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3

收藏:971

《冷情浪子》

「不能怪阿萨德。之前买下牠的人完全不会训练,所以我父亲把牠买回去。」

「为什幺要送妳一匹有问题的马?」

「贝瑞克爵爷经常让我帮忙训练幼驹。」

狄方慢悠悠打量她精细的骨架。「妳比麻雀大不了多少。」

「训练阿拉伯马不能用蛮力。那种马很敏感,需要理解与技巧。」

希奥两者都欠缺。他真是蠢透了,竟然赌上自己的脖子,还差点害死一匹珍贵的好马。

「希奥骑那匹马是想胡闹吗?」狄方忍不住问道。「想炫耀?」

那双莹亮明眸瞬间涌出激动情绪,但转眼便熄灭。「当时他在发脾气,怎幺劝都不听。」

果然是雷凡诺家的人。

倘若有任何人胆敢和希奥唱反调,或是不肯给他想要的东西,他绝对会暴怒。或许凯丝琳以为能驾驭他,也可能以为时间能让他改掉坏脾气,可她一定不知道,雷凡诺家的火气会烧光自保的理智。狄方很想说他克服了那种毛病,但他也曾不止一次屈服于天性,跳入疯狂愤怒的火山口。发飙的时候总是很痛快,面对后果时才后悔莫及。

凯丝琳的双臂紧紧环抱,戴着黑手套的小手各自握住另一边的手肘。「意外发生之后,有人要我杀死阿萨德,但那样做不但残酷,也没道理,因为根本不是牠的错,不该惩罚牠。」

「妳有没有考虑过卖掉牠?」

「我不想。即使我想卖,也必须先重新训练好。」

那匹马不久前才害死了凯丝琳的丈夫,让她接近牠不太明智,即使只是不小心让她看到也不妥。更何况,她可能很快就要离开埃弗斯比庄园,就算训练也不会有多少进展。

不过现在不适合说出来。

「我想参观一下庄园,」他说。「可以陪我走走吗?」

凯丝琳一脸仓皇,后退了半步。「我请园丁领班带你去。」

「我比较想和妳去。」狄方略停顿,故意问:「妳该不会怕我吧?」

她猛然扬起眉。「当然不会。」

「那就陪我走走。」

他伸出臂弯,但她不理会,只是防备地看他一眼。「要找你弟弟一起吗?」

狄方摇头。「他在睡觉。」

「大白天睡觉?他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他的生活像猫,睡觉时间很长,中间醒来一下梳妆打扮。」

他看见她的嘴角不由自主流露笑意。「那走吧。」她低声说,由他身边飘然而过,快步在走廊前进,他毫不犹豫跟上。

2

与狄方‧雷凡诺相处才短短几分钟,凯丝琳已经确信那些难听的谣言都是真的。他是个自私的混蛋,令人厌恶的粗俗浪子。

他长得很英俊……这个她不否认。但是他和希奥不同,希奥得天独厚,拥有精緻五官与金黄头髮,宛如年轻的太阳神,而狄方‧雷凡诺的眼睛和头髮都是深色,虽然好看却显得大胆放蕩,愤世嫉俗的态度让他显得老成,二十八年的岁月一一留下痕迹。每次抬头看向他的眼睛,她总会感到震撼,因为那种蓝属于冬季的怒海,色彩鲜明的虹膜外围有一圈蓝黑色。他的鬍子刮得很乾净,但脸庞下半部有着暗色鬍碴,就连最锋利的剃刀也无法完全根除。

养育凯丝琳的贝瑞克夫人曾经告诫:「亲爱的,妳会遇到心怀不轨的男人。那种人没有良心,会用上所有迷惑、欺骗、诱拐的手段,只为了满足龌龊的慾望而糟蹋纯洁的年轻女性,万一遇上这种坏蛋,一定要立刻逃跑。」狄方似乎就是那种人。

