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黑暗系小说女王」凑佳苗新作!《反转》新书转载2-1

收藏:649

《反转》

四个月前,深濑第一次在「幸运草咖啡店」遇见越智美穗子。他下班后来到这家店,发现吧檯最角落的固定座位上坐了一个陌生女人。深濑每次都在晚上七点左右来到店里,很少遇见其他客人。这家位在住宅区正中央的咖啡豆专卖店的饮用区在下午一点到五点生意最好,因为店里只卖咖啡,所以没有客人在晚餐时间来这里填饱肚子。八点之后,又会有一只手可以数完的老主顾上门。有的来喝杯咖啡醒酒,有的在饭后来喝一杯咖啡,每个人的目的各不相同,深濑也不时遇到这些老主顾。

但是,这个女人并不是八点之后的老主顾。听说自从杂誌上多次介绍这家店之后,有不少远道而来的客人,但那个女人的衣着很随兴,不像是那种客人,但深濑之前也没在这附近看过她。

虽说深濑应该立刻找其他座位坐下,但他茫然地站在那里,看着正在吧檯内泡咖啡的老闆。老闆默然无声地露出满脸的歉意,深濑慌忙在最靠近门口的座位坐了下来。

──这里该不会是预订的座位?

美穗子战战兢兢地微微站起来问深濑。

──不,没这回事,妳请坐。老闆,老样子。

说完之后,他才突然想起,这种说话方式会不会让她觉得故意强调自己是老主顾?但美穗子的视线集中在自己眼前的咖啡上。她拿起杯子,闻着香味,喝了一小口,同时瞪大了眼睛。一定比她想像中更好喝。深濑看着美穗子的侧脸想道,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时,应该也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可以在这里买咖啡豆,对吗?

美穗子委婉地问道,担心打扰正在为深濑泡咖啡的老闆,老闆还没开口回答,她又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即使是相同的咖啡豆,在这里喝一定比较好喝。

没错!深濑在心里用力点头。

深濑从高中三年级的秋天,準备为考大学冲刺时开始喝咖啡。最初都喝家里的即溶咖啡,在每晚都喝两、三杯之后,隔天早晨会觉得胃很不舒服,于是就请母亲去买了咖啡滤杯和专用的咖啡豆。上了大学之后,看了咖啡相关的书籍,把滤纸改成了滤布,也试了法式滤压壶,努力钻研咖啡的相关知识。之后毕业进了公司,在发现这家店之后,花了第一次领到的年终奖金全额,买了一台和这家店相同的德国产浓缩咖啡机。

他在咖啡上投资了时间和金钱,如今能够很有自信地说,自己泡的咖啡比普通咖啡店卖的咖啡好喝好几倍(虽然他并没有真的这幺炫耀过),但无论再怎幺努力,老闆泡的咖啡仍然让他望尘莫及。而且,老闆还会定期参加专家的讲座,技术持续进步。

所以我每天都来这里──他觉得只要自己这幺说,气氛会更加融洽,然而,最后只是小口喝着老闆为他泡的咖啡。只不过还是有其他谈话的契机。他刚才对老闆说:「老样子」,是交由老闆决定的意思。今天喝的咖啡有酸酸甜甜的莓果味道。

──哥斯大黎加?

──答对了。

如果答错了,或者是老闆新採购的咖啡豆,老闆就会分享咖啡的相关知识。一旦猜中了,就不会多聊什幺。深濑来这家店将近两年,和老闆之间除了咖啡之外,几乎没有聊过其他的话题。

深濑在回答咖啡豆的种类时,发现美穗子瞥了自己一眼,但并没有对自己说:「好厉害」,或是问:「什幺味道?」结果深濑忍不住频频瞄她,觉得她喝一口咖啡,仰起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很美。

那天之后,运气好的话,每週会遇到美穗子三次;运气不好的时候,至少也会遇到一次。通常都是美穗子先到,坐在靠门口的第二个座位,好像特地避开深濑的指定座位。当深濑走进店里时,会微微点头打招呼。

老闆偶尔也会向美穗子介绍咖啡豆,但通常都是三个人静静地听着有线广播的拉丁音乐而已。

但是,这家店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

──美穗子在车站另一侧的格林麵包店上班。

美穗子没有来店里的时候,老闆娘突然对深濑说。深濑并不知道谁是美穗子,直到老闆娘告诉他,就是最近晚上七点常来的老主顾,深濑才第一次知道那是她的名字。

──那家店有很多咖哩麵包和三明治这种熟菜类的麵包,你可以在上班之前去那里买午餐。

深濑的公司并没有员工食堂,但公司周围有好几家物美价廉的餐厅,早上的时间原本就很赶,特地绕过去很麻烦。不过,一个星期后的假日,他还是在白天的时间去看了一下,但美穗子不在收银台。

白跑一趟。经过高架铁路下方时,他很想找一块小石头来踢,突然停下脚步想,自己到底在期待什幺?不是去买麵包吗?然后硬是思考着咖哩麵包适合搭配什幺咖啡。

隔天,他在固定时间去了幸运草咖啡店,发现美穗子已经来了,老闆娘也在吧檯内,但他没有提去麵包店的事。三天后,老闆娘递给他一个装了电影票的信封。

──商工会的人送我的,因为是恐怖片,我和老公都不喜欢看。深濑,你要不要看?

