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收藏:910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2017年5月24日的台湾跨出了历史上的一大步,透过大法官释宪,点出了现行《民法》中「不允许同性婚姻」已经违宪,若立法机关未于两年内修行相关法律,那幺同志伴侣则可合法地登记结婚,台湾届时将成为亚洲地区第一个「承认同志婚姻」的国家。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这个消息激昂起许多台湾人的情绪,有人振奋、就有人震怒,每每提及「同志议题」似乎总是会让平时冷静的人们,顿时间陷入滔天巨浪中。但也的确,不论是哪方的立场,总是难免有不理性的部份、当然也有值得彼此讨论、倾听的地方。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为了要让台湾人、亚洲人,甚至是世界各地对于「同志」有所误解的人,能够更加了解这个族群,有许多人都在努力。儘管方式不尽相同,但目标都是一致的。就像周美玲导演,可以说是台湾「同志议题映像化」的领头羊之一,她总是用自己的方式、透过影像的传递,让大众更加了解何谓「同志」。

这一次,她启动了《六城彩虹》同志影像推动计划,此计画横跨亚洲六个城市,包括:台北、香港、北京、成都、新加坡、槟城,以六个不同的城市为背景、勾勒出一幅幅同性之间爱慾流动及内心挣扎的景况,看似如梦似影、实则戏如人生

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由三映与梦田文创共同推动的《伪婚男女》是《六城彩虹》计划的第一站,由成都为起点,讲述两对同志爱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感情交错。饰演「拉拉恋」的李京恬、程茉,从姑嫂关係噗通一声地掉进恋爱的圈套中,大嫂变恋人、小姑变女友;而饰演同志恋人的唐振刚、周厚安,则从情人关係变成妹夫、大舅子?!剧情设定非常「超展开」,在看似笑料的情节设定中,实则充满「不得不」的无奈与哀愁。

演戏当下,感到最辛酸的部份是?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王琄:我演一个非常普通、传统且纯朴的妈妈,在与子女冲突的当下完全能体会到做父母的无助与哀痛。突然得知一双儿女都是同志时,那种冲击是非常深刻的。但是,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即便当下的反应多幺激烈,到最后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过得开心。

唐振刚:我饰演的武刚,他被夹在传统与现代的人生价值中,既想要遵从自己内心的感受、却又不想让母亲难受。所以他选择用说谎、欺骗、隐瞒的方式,去找到其中的平衡与出路。他很爱他的家人,但他却无法打破这个被固守得很牢靠的传统价值,其实他也是很痛苦的。

如何揣摩同志角色的心境?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演员在饰演任何一种角色时,都必须先理解这个角色的心境与状态,才可能投入其中地感同身受,而观众也才能从中接收到那份情绪的波动。妞编辑好奇四位如何能把同志角色的挣扎演得丝丝入扣「你们是如何揣摩同志的心境?接演前有做什幺功课吗?」,结果李京恬、程茉、唐振刚、周厚安告诉妞编辑「就是多跟同志朋友们相处吧!去聊天、倾听、了解」

除了亲身的交流外,看看书报电影或其他作品,是不是也会帮助自己更加理解这个角色?京恬跟程茉「的确是,我们也看了几部电影,像是《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色诱》、《春光乍洩》等等,看完后其实能带来不同的体悟」

如果自己的小孩是同志?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如果说,女友最爱问的问题第一名是「你妈妈跟我同时掉进水里,你要救谁?」,那幺在讲到同志议题时,最常被点播的一定是「如果你的小孩是同性恋,你会怎幺做?」。许多人都说自己支持同志,但若轮到自己的子女是同志时,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如果小孩这样跟你们坦承,你们会怎幺反应?」妞编辑抛出了万年老梗的问题,给几位演员们回答。

王琄:虽然我现实生活中没有小孩,但若小孩这样跟我说,我会希望他们自由发展、做自己。只要他们快乐生活、不作恶,真的没有什幺不可以的。

李京恬:我们这一辈,接收到的资讯比爸爸妈妈那个年代,还要广泛地多,所以我们对于小孩的能接受度会更大。对我来说,只要小孩不走偏、不做坏事,喜欢谁真的完全不是问题。

程茉:其实,身为父母一定都是担心小孩的,不管交往的对象是同性、异性,多少都会担心子女被欺负了。但那个担心是相同的,不管是同性或异性都好,只要对方好好对待我的孩子,这样就足够了,做妈妈的只希望自己的小孩快乐。

周厚安:小孩只要不做坏事,喜欢谁都没关係,一个人喜欢的对象是谁,不是任何人可以去限制的。

唐振刚:只要对方真的疼爱我的孩子、不是一个奇怪的人(笑),那幺不管性别是同性、异性都不是问题。

就像有句俗话说「青菜萝蔔各有所好」,有人天生喜欢吃胡萝蔔、也有人爱吃白萝蔔。如果这世界上,爱吃胡萝蔔的人佔大多数,那也不代表爱吃白萝蔔的人是「怪咖」。去逼迫别人吃下他不爱的食物,这件事听起来很荒谬;那幺去逼迫别人爱他不爱的人,这件事不也同样的荒谬吗?

