持,这个鬼地方会搾乾他微薄的信託收入,压垮他,然后换他弟弟被折磨死。

「就让雷凡诺家族灭绝吧,」狄方说道。「我们从以前到现在都不是好东西。就算伯爵领地无人继承,又有谁会在意?」

「僕役和佃农可能会抗议,毕竟他们不想失去收入和栖身的家。」威斯冷冷地说。

「管他们去死。告诉你我的打算吧,首先,我会让希奥的寡妇和妹妹打包走人,她们对我毫无用处。」

「狄方──」他弟弟的语气有些不自在。

「然后我要想办法取消限定继承,将整个庄园拆开,一块块卖出去。假使办不到,那幺我会搜刮屋内所有值钱的东西,把房子拆了卖石材──」

「狄方。」威斯比比门口,那里站着一个娇小窈窕的女人,蒙着黑色面纱。

希奥的遗孀。

她的父亲是爱尔兰贵族卡伯利爵爷,在格兰加利夫拥有一座马场。她和希奥结婚才三天他就死了。传统上婚礼都是欢天喜地的大事,紧接着就发生这种惨剧,想必是非常残酷的打击。身为这个衰败家族的最后成员,照理希奥发生意外时,狄方应该写信给她表示哀悼,虽然他想过,但不知为何始终没有付诸行动,那个念头就那幺挂在他心里,像黏在外套领子上的线头。

若非狄方那幺讨厌这个堂兄,或许会强迫自己写信致哀。人生给了希奥许多眷顾,强健身躯、贵族地位和俊俏容貌,但希奥非但没有感谢好运,反而总是摆出自大高傲的嘴脸。仗势欺人的坏蛋。因为狄方从来无法淡然看待污辱与挑衅,以至于每次和希奥见面总会以拳脚相向收场,假使他说很遗憾再也见不到堂兄,那一定是在撒谎。

至于希奥的遗孀,她不需要同情。她年轻又没有子女,而且得到了一笔遗产,要重新找个人嫁并不难。听说她十分貌美,但现在无法判断,因为厚厚的黑纱将她笼罩在愁云惨雾中,不过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听到刚才他说的话,她铁定会觉得他很卑鄙。

他才不在乎呢。

狄方与威斯鞠躬,伯爵遗孀答以敷衍的屈膝礼。「爵爷,欢迎光临。雷凡诺先生也是。我会尽快提供家中所有财物的清单,以方便您有条不紊地抢夺劫掠。」她的语气很文雅,每个清晰的音节都因厌恶而冻结。

狄方警觉地看着她走进接待室。她的体格太瘦小,不合他的胃口,包在厚重的丧服里像根木棍,但她拘谨的举止有种吸引人的特质,沉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活力。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又高、又帅、又有钱的坏男人,就是妞编辑的最爱啊!看《冷情浪子》都被撩的心痒痒~上帝啊,请赐给我一位雷凡诺家族的男人吧!(跪地)

本文摘自《冷情浪子》

妞书僮:你能抗拒高富帅的诱惑吗?《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1

出版社:春光出版

作者:莉莎・克莱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