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病患知道自己服用的是安慰剂,那它还会有效吗?

收藏:467

1955年,哈佛学者Beecher于《美国医学会杂誌》发表了一篇文献回顾论文。该文集结、审视15个发表于20世纪30至50年代的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相关研究。Beecher认为,安慰剂对于主观徵状的减缓确有其效,包括头痛、咳嗽、焦虑、伤口疼痛、心绞痛、感冒…等症状。当然,我们后来还发现安慰剂在更多不同的症状治疗上都发挥了功效。

理应消失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的原理究竟为何?一个在过去广获支持又简洁的推论是患者本身的信念或预期所致——因为患者相信自己服用的是有药效的真药(或有疗效的治疗方法、或真正的手术),所以改变了大脑某些神经迴路或改变某些神经传导物质的浓度,进而减缓某些主观症状。

但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来了,如果患者知道自己服用的是安慰剂,那症状还会获得改善吗?依照上述推论,如果安慰剂效应纯粹来自于患者认为药物有效的信念,那幺当患者清楚地被告知自己服用的是无药效的胶囊时,安慰剂效应理应消失才对。

奇怪的是,目前已经有几个实验结果和这项推测不符,这几个临床实验的实验对象包括抑郁症、大肠激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以及注意力缺失/过动疾患(ADHD)患者。

「诚实」的实验

在一个最新的临床研究中,研究者招募了八十余名深受慢性下背痛所苦的成年人来参加安慰剂效应实验。这群人被分成两组:「有安慰剂组」和「无安慰剂组」。两组人都照旧持续服用原本自己就有在吃的止痛药,但「有安慰剂组」必须同时额外服用研究者给他们的安慰剂胶囊1。

有别于一般的安慰剂效应实验,在这个实验中,研究者清楚告知实验参与者,他们额外服用的胶囊,是毫无止痛药效的安慰剂2。研究者同时也清楚地告诉参与者,过去已经有零星研究发现即使患者知情但安慰剂效应仍然存在。

三周后,相较于「无安慰剂组」,「有安慰剂组」的疼痛程度大幅度地降低了,功能障碍也得到明显的改善。事后,当参与者被问及他们认为胶囊里面到底所含何物时,多数人都不认为有药物在里面(有人认为是糖,有人认为是麵粉,也有人认为胶囊根本是空的。但确实有极少数人觉得安慰剂很有止痛效果,八成含有药物)。

所以,更有趣的问题来了。难道安慰剂效应不是来自患者的预期吗?有一项推论是,或许非意识层级的影响才是安慰剂效应主因。根据我们过去经年累月的经验,开药瓶、配温开水吞下药丸这些动作,或许早已和「吃药」这个概念密不可分。以至于当身体做出这些动作时,身体和大脑的某些部份就自动做出「我已经吃药了」的反应。不过这个推论究竟有多可靠,目前仍未可知。

安慰剂的伦理问题

其实,有件事长久以来一直苦恼着执业医师们,那就是瞒着病患开给他们服用安慰剂,到底符不符合职业道德或伦理规範。根据某项统计,超过97%的英国医师自述他们在职业生涯中曾经开过安慰剂给病患。表示安慰剂的使用并非罕见的状况。

过去,一般认为安慰剂效应来自于患者的期望。于是医师就担心,如果告诉患者他们服用的只是安慰剂,会不会就没疗效了?那不就失去医师原本想帮助病患减轻病症的初衷了吗?但如果不告诉患者,那不就是欺骗他们吗?

如果能够开诚布公地让患者知道自己服用的是安慰剂,但安慰剂效应仍然不减,那幺对医师还有患者而言应当是皆大欢喜吧。

注︰

    该实验使用的安慰剂为内含微晶型纤维素(microcrystalline cellulose)的胶囊。这是一种没有药效的物质,广泛地被用于製药中。为求公平起见与避免参与者不开心,实验中的「无安慰剂组」虽然在一开始的实验中没有服用安慰剂,但在三周结束后,「无安慰剂组」也获得服用安慰剂的机会。「无安慰剂组」后来服用安慰剂的这三周,也出现了安慰剂效应。

原始文献:

    Carvalho, C., Caetano, J. M., Cunha, L., Rebouta, P., Kaptchuk, T. J., & Kirsch, I. (2016). Open-label placebo treatment in chronic low back pai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AIN, 1. https://doi.org/10.1097/j.pain.0000000000000700

参考文献:

    Beecher, H. K. (1955). The powerful placebo.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59(17), 1602–1606.Blease, C., Colloca, L., & Kaptchuk, T. J. (2016). Are open-Label Placebos Ethical? Informed Consent and Ethical Equivocations. Bioethics, 30(6), 407–414.Schwarz, K. A., Pfister, R., & Büchel, C. (2016). Rethinking Explicit Expectations: Connecting Placebos, Social Cognition, and Contextual Perception.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0(0). https://doi.org/10.1016/j.tics.2016.04.001
拔罐很可能只有安慰剂效应,为何奥运选手还会採用?如何在一小时内,令IQ测试成绩增加10分?先别争论中西医了,我们来谈谈现代医学(上)︰测试药物的一串「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