当时凯丝琳问夫人:「要怎幺判断谁是坏蛋呢?」

「那种人的眼中会有邪恶光彩,很善于释放魅力。他很可能会激起相当下流的感受,那种男人身上会有一种……『动物性』特质,我妈妈以前都这幺形容。凯丝琳,妳明白吗?」

「大概吧。」虽然这幺说,但其实当时的她毫无概念。

现在凯丝琳完全明白贝瑞克夫人的意思了。漫步走在她身旁的那个男人拥有大量动物性特质。

「根据我目前看到的状况,」狄方表示:「把这堆破烂一把火烧了还比较实际,何苦费事整修?」

凯丝琳瞪大了眼。「埃弗斯比庄园是古蹟,已经有四百年历史了。」

「我敢打赌,管路系统八成也是。」

「管路系统十分堪用。」她辩驳。

他扬起一条眉。「既然堪用,就表示我可以沖澡?」

她迟疑了一下才承认:「不能沖澡。」

「只能泡澡?好吧。请问今晚我用的浴缸是什幺先进的发明?生鏽的水桶?」

凯丝琳非常懊恼,她竟克制不住嘴角颤抖的笑意,好不容易抑住,才正经八百地回答:「移动式锡浴盆。」

「所有的浴室都没有铸铁浴缸?」

「恐怕家里没有浴室。浴盆会被搬进你的更衣室,使用完毕再搬走。」

「没有自来水吗?全都没有?」

「厨房和马廄有。」

「至少屋里有洗手间吧?」

她瞪他一眼表示谴责,他竟然提起这幺污秽的事情。

「既然妳能够驯马,就表示妳没有那幺纤细敏感,」他指出。「毕竟马匹对身体功能不太含蓄。告诉我屋里有多少洗手间应该不会太为难吧?」

她满脸通红,强迫自己回答:「没有。晚上用夜壶,白天用室外茅厕。」

他难以置信地看了她一眼,似乎真的大感惊骇。「没有?这里曾经是英格兰最富裕的庄园,为什幺没有装设管路系统?」

「希奥说他父亲讲过,家里有那幺多僕人,不需要管路系统。」

「可不是。整天扛着重死人的水桶跑上跑下,他们一定开心死了,更别说还要清夜壶。这幺棒的乐趣一直没有被剥夺,僕人一定感激涕零吧?」

「不必说话这幺酸,」她说,「又不是我做的决定。」

他们沿着一条弯弯的小径往前走,两旁种着紫杉与装饰用的梨树,狄方继续摆臭脸。

希奥曾经说过狄方兄弟是无赖,他说:「他们逃避上流社会,老爱和一些低三下四的人鬼混。通常他们都在东区的酒馆或赌场出没,让他们受教育真是浪费。事实上,威斯顿从牛津辍学,只因狄方毕业了,他不想一个人待在那里。」凯丝琳感觉得出来,虽然希奥对这两个远房堂弟都没有好感,但他特别讨厌狄方。

命运真是难以捉摸,他的爵位竟然由这个人继承。

「妳怎幺会嫁给希奥?」狄方的问题吓了她一跳。「是因为互相喜欢吗?」

她轻轻蹙眉。「麻烦将话题尽量控制在闲话家常的範围。」

「闲话家常无聊死了。」

「儘管如此,处在你这种地位的人,一般还是期待能做到谈吐合宜。」

「希奥以前也是?」他带刺地问。

「是。」

狄方冷哼。「我从没看过他展现任何特别技能,或许是因为我每次都忙着闪他的拳头,所以才没注意。」

「你和希奥在一起时,双方都无法展现出好的一面,这幺说应该不为过吧?」

「对,我们的缺点太过类似。」他语带自嘲接着说:「而且他的优点我似乎完全欠缺。」

凯丝琳沉默不语,视线扫过一丛白色绣球花、天竺葵与红色吊钟柳。结婚之前,她以为已经够了解希奥所有的优缺点。追求与订婚的阶段维持了半年,期间他们参加过大小舞会、宴会,一起驾车兜风、骑马出游,希奥总是风度翩翩。虽然有朋友警告凯丝琳说雷凡诺家的人脾气不好,但她迷恋太深所以听不进去。况且,追求期间有诸多限制,互相拜访时需要有伴护在场,能一起外出的场合也很有限,因此她无法了解希奥真实的性情。凯丝琳后来才明白一个重要的人生道理:必须和男人一起生活过才能真正了解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跟我说说他妹妹的事,」她听见狄方说。「我记得她们住在这里。全都未婚?」

「是,爵爷。」

雷凡诺家三姐妹,年纪最长的海伦二十一岁,双胞胎卡珊卓与潘朵拉十九岁。希奥和他父亲的遗嘱中都没有为三姐妹做安排,没有嫁妆的贵族千金很难吸引到门当户对的追求者。新任伯爵在法律上完全没有义务要养活她们。

「她们之中有人进入社交圈了吗?」他问。

凯丝琳摇了摇头。「四年来她们一直在哀悼,几乎没有间断。首先是她们的母亲过世,接着伯爵也走了,今年她们原本应该开始活动,但现在……」她没有说完。

狄方在一座花床边停下,她不得不跟着停住脚步。「三个未婚的贵族千金,没有收入也没有嫁妆,」他说:「不适合外出工作,地位太高又不能嫁给平民百姓。再者,在乡间离隐居那幺多年,她们一定无趣至极。」

「一点也不会,事实上──」

一阵尖锐惨叫打断她的话。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你能抗拒高富帅的诱惑吗?《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1 

妞书僮:明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却忍不住一直靠近~《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2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虽然爸爸妈妈一直谆谆告诫妞编辑,要远离坏、男、人!但眼前的狄方雷凡诺,拥有近乎完美的条件欸~英俊却自私,只要享乐,不要责任!(噢,妞编辑最喜欢不负责任的男人了!)(大误)
 

本文摘自《冷情浪子》

妞书僮: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冷情浪子》新书转载3-3

出版社:春光出版

作者:莉莎・克莱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