虽然深濑对恐怖片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他之前就想看这部片子。因为那是深濑学生时代喜欢的导演所拍摄的作品,之前正打算找时间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想了解擅长拍心理推理的导演会以什幺方式拍恐怖片。他道了谢,看了信封里的电影票,发现有两张。

──你可以带女朋友去看。

──我才没有这样的对象。

如果是别人说这种话,深濑一定会咂嘴,但在老闆娘面前,他已经能够很自然地露出害羞的表情,或是说一些洩气的话。

──那要不要邀美穗子一起去看?上次我和美穗子聊起电影,我记得她当时说喜欢这个导演。

老闆小声地叫了老闆娘一声,试图制止她。

──既然这样,电影票……

送给美穗子不是更好吗?老闆娘似乎猜到了深濑想说的话,所以打断了他,摇着双手说,这样不行啦。眼神似乎在说,不管你是客气还是礼让,一旦说出口,真的会变成这幺一回事。

──你是头号老主顾,凡事当然以你为优先。

老闆娘的话出乎深濑的意料,他感到双眼发热。在只能填写一个人的栏目内,竟然有人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时,美穗子刚好走了进来,她似乎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露骨地集中在她身上,有点不知所措地摸了摸脸,然后又检查了自己的衣服。事后才得知,她当时以为自己身上沾到了麵粉。

美穗子坐下后,老闆娘笑嘻嘻地看着深濑。

赶快鼓起勇气,你不是一直很在意她吗?

他没有发现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脑内解释,用力回望着老闆娘。

一旦遭到拒绝,虽然很捨不得这里的咖啡,但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再踏进这家店。

对某个人产生强烈的感情,似乎和用力握紧双手的感觉相同。他默默地站了起来,在美穗子身旁停下脚步,从腹底挤出了声音。

──请问……

翌日之后,除了店休日以外,他仍然每天来这家店报到。

「美穗子是不是加班,上次听她说,最近经常要帮忙一起做麵包。」

老闆娘从贩卖区走回来后关心地问道。那次看电影后,两个人开始交往,老闆娘经常告诉他们哪里开了好吃的法国餐厅,或是说,深濑不是喜欢落语吗?为他们创造机会约会。甚至有一次对美穗子说,以前的媒人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但话说到一半,慌忙住了嘴。

因为他们交往才三个月而已。

「对不起,失礼一下。」

深濑拿起手机。传电子邮件比较好吗?不,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即使她还没有下班,打电话给她,她也应该不至于责怪自己。虽然之前从来不曾有过这种经验。

他拨打了美穗子的手机号码。铃声响了十次,转到了语音信箱。要留言告诉她,自己还在幸运草咖啡店吗?他正在等待录音的讯号,电话中突然传来轻微的说话声。「喂?」从雨声判断,她正在户外。

「妳在来幸运草的途中吗?」

深濑大声问道,以免声音被雨声淹没,但想到老闆娘可能以为他故意用这种方式表达电话已经接通,不由地感到很难为情,转身面对着墙壁,把电话贴近嘴边。美穗子在电话中的声音很轻,几乎听不太清楚,他忍不住皱起眉头,以前通电话时,后面的杂音也这幺大音量吗?但总算知道了美穗子目前人在哪里。

「对不起,请帮我结帐,她已经去我家里了。」

「啊哟哟,那得赶快回家。」

深濑拿出皮夹,匆匆站了起来,把已经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冷掉之后,原本和咖啡融为一体的蜂蜜味道和香味,在流过喉咙时,各自主张着自己的特性,可以明确感受到是两种不同的混合物。

「别忘了蜂蜜。」

老闆娘只说了这句话,率先走去收银台所在的贩卖区。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凑佳苗

#反转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看似简单却又总是一堆拐弯~剧情反转再反转,不看到最后一页,妞妞们无法知道真相!

 

本文摘自《反转》

妞书僮:「黑暗系小说女王」凑佳苗新作!《反转》新书转载2-1出版社:皇冠

作者:凑佳苗

日本旅游推荐:海岛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