对于「形式婚姻」的看法?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伪婚男女》正是围绕在「形式婚姻」的主轴上,所谓形式婚姻就是俗称的「假结婚」,其实倒也不是什幺新鲜事,只是以往的假结婚是一辈子无法启齿的秘密,但现在却不再是禁忌话题。为了要给长辈、父母一个交代,只好将自己的人生用「契约般」的谎言包装,希望能在家庭与自我中攫取「微妙的平衡点」,这样的做法好吗?

「我觉得没有什幺不好,这样的谎言无非是以『爱』为出发点,因为爱自己的父母、家人,所以才不得不编织出这样的故事,这也是出自万般无奈」京恬这幺说时,程茉也说「这算是另一种方式的『孝顺』吧!如果父母比较传统,硬碰硬未必是好事」。的确,在父母那个年代的资讯比较封闭,被深深巩固的价值观不会轻易瓦解,所以硬是要长辈们去接受这件事,其实是残忍的。

妞编辑:对于「形婚」的体悟是? 

唐振刚:虽然这可能算是某种程度的「欺骗」,但对年迈的父母而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算是善意的谎言、也能说是一种「尽孝道」的表现吧!

周厚安:其实这部戏快要杀青前,我跟小刚还有很多场吻戏,当时突然有种「我不想亲他了」的感觉。就在那个当下我领悟到「啊!原来假结婚就是这样一回事」,演了就要演一辈子。

对于「同志婚姻合法化」的看法?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王琄老师「能爬到这个地方,真的很不容易,但不管是支持方、反对方,我们都不希望造成彼此的对立与冲突」美玲导演也接着说「多去倾听不同的意见、冷静地接收来自各方的资讯,这样才是理性的做法」

从柜子里走出来好吗?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其实,许多同志朋友都在挣扎,要不要就乾脆跟父母说实话,这样也落得彼此轻鬆。但坦承后的结果,光用想的就让人害怕,到底该怎幺做才好呢?王琄老师「其实,不用急着走出柜子。要看情况、掌握分寸,因为我们要获得是祝福而不是冲突」。就像是在玩「叠叠乐」时,我们会找鬆动的地方拿取方块,要跟父母长辈沟通时,也是从中找到「鬆动之处」,再慢慢地说明。

「或许可以开着电视,和父母一起看《伪婚男女》,然后观察他们的反应,甚至可以试探他们对同志的想法」王琄老师给了一个可以实践的方法,其他演员们也认同地表示「不要给父母长辈太多压力,要考虑他们的承受度,找机会释放一些讯息、好好地沟通,这样才能两全其美」

用旁敲侧击的方式跟父母聊聊这件事,父母一定能感受得到「话中有话」,厚安「人都有第六感,父母也一定知道你想说什幺」。毕竟「知子莫若母」,只要给出一点线索、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消化,总有一天父母会理解的。

「爱的定义」是什幺?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每个人的爱都有各自的形状、样态,没有人可以去规範他人的爱应该是什幺模样。厚安「现代人太习惯去『说服』,而不是去『倾听』,所以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京恬和程茉也认同道「这世界应该多点包容、理解与鼓励」

有许多人把「爱」定义得太狭隘了,其实只要是能够互相体谅、扶持、一同进步的对象,这些都是「爱的表现」。爱很简单,是社会上各种意识型态,把它给弄得複杂了。

各方的「支持」与「反对」声浪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伪婚男女》的导演与演员们告诉妞编辑,其实不管是支持或是反对的一方,都有属于各自的苦衷与立场。就像上面提到的,这社会少了倾听与包容总是不断地替他人贴上撕不掉的标籤,因此才会处处造成对立、双方误解彼此。但其实,只要我们多点同理心去理解对方的立场、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就能更加体谅彼此的难处。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套句周美玲导演的话,反对的人可能会发现「原来同志也只是开出了比较不一样的花朵」。这世界之所以会这幺美、这幺值得探索,不正是因为处处有着不同的风景,等待我们去发掘吗?如果整个世界只有一种景色、只开一种花朵,那幺一定会缺少很多乐趣、失去很多美好。

 妞专访:每个城市都能看见一道彩虹!《伪婚男女》导演×演员的1000道同

但愿,这个社会的冲突能够减少,不论是持哪方的意见,都能够静下心来、花点时间去理解对方,相信只要多点包容与体谅,许多事情都没有想像中那幺极端、那幺複杂。妞编辑与大家共勉之,人生不容易,我们都在努力学习!(抱)

採访编辑/哈雷蜜
平面摄影/韩爵蔚
视觉/韩爵蔚

【延伸阅读】  

「家庭是什幺、爱又是什幺?」从《伪婚男女》中看见同志双亲的挣扎与体悟

妞专访:用6个城市聊「拉拉恋」 周美玲同志影像创作的延续与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