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异能者」随机分布在常人之间...《镜幻少女》新书转载

收藏:732

紧身拘束衣紧紧勒着我,令我双臂刺痛,手指发麻,衣服的重量拽着我不停往水下沉。我急喘一口气,一股水冲进嘴里,我呛到了,喉咙像吞进了一团火。水中的氯烧灼着我的眼睛,我眼看着自己离水面越来越远,上方有模糊的影子在移动。他们正看着我。


我双脚触到了底,心里登时一慌。我急需氧气,但中间却隔着十呎深的水。我动作再不快点就要溺水了。求生本能控制了我,我夹紧双臂又翻又踢,要扯掉拘束衣。


这只是测验,我提醒自己。桑莫丝担任超能力资深教练很多年了,她知道我们有什幺本事,要是太危险,她绝不会让我做这种测验。


还有,艾列克不会容许我出事的。

我停止挣扎,在游泳池底沉定下来,双膝跪在蓝色的水泥地上,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管胸口越涨越高的压力。我需要空气。我浪费了太多时间在恐慌上。

集中精神。


我找出在购物中心遇见那小女孩的记忆,描绘出她纤细的身子,窄小的肩膀,细长的四肢。我想像自己住在她体内,透过她的双眼往外看。剎时,那股熟悉的、如涟漪波动的感觉从我脚趾开始,逐步爬上小腿,当它上到我胸口时,拘束衣的压力鬆开了,现在它大了好几个尺码。我扭动身子脱出束缚,睁开眼睛,双腿一蹬离开池底。随着一声急喘,我破水而出,大口呼吸着空气。我感觉自己四肢在增长,身体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视线一变清晰,我就看见艾列克蹲在池边,已经準备要跳下水了。他漆黑的眉毛纠结,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桑莫丝、坦纳和荷莉全围过来看。坦纳朝我挤挤眼,同时朝角落一叠浴巾伸出手;其中一条浴巾离位飘起,朝他伸出的手飞来。

「爱现。」我微笑着用嘴型说,并朝扶梯游过去。


我抓住艾列克伸出的手,让他将我拉出游泳池。他用浴巾从肩膀将我整个人裹上,我依偎着那鬆软的质料,暗暗希望它是艾列克的胸膛。我走到墙边的长条椅坐下,背靠着墙,颤抖着吐出一口气,连牙齿都在打颤。我可以感觉到恐慌正在缓缓消退,但是心跳仍不平稳。


荷莉伸出手臂环住我。「该死,我真不敢相信你花那幺久才浮上来。妳没事吧?」

我耸耸肩,把头靠到她肩上,感觉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我。


「泰莎,变身成小女孩这招可真炫。不过,令你心跳加速的濒死体验才是啥也比不上的,对不对啊?」坦纳咧嘴笑道,白牙映着黑脸更显闪闪生辉。他那头红色的莫哈克髮型直耸耸地抗拒着地心引力─能用意志移物的超能力给了他这样的特权。


「这不是闹着玩的。泰莎很可能会受伤。」艾列克叱道,握拳的双手紧抵着墙,背上肌肉颤动,彷彿在竭力克制自己别让拳头破墙而入,他的超能力让他可以轻易做到。他比普通人类更强壮、速度更快,甚至也胜过其他异能者。


「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在极端情势中使用自己的超能力。我们不能一边娇惯学生,一边期望他们在任务中倖免于难。」桑莫丝说着,不耐烦地用手耙了耙她蓬乱的马尾。我们还没出生时,桑莫丝就已经是「超能力调查部队」的探员,她也全权负责我们的超能力训练。但这无法阻止艾列克不时对她提出质疑。


「别小题大作,艾列克。」她警告说,随即脚跟一旋,离开了游泳池区。

坦纳抓住艾列克的肩膀说:「她说的对。你冷静冷静吧。」他在长条椅上坐下,坐在荷莉跟我旁边,身子朝后靠着墙说:「你们听到消息了吧?」

「啥消息?」荷莉问。


「天还没亮少校和凯特就离开总部,去了俄勒冈州某个叫做利文斯顿的小镇。」

难怪我一整天都没看见凯特。通常她片刻不离艾列克左右。「那地方不是发生了什幺可怕的谋杀案吗?」我问。

坦纳点点头。「没错。我听说又出事了。」

水不断淌下我的脸,我懒得伸手去擦。「可是他们为什幺会对这事感兴趣?那不过是个小镇。抓杀人兇手也不是超能部管的事吧。」


超能部在公务上隶属于联邦调查局,我们除了参与大量反恐怖主义行动和侦察行动外,其他大部分案子是由联邦调查局分派来的。但是,除了总部入口大门上镌刻着「忠诚、勇敢、正直」这句联邦调查局的座右铭外,我们超能部可说是完全自主自治。只在犯罪案件明显有异能者涉入时,才会派超能部的探员去调查。否则,只要我们的存在不惹人注目,联邦调查局根本不过问我们的事。少校对此再满意不过了。


坦纳耸耸肩说:「谁晓得少校脑子里在想什幺啊。也许这案子有什幺我们不知道的古怪。」

内部通话系统发出嘶嘶响。

荷莉呻吟一声坐起来,淡金色的头髮落下来遮住了脸。「去他的,他们这下又要干嘛?」


我没动。早晨游泳池的测验跟紧接着的午后练跑,已经把我累惨了,我打算在跟荷莉一起上弹道学训练之前,先享受几分钟幸福的休息时光。

「泰莎,尽快到我办公室来。」桑切斯少校咆哮的声音被老旧的通话器扭曲了。还有人以为超能部买得起最新的硬体设备呢。

少校说的尽快,意思是:「就是现在,否则出去跑三圈。」我两条腿还因为每天例行的跑步酸痛不堪,可不想耽搁招灾。

荷莉咧嘴笑说:「祝好运。」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七手八脚奔出房间。话说,少校和凯特是几时从利文斯顿回来的啊?


