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李白后果会怎幺样

收藏:411

如果没有李白后果会怎幺样
似乎并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不过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文学家而已,多一个少一个无关紧要,和我们普通人的油盐柴米其实没有多大关係。
当然,没了李白,屈原将没有了传人,「饮中八仙」会少了一仙,后世的孩子会少了几首启蒙的诗歌,不过也仅此而已。
《全唐诗》大概会变薄一点,但也薄的程度有限,大约是四十至五十分之一。
名义上,李白是「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但要从数量上算,他诗集的规模远远没有半个盛唐这幺多,在《全唐诗》一共九百卷里,李白佔据了从第一六一至第一八五卷。少了他,也算不得特别伤筋动骨。
没有了李白,中国诗歌的历史会有一点变化,古体诗会更早一点地输给格律诗,甚至会提前半个世纪就让出江山。然而,这些和我们普通人也没什幺关係。
不过,我们倒可能会少一些网络用语。
比如一度很热的流行语「你咋不上天呢」,谁先说出来的?正是李白爷爷:
「耐可乘流直上天?」
他什幺时候说出这话的呢?是一次划船的时候。
话说这一年,有一艘神秘的游船,在南湖上飘蕩……别紧张,,这是在唐朝,大约公元759年,李白带着朋友划船。
当时李白已年近六十了,仍然兴緻飞扬,豪情不改,写下了一首浪漫的名诗,叫做《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那幺,李白还创造了其他的网络热语吗?有的,比如「深藏功与名」,来自李白的《侠客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如果没有李白这首诗,香港的金庸也不会写出武侠小说《侠客行》来。在这部有趣的小说里,有一门绝世武功正是被藏在了李白这首诗中。
非但《侠客行》写不出,《倚天屠龙记》多半也悬。灭绝师太的那把「倚天剑」,名字大概是古人宋玉给取的,但为这把剑打广告最多、最给力的则要数李白:「擢倚天之剑,弯落月之弓」、「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
不只是香港文艺界要受一些影响,台湾也是。黄安一定不会写出当年唱遍大街小巷、录像馆、枱球厅的《新鸳鸯蝴蝶梦》来了,众所周知,这首歌来自李白的一首诗《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是化用李白的句子「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后面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则直接是把李白的诗句搬过来了。
没了李白,女孩子们的生活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比如美国的化妆品牌Revlon,中文名字不可能叫「露华浓」了。它是从李白的诗里来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当然,露华浓已经退出中国市场,深藏功与名了。
如果没有李白,中国诗歌江湖的格局会有一番大的变动。
几乎所有大诗人的江湖地位,都会整体提升一档。李商隐千百年来都被叫「小李」了,正是因为前面有「大李」。要是没了李白,他可以扬眉吐气地摘掉小李的帽子了。
王昌龄大概会坐上唐代七言绝句的首席,不用加上「之一」,因为能和他的绝句相比的正是李白。至于杜甫,则会成为无可争议的唐诗第一人,也不必再加上那个「之一」。
除此之外,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会遇到一些表达上的困难。
比如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女朋友,你将没有词来準确形容他们的关係。你不能叫他们「青梅竹马」,也不能叫他们「两小无猜」,这都出自李白的《长干行》。
你也无法形容两个人相爱得刻骨铭心,这个词儿也和自李白的文章有关:「深荷王公之德,铭刻心骨。」
岂止是无法形容恋人,我们还将难以形容全家数代人团聚、其乐融融的景象,因为「天伦之乐」这个词儿也和李白有关,出自他的一篇文章,叫做《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浮生若梦」也不能用了,出处同样是李白这一篇文章:「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杀人如麻」也没有了,这出自李白的《蜀道难》。「惊天动地」也大概没有了,这来自白居易吊李白墓时写的诗:「可怜荒冢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扬眉吐气、仙风道骨、一掷千金、一泻千里、大块文章、马耳东风……要是没有李白,这些成语我们都不会有了;此外,蚍蜉撼树、春树暮云、妙笔生花……这些成语都是和李白有关的,也将统统没有了。我们中国人连说话都会变得有点困难。
没有了李白,我们还会遇到一些别的麻烦。
当我们在社会上际遇不好,没能施展本领时候,将不能鼓励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们遭逢了坎坷,也不能说「风破浪会有时」。
当我们和知己好友相聚,开怀畅饮的时候,不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当我们在股市上吃了大亏,积蓄一空的时候,不能宽慰自己「千金散尽还复来」。这都是李白的诗句。
那个我们印象中很熟悉的中国,也会变得渐渐模糊起来。我们将不再知道黄河之水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庐山的瀑布有多高,不知道燕山的雪花有多大,不知道蜀道究竟有多难,不知道桃花潭水有多深。
白帝城、黄鹤楼、洞庭湖,这些地方的名气,大概都要略降一格。黄山、天台、峨眉的氤氲,多半也要减色许多。
变了样的还有日月星辰。抬起头看见月亮,我们无法感叹「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也无法吟诵「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李白如果不在了,后世的文坛还会发生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反应。没有了李白「举杯邀明月」,苏轼未必会「把酒问青天」;没有李白的「请君试问东流水」,李煜未必会让「一江春水向东流」;没有李白的「大鹏一日同风起」,李清照未必会「九万里风鹏正举」。
后世那一个个浪漫的文豪与词帝,几乎个个是读着李白的集子长大的。没有了李白,他们能不能产生都将是一个问题。
后来人闹革命的劲头也会衰减不少。有李白的「我欲因之梦吴越」,才有「我欲因之梦寥廓」;有李白的「欲上青天揽明月」,才有后来的「可上九天揽月」;有李白「挥手自兹去」,才有「挥手从兹去」;有李白「安得倚天剑」,才有「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我们的童年世界也会塌了一角。那个每个小朋友记忆深处、平均每个人要听三百遍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故事也悬了。它可是小学生作文的经典万金油典故。没有了它,小朋友们该怎幺把作文凑足六百字?
在今天,如何检验一个人的华人身份?答案可能是抛出一句李白的诗。当每一个会中文的华人听到「床前明月光」,都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疑是地上霜」。
看一个文学家的伟大程度,可以看他有多大程度融入了一个民族的血脉。比如我的主业是解读金庸小说,不论金庸的作品有多少缺憾,有多少瑕疵,你都没法抹杀他的江湖地位了,因为华山论剑、笑傲江湖、左右互搏、甚至灭绝师太等等词语,都已经永远融入了我们的血脉之中。
李白,这一位唐代的大诗人,已经化成了一种基因,和每个华人的血脉一起,不息地流淌。
哪怕一个没有什幺文化和学历的中国人,哪怕他半点都不喜欢唐诗,也会开口遇到李白,落笔碰到李白,童年邂逅李白,人生时时、处处、事事都被打下李白的印记。
不知道李白在世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这些?他这个人经常是很矛盾的,有时候说自己的志向是当大官、做大干部,轰轰烈烈干一场大事,有时候又说自己的志向是搞文学,做研究,「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前一个志向,他没有实现,但后一个志向他是超额完成了——所谓「垂辉映千春」,他已经辉映了1300年的春秋了,还会继续光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