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你所熟悉的「东野圭吾」就从这里开始~《放学后》新书转载2-1

收藏:576

《放学后》

1

九月十日,星期二放学后。

头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自然地抬头一望,看见从三楼窗口丢出一样黑色物体,就在我的正上方。黑色物体掉落在我刚才走过的地方,摔成粉碎。

那是一盆天竺葵的植栽。

那是放学后,当我经过教室旁发生的事。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钢琴声。有好一阵子,我只是看着那个素烧陶的花盆发呆,一时之间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腋下冒出的冷汗已经流到了手臂。

接下来的瞬间,我拔腿就跑,使尽全力冲上校舍楼梯。

气急败坏地站在三楼的走廊上,心脏剧烈跳动,并非只因为快跑的关係,而是恐惧在此刻到达顶点。我想像着万一被那花盆命中……脑海中顿时浮现一片天竺葵的鲜红。

是从哪间教室丢出来的?根据那个窗户的位置,我的脚步停在理化实验教室前面。一股化学药品味道从教室里飘出来,猛一抬头,我发现教室的门打开了约五公分的宽度。

我立刻拉开门,一阵凉风同时迎面扑来,前面的窗户开着,白色的窗帘随风飘蕩。

我再次回到走廊上。我不知道从花盆落地到我冲上来为止,究竟经过了多少时间;但是我感觉那个故意丢下花盆的人,就躲在走廊两侧的某间教室里。

整排教室在中间弯曲成L字型,经过转角时,我的脚步又停了下来。因为挂着二年C班名牌的教室里传出说话声,我毫不犹豫地开门而入。

里面有五名学生,集中坐在靠窗的座位写东西。因为突然有人闯进来,她们全都抬起头看着我。

于是我不得不开口说话。

「妳们在干什幺?」                                                                              

坐在最前方的学生回答:

「这里是文艺社社办……我们在写诗集。」

坚定的口吻中透露出「请不要打扰我们。」的意思。

「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五名学生彼此对看了一下后都摇摇头。

「走廊上有没有人跑过去?」

她们又互相对看,只听见有人低声说,「好像没有吧。」最后还是那名学生彷彿代表大家似地回答,「我们没有注意到。」

「是吗……谢谢妳们。」

我环视教室一眼后将门拉上。

直到这时我又听见了钢琴声。这幺说来,从刚才开始似乎就一直有这音乐声。即使对古典音乐一窍不通的我而言,也听过这曲子,看来弹钢琴的人造诣应该不错吧。

音乐教室在最后面,钢琴声是从里面传出来的。我一一拉开每间教室的门确认有没有人躲在里面,只剩下音乐教室还没有检查。

我粗鲁地拉开门,发出如扰乱平静水流、破坏优美建筑的噪音,钢琴声也跟着应声中断。

弹琴的学生满脸惊吓地看着我。我看过她,是二年A班的学生。一向令人印象深刻的白皙皮肤,此时显得更加苍白。我不禁开口道歉:

「不好意思打扰了……刚刚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我一边巡视室内一边询问。教室里并排着三张长椅,窗边有两架旧风琴。墙壁上挂着音乐史上留有丰功伟业的作曲家肖像。我立即判断这里应该没办法躲人。

弹琴的女学生不发一语地摇摇头。她所弹奏的是架平台大钢琴,看起来年代相当久远了。

「是吗……」

我绕到她的背后,往窗边走去,看见校园里有运动社团的学生在跑步。

走出音乐教室向左转就是楼梯间,犯人大概是从那里逃走的,我想时间上也足够对方脱逃了,问题是对方究竟是谁……

突然间,我发现弹琴的女学生一脸不安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立刻装出笑脸说,「请继续演奏,我还想多听一点。」

她这才放鬆表情,瞄了一眼乐谱后,灵巧地活动手指。稳定中逐渐转快的旋律……

对了,是萧邦的曲子,连我也知道的有名乐曲。

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聆听着萧邦……一段出乎意料的优雅时光。可惜我的感觉不太对劲,心情依然很忧郁。

我从五年前开始担任老师。倒不是我对教育有兴趣,也不是对身为人师有所憧憬,简单说来就是「顺水推舟」地当了老师。

我从故乡的国立大学工学院资讯工程学系毕业后,先是在某家家电公司上班。选择该公司的理由之一即是其总公司设在故乡,虽然被分派到位于信州的研究所,由于工作内容是光纤通讯系统的开发设计,还算符合自己的期望。我在那里工作了三年。

到了第四个年头,事情有了变化。由于新工厂盖在东北,光纤通讯系统的开发人员大半都得转移过去,我当然也不能例外。只是我很犹豫,毕竟我对东北只有偏远的印象。有些老同事开玩笑说搞不好下半辈子会老死在深山里,听在耳里很不是味道。

我也考虑过换个工作。问题是不管换家公司还是当公务员,都不是那幺容易。难道真得看淡一切远赴东北吗?就在我死心断念时,母亲劝我考虑当个老师。我在大学就已经取得教师资格,所以母亲认为没有好好运用未免可惜。当然站在母亲的立场,肯定捨不得让儿子跑到东北那幺远的地方工作;而且实际上当老师的薪水,在当时来说也绝不逊于其他职业。

