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相信浪子回头?还是习惯自我牺牲

收藏:991

图/Shutterstock 文/周慕姿 

妳相信浪子回头?还是习惯自我牺牲

宜萍认识如峰没多久,两人就在一起了。对宜萍来说,刚在一起的第一个月,简直就像梦境一般。如峰不停告诉宜萍,他有多喜欢她。多早之前,他就注意宜萍了,两人是多幺命中注定……

宜萍一直以来都是个低调、安静,不惹人注目的女孩,而如峰是那种会吸引众人目光,外表、个性都是镁光灯焦点的人。这样的人居然会喜欢自己,而且这幺喜欢,让宜萍觉得受宠若惊,于是奋不顾身地投入这段感情中。

但是两人交往了一、两个月之后,如峰突然变得冷淡,有时还会莫名地对宜萍发脾气。宜萍觉得很奇怪,于是问如峰是否有什幺烦恼的事情。

如峰对宜萍说:「我前阵子买股票赔了一些钱,但因为最近妈妈生病,急需用钱。我心情不好,所以对你发脾气了。对不起。」

宜萍听了,很替如峰担心,于是问了如峰需要多少钱,决定先借给如峰。如峰百般推辞,但宜萍还是坚持要他收下,劝他赶快帮妈妈安排开刀等。

只是,从那次开始,如峰时常出现这样的状况。可能因为某些情况心情不好而对宜萍大吼大叫,或是突然消失一、两个月,完全联络不到人。

当他再回来宜萍身边,宜萍问他那一、两个月去了哪里。如峰说:「因为你对我太好,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我想要让你自由……没想到,我还是没办法,因为我太爱你了。」

但是当如峰出现不到一、两个礼拜,跟宜萍拿了一些钱之后,又消失不见。

宜萍的朋友听到这个状况,都很担心宜萍,觉得这男生不是什幺好东西,根本在利用宜萍。

宜萍忍不住辩驳:「他会这样,是因为从小爸爸不在身边,妈妈都在外面工作,从没有感受过温情与安全感。跟我在一起,他觉得过得太幸福了,这会让他害怕自己配不起、会失去我,也担心自己不够好,会伤害我,所以他才会逃走。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这些内心的伤……所以我想给他没有得到过的爱,我想相信他,无条件地支持他。」

朋友觉得,宜萍简直就散发出圣母的光辉。

但问题是,这个「迷途的小男孩」,真的最后会回到「圣母」身边吗?而一定要透过不停牺牲、奉献才能得到的爱,真的是爱吗?

一个女孩深陷在一段离不开的感情中,即使对方时常搞消失,或是对她态度不好,甚至别人觉得这女孩根本被对方「当提款机」或「备胎」、「工具人」,女孩还是不离不弃。

到底是为什幺,女孩会离不开这段感情?

和这个男孩在一起,让她觉得自己变得更好

当女孩对自己没有自信,也不习惯重视自己的感受与需求,甚至怀疑自己不值得被爱时,如果有一个对象,让女孩觉得「他拥有我没有,却嚮往的部分」,而「这个对象选定了我且爱我」,那幺,这对女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这当然牵涉到「文化缠足」──「女孩的自我价值,来自于『要找到一个男人爱我』,才代表自己是『好的』。」

当女孩觉得,和这个对象在一起,可以感觉到自己更有价值,是被爱、被接纳的,而这个对象令她嚮往的部分,例如,很受女人欢迎、很吸引人注意等,也会让她有「这样的人居然会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而感到自己独一无二、被重视的心情,更容易让女孩陷入这段感情中。

给对方的,正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有些女孩,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够被「无条件地爱与照顾」,她们总是为了别人,不停地牺牲、付出,因此也必须在别人面前,展现最美好的一面,以压抑自己的愤怒等负面情绪,让自己好相处、乐于助人、善体人意等,以免不被爱或不被接受。

交往时,当另一半会因一些事情挫折、沮丧,甚至出现暴怒的情绪,对这些女孩来说,一方面很羡慕对方可以这样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因为那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做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情;另一方面,看到对方的挫折,甚至过往的受伤经验,女孩会联想到自己的受伤经验,而觉得能够理解、疼惜。

然后,她们会用「希望自己被对待的方式」对待对方,以补偿过往受伤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同样被珍惜、理解,而无条件地爱着。

透过牺牲与自我奉献,感觉到自己「有用」,而「对他是特别的」

面对浪子而容易陷入自我牺牲的女孩,对于爱的想像,可能时常与「牺牲」、「奉献」扣连在一起。

当自己为对方牺牲,包容「谁也包容不了」的状况时,女孩会感觉到自己对浪子而言是「有用」的,而这是她过去获得父母的爱、他人关注的「生存模式」之一。因此,「非得要自己有用,我才能获得爱」的这个信念,很可能让她坚定地在这段感情中付出,不离不弃。

而不管对方做出多过分的事情,女孩都守着他,都在原处等待他……这种「我能包容别人无法忍受的事情」、「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他那些攻击行为背后的受伤」的感受,会让女孩更觉得自己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因为,只有自己能提供对方「无条件的爱」,而女孩也相信,这份爱,是浪子最需要的。总有一天,他能够被「感化」而回到她身边。

习惯透过「给予」,去换得「爱」

当女孩陷入这样的爱情模式与自己的「爱情想像原则」中,对于「爱必须要用一些东西换来」的想法深信不疑时,虽然女孩能够用「无条件的爱」去包容对方,但内心深处,女孩认为是因为自己「不好」,「没有人会爱这样的我」,而宁愿用这种「无条件奉献」的可控制方式,去获得她心目中的爱。

对她而言,要获得爱情,一定要努力、要牺牲、要奉献、要给予……爱,是一种「交换条件」,是她努力付出自己之后的「奖盃」,因此,自己不可能获得无条件的爱,而自己也在这样的牺牲、给予中,更强化这件事:

「这样的我,如果没有做点有用的事、没有牺牲,是不值得获得爱的。」

于是,许多女孩,是藉着「寻找爱情」的过程中,学着建立自我价值、对自己的看法与在社会的位置。

当我们在爱情中学到了更多牺牲、奉献与委曲求全,以期得到对自己更好的观感时,我们会带着怎样的期待与伤,进入婚姻关係呢?

本文出自《他们都说妳「应该」》宝瓶文化出版

妳相信浪子回头?还是习惯自我牺牲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