映入眼帘的是桑切斯少校办公室紧闭的门,门上粗黑的「请勿打扰」四字嘲弄着我。我敲敲门,不等里面说请进─反正等不到─就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少校站在桌子后头,交抱着粗壮的双臂,深黑的眼睛怒瞪着我,不过我早就已经被瞪习惯了,一点也不怕。他一头黑髮梳得油光水滑,上面的髮油足以润滑整座建筑物里的铰链。


「快去坐下,泰莎。」

我蹒跚走到空着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这些乌黑镗亮的硬木椅就像选购它们的人,坚硬不屈,毫无瑕疵,让人一坐下就巴不得马上起身离开。不过大部分人只要跟少校相处几分钟,不需要这种椅子也能获得同样的效果。


艾列克和凯特已经在座,两人牵着手,或者该这幺说,凯特死抓着艾列克的手,生怕他会跑掉的样子。他穿着凯特买给他的直排釦白衬衫,头髮因为跑步后淋浴,还湿着。我注意到凯特瞇着的眼睛:琥珀色染着一种古怪的紫铜色,倘若我松石绿的眼睛很罕见,那幺她是彻底令人感到不安。


我猛转开头,将注意力转回少校身上。如果让凯特直接望进我眼里,她会用超能力将我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那可就尴尬了。


少校没坐下;他站在办公桌的椅子后面,双手紧抓着椅背,用力到指关节都发白了。他晒得那幺黑,要看见皮肤泛白可不容易。


我如坐针毡,视线不觉被少校背后的软木塞钉板拉了过去。我有一阵子没来少校的办公室了,板子已经不是我上次看到的样子,之前没有那些吓人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个手脚张开趴在地上的女人,脖子上紧勒着一条铁丝。想到自己被扼死前对这世界的最后一瞥是凶手残酷的脸,是瞪着谋杀者的双眼拼命挣扎着想吸到气,我的呼吸就忍不住急促起来。我看向第二张照片,是另一个女人──从那膨胀泛绿的身躯很难看出年纪。所有的尸体里,浮尸是最可怕的一种。到目前为止,我没亲眼见过浮尸,也没见过任何一种尸体。不过在基础法医病理学课程里,我看过许多照片,那已经够吓人了。


「利文斯顿的连环杀人案又有了新的发展。」

我一下坐直,被这话题惊呆了。少校从来没有跟我直接谈过这案子──或任何其他案子。凯特和艾列克一致点头。

少校继续说:「他的第四个受害者。」

「第四个?第三个是谁?」我只听说两个。超能部的小道消息显然没我期望的那幺灵通。

「是利文斯顿高中的工友陈先生。」少校说。

「是个男人?」

少校叹口气,说:「这给我们的心理剖绘小组带来很大的麻烦。在此之前,他们的分析都认为兇手有厌女情结。」


四起谋杀案。这对利文斯顿那幺小的一个镇一定打击很大。「为什幺我们会认为是个连环杀手?有什幺看起来相关的地方吗?」

少校鬆开他紧抓着椅子的手。「有两名受害者是被铁丝勒死。有两名是在湖边或靠近湖边的地方被找到─我们无法判断他们的死因。不过,他们全有一个共同点:兇手用刀在他们胸口划了个A字。我们还不知道原因何在。」

「他是杀了他们之后才划上去的?」我问,各种可怕的影像在我脑海中汹涌翻腾。

「对。不过这不是我把你叫来办公室的原因;你很快就会熟知这个案子。」

这想法立刻使我心跳加速。

「兇手昨天再度试图犯案。」少校说。

「试图?」

少校的怒视让我赶紧补了句「长官」,但这一点也没改变他的神情。

「对,试图。他勒死一个女孩然后把她抛进湖里,但她被沖上了岸,被一个慢跑的人发现,打电话叫了救护车。那女孩的大脑严重受损,目前重度昏迷靠人工呼吸。这让事情有了点意思。」


有意思?我瞥了艾列克和凯特一眼,我的胃揪成一团,但他们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

「医生最多能让她再多活几天。等她一死,泰莎,妳就取代她。」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作者以外在的变形、伪装作为隐喻,细腻描写青少年对自我形象的犹疑焦虑,以及渴望归属感的心理。华纳影业已买下改编版权,将翻拍为电视影集喔~
 

本文摘自《镜幻少女

妞书僮:「异能者」随机分布在常人之间...《镜幻少女》新书转载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苏珊温纳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