只是教师考试也没那幺容易通过。当我这幺说时,母亲立刻表示私立高中或许没有那幺难考,而且先父在私立学校协会里好像还有一点关係。

我对老师这份工作,既不喜欢却也不讨厌,何况也没有其他想做的工作,可以让我拒绝年迈老母的热心建议。结果我接受了母亲的建议,心想反正先做两、三年再看看吧。

隔年三月我正式拿到聘书,私立清华女子高级中学—是我下一个工作的地点。

这所高中距离S车站约五分钟路程,周遭尽是住宅区和田地,环境很特别。学生人数,一个学年有三百六十人,每班约四十五名,共八班。不仅拥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同时在升学率上,可说是该县名列前茅的女子高中。事实上当我跟朋友提起「我要到清华女中任教」时,每个人都祝贺我说「那可是一间好学校呀。」

我向公司提出辞呈,从四月起开始教书。第一堂的上课情景,至今我仍记忆鲜明。那是一年级的课堂,由于自己也是新来乍到,自我介绍时我表示自己和她们一样都是新生。

第一堂课结束时,我却已经对老师这份职业失去信心。倒不是我搞砸了什幺,也不是我不懂得应付学生;而是我无法忍受她们的视线。上课的时候,总觉得有将近一百只眼睛在监视我。

我不认为自己特别引人注目,应该是习惯躲在人后的个性;偏偏在学校当老师却不得不站在人前。学生会对我说的任何话做出反应,一举手一投足都被盯着看。

直到两年前我才好不容易适应她们的视线。不是我的神经变粗了,而是我发现学生其实对老师没兴趣。

只是我始终无法理解她们的想法。

总之她们带给我的就是一连串的惊吓。以为她们都是大人了,却常常表现得很孩子气,动不动就搞出让成人头疼的问题,我完全无法预测她们的行动。这种状况从我到校的第一年到第五年几乎没有改变。

不单学生,就连那些名为学校老师的人种,也常常让我这个来自不同环境的人觉得是另一种生物。为了管教学生,不断花费毫无意义的劳力,整天睁大眼睛检查学生服装仪容的行动,我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

学校这地方充满太多未知数—这是我五年来的感想。

不过最近我倒是弄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有人企图想杀害我。

我在三天前的早晨,初次感受到来自某人的杀意,地点是S车站的月台。正当我被电车中拥挤的乘客推挤出来,随着人潮踏上月台边缘时,冷不防有人从旁边撞过来。因为事出突然,我失去平衡,踉跄地往月台外侧移动了两、三步。站直身子时,差点就要跌落在铁轨上,大约只差个十公分。

好危险,究竟是谁?—回过神来如此一想,战慄立刻窜过全身。就在我差点跌落的铁轨

上,快速列车刚刚呼啸而过。

我的心简直快冻结了。

我很相信刚刚有人故意想撞倒我。

对方已算準时间,想趁我不备的时候……但到底是谁?可惜在人群中,我根本不可能揪出凶手。

第二次感觉到杀意是在昨天。我很喜欢游泳,昨天游泳社暂停练习,我得以一个人享用整座游泳池。

五十公尺的距离来回游过三次后,我便上岸。因为还得指导射箭社的练习,不能把自己搞得太累。

站在晒得发烫的游泳池畔做完暖身操后,我去沖澡。虽说时序已经进入九月,天候依然炎热,没有什幺比沖凉的水更舒爽的了。

就在我洗完澡、关掉水龙头时,发现情况不太对劲。那东西掉落在我脚边约一公尺的前方。

不对,应该说那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盒子,沉在深度高达脚踝的积水中。我弯下身子仔细观察,接着赶紧跳出淋浴间。

那是一百伏特家庭用延长线的前端,看起来像是白色盒子的部分是插座。电线的另一头则是连接在更衣室的插座上。

在我下水游泳之前当然没有那东西。也就是说,有人趁着我在游泳的时候放进这东西。为什幺?答案很明显,是为了想造成我触电身亡。

可是为什幺我会平安无事?我纳闷地去检查电源箱。果然不出所料,过载保护的开关跳掉了。因为水中电流量太大,已超过电源负荷。若是过载保护的容量更大……想到这里,真教人不寒而慄。

第三次则是刚才的天竺葵花盆。

到目前为此,三次我都幸运逃过,但是好运不见得永远都跟着我。总有一天犯人会使出杀手锏吧。在那之前我必须揪出凶手的真面目。

嫌犯是学校这个集团,一个由来路不明的人群所形成的集团。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东野圭吾

妞书僮:东野圭吾出道30年纪念作!《人鱼沉睡的家》新书转载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虽然是东野圭吾的出道作,但是完成度极高~《放学后》细腻描写登场人物的心情,光是第一部作品就能写得如此複杂、精采,东野圭吾真是了不起!

本文摘自《放学后》

妞书僮:你所熟悉的「东野圭吾」就从这里开始~《放学后》新书转载2-1

出版社:独步文化

作者:东野圭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