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未成年者请绕道!《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新书转载2-1

收藏:710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

序曲

他回来了。妈咪还在睡觉,不然就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我缩着身体躲在厨房的桌子底下,透过指缝可以看见妈咪,她在沙发上熟睡,手垂在黏答答的绿色地毯上。他穿了那双有闪亮釦环的大马靴,正站在那里对妈咪大吼大叫。

他用一条皮带抽打妈咪。起来!起来!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妳这个没救的烂婊子。

妈咪发出一声啜泣。停手,求你停手。妈咪没有尖叫,身子缩得好小。

我用手遮住耳朵,闭起眼睛。声音停止了。

他转过身,我看见他的马靴走进厨房。皮带还在他手上,他正试图找我。

他弯下腰,露出笑容,闻起来好噁心,都是菸味和酒臭。你在这里啊,小混蛋。

***

凄厉的痛哭使他醒来。老天!他满头大汗,心脏怦怦狂跳。搞什幺?他在床上坐起身,用手摀着脸。可恶,它们回来了,那些噪音是我发出的。他平静地深吸一口气,试着消除脑海和鼻腔中那股廉价波本酒和陈旧骆驼牌香菸的臭味。

1

我已经熬过了三天没有克里斯钦的日子,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工作是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时间就在一堆新面孔、待办事项及杰克‧海德先生之间糊里糊涂的过去了。杰克‧海德先生……他低头对我笑,蓝眼闪闪发亮,正靠在我的桌旁。

「表现很出色,安娜,我想我们会成为很棒的团队。」

我努力扬起嘴角,做出一个看似微笑的表情。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下班了。」我低声说。

「当然,都已经五点半了。明天见。」

「晚安,杰克。」

「晚安,安娜。」

我拿起包包,穿上外套往大门而去。走出户外,我深深吸进一口西雅图傍晚的空气,但它无法填满我胸口的空虚。从上週六早上就出现至今,心痛的空洞提醒着我失去的一切。我垂头走向公车站,盯着自己的脚,仔细衡量没了我心爱的汪达老金龟车的利弊得失……或是那部奥迪。

我立刻将这念头关在心门外。不行,不能想到他。当然啦,我买得起车子,一辆不错的新车。我想他给我的金额有点太过慷慨了,我嘴里泛起一阵苦涩,但我抛开这些,试着尽可能保持脑袋空空。我不能想起他,我不想又开始哭哭啼啼──特别是在大马路上。

公寓里空无一人,我想念凯特,想像她正躺在巴贝多群岛的海滩上,喝着清凉的鸡尾酒。我打开平面电视,让声音填满空虚,假装有人陪伴,但我没在看也没在听。我坐下来盯着砖墙发呆,整个人放空。除了痛苦我什幺都感觉不到,这种情形我还得持续多久?

门铃响了,吓到正陷入痛苦的我,心跳漏了一拍。会是谁呢?我按下对讲机。

「史迪尔小姐的快递。」一个沉闷又无精打采的声音说,失望刷过我全身。我懒洋洋地走下楼,发现一位嘴里咂咂作响嚼着口香糖的年轻人靠在大门边,手里拿着一个大纸箱。我签收,带着它上楼。盒子很大,但却出乎意料的轻。里面是两打长茎白玫瑰和一张小卡。

恭喜妳第一天上班。

我希望一切都很顺利。

谢谢妳的滑翔机,很贴心,

它在我书桌上最显眼的地方。

克里斯钦

我瞪着打字的卡片,胸中的空虚感加深。不用怀疑,是他的助理寄来的,克里斯钦可能没出什幺力。心痛到想不下去,我查看那些玫瑰──它们很美,我不忍心就这样丢进垃圾桶,便认命地走向厨房找花瓶。

***

生活变成了某种循环:醒来,工作,哭泣,入睡。唔,应该说试着入睡。我连在梦里都逃不开他。银灰炽热的双眸,迷失的神情,闪亮耀眼的髮全都萦绕在我心里。而音乐……那幺多的音乐,我无法忍受再听见任何音乐。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不管要付出什幺代价,因为连电视广告的配乐都会让我打冷颤。

我没和人交谈,连我妈或雷伊都没有。我现在没有余力闲话家常。不,我不需要这些。我变成自我封闭的孤岛,像被战火蹂躏过,残缺破碎,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荒芜。没错,这就是我。工作上我可以不带感情的与人交流,但也仅限于此。如果要和妈妈聊这件事,我知道自己会心碎得更彻底,而我已经崩溃到体无完肤了。

我完全没有食慾。星期三中午我终于吃了一杯优格,而那是我从上週五以来吃进的第一份食物。我的新发现是,我竟然可以靠拿铁和健怡可乐活下去。咖啡因让我保持行动力,但也让我焦虑。

杰克开始会在我身边徘徊,有时会来烦我,问一些私人问题。他的目的是什幺?我对他很客气,但有必要和他保持一点距离。

我坐下来开始处理那一叠寄给他的信函,这令人分心的劳动作业让我很高兴。我的电子邮件收件匣发出轻响,我很快地查看是谁寄信来。

要命,是克里斯钦。噢,天哪,不要在这里……不要在上班的时候。

寄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5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亲爱的安娜塔希娅,

原谅我打扰了妳的工作,我希望一切都很顺利。妳收到我的花了吗?

我记得明天是妳朋友摄影展开幕的日子,我相信妳也还没有时间去买辆新车,而那段路程并不算近。如果妳愿意,我会很高兴能够载妳一程。

请再告诉我。

克里斯钦‧格雷

格雷企业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我急忙离开座位,冲到洗手间逃进其中一个隔间。荷西的展览,该死,我完全忘得一乾二净,我还答应过必定出席。唉,克里斯钦说得对,我要怎幺去那个地方?

我按着额头,荷西怎幺没打电话来?话说回来,为什幺没有任何人打电话给我?我一直失魂落魄的,没注意我的手机根本没响过。

可恶!我真是个白癡!我把电话全转接到黑莓机了。这下惨了,克里斯钦八成接听了我所有的电话──除非他已经把黑莓机丢了。他怎幺弄得到我的Email地址?

他连我穿几号鞋都知道,Email地址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幺难事。

我能再见他吗?我忍受得了吗?我想再见他吗?我闭上眼睛仰起头,悲伤和渴望刺穿了我。我当然想啊。

或许……或许我可以告诉他我改变心意了……不,不,不行。我不能和一个以伤害我为乐的人在一起,一个无法爱我的人。

折磨人的回忆闪过眼前──滑翔机、牵手、亲吻、浴缸、他的温柔、他的幽默、他那阴暗忧郁又性感的注视。我想念他,已经五天了,五天的痛苦折磨感觉像永无止尽。我每天哭着入睡,但愿我当初没有离开,希望他会有所改变,期盼我们仍然在一起。这种可怕的失心疯状态还要持续多久?我简直像身处炼狱之中。

我紧紧环抱双臂,想让自己振作一点。我想念他,我真的很想他……我爱他,就是这幺简单。

安娜塔希娅‧史迪尔,妳还在上班耶!我得坚强些,但我想去参观荷西的摄影展,我心底深处的那个被虐狂也想见克里斯钦一面。我深吸一口气,走回办公桌。

寄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25分 

收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嗨,克里斯钦,

谢谢你的花,它们很美。

你说对了,若有便车可搭我会很感激。

谢谢你。

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SIP购稿编辑杰克‧海德助理

我查看电话,发现还是转接的状态。杰克正在开会,所以我很快地打给荷西。

「嗨,荷西,是我,安娜。」

「妳好呀,陌生人。」他的口气亲切又温暖,让我差点再次情绪崩溃。

「我不能讲太久。我明天几点去你的开幕活动比较好?」

「妳还是会来吗?」他听起来很兴奋。

「当然会。」想像他一定乐得合不拢嘴,我露出五天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七点半。」

「那明天见啰。再见,荷西。」

「拜,安娜。」

寄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27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亲爱的安娜塔希娅,

我应该几点去接妳?

克里斯钦‧格雷

格雷企业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寄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32分

收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荷西的活动七点半开始。你建议几点好呢?

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SIP购稿编辑杰克‧海德助理

寄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34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亲爱的安娜塔希娅,

波特兰和这儿有点距离,我大概五点四十五分过去接妳。

很期待见到妳。

克里斯钦‧格雷

格雷企业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寄件者: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点38分

收件者:克里斯钦‧格雷

到时见。

安娜塔希娅‧史迪尔

SIP购稿编辑杰克‧海德助理

我的天,我要和克里斯钦见面了,这五天来我第一次鼓起些许勇气,放任自己想像一下他过得如何。

他想我吗?可能不像我这幺想他。他找到新的臣服者了吗?这念头太过痛苦,我立刻将之抹去。看着眼前那一叠该帮杰克整理的信件,我开始动手,好将克里斯钦再次逐出脑海。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尝试入睡。这幺多天以来,我首次没有哭着睡着。

我在脑海里描绘最后一次看到克里斯钦,也就是离开他公寓时他的表情。我忘不了他那饱受折磨的模样,我记得他不想让我走,这很奇怪,事情根本已经陷入了死胡同,我为什幺还要留下来?我们都在自己的问题里原地踏步:我害怕被惩罚,他害怕……什幺?爱吗?

我翻了个身,抱着枕头,一阵伤感袭来。他认为自己不配被人所爱,为什幺他会这幺想?和他的成长过程有关係吗?是不是他的生母,那个吸毒的妓女害的?我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直到睡意将疲惫不堪的我席捲而去。

 ***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情色巨作《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第二集複杂度更胜第一集~不过床戏还是有点多,所以比较适合已经成年的妞妞阅读噢!

 

本文摘自《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

妞书僮:未成年者请绕道!《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束缚》新书转载2-1

出版社:城邦出版

作者:E L詹姆丝(E L J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