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手心出汗、手脚发软属正常情况!《机龙警察:暗黑市场》新书转载2

收藏:227

《机龙警察:暗黑市场》

好刺眼……

尤里被拖进地下室的瞬间,强烈的灯光令他忍不住别过头。

押着右臂的壮汉抓住尤里下巴,硬生生将他的脸转回正前。背后另一人枪口轻戳着他,尤里踉踉跄跄地继续前进。连眨数次眼睛,双眼逐渐适应直射的逆光,逐渐看清周遭。

中央区域的地面摆上许多红色三角锥,围成直径约二十公尺的圆形。全新链条连接着三角锥之间。一眼便明白这里就是擂台。探照灯的灯光从不同方向射来,擂台区域刺眼苍白,令人人心惶惶,宛如悬浮在黑暗地狱的舞台。

一些桌椅围绕着擂台远处,客人都已就座。这些军火掮客都好奇凝视着被工作人员拖进场内的尤里。法国人、罗马尼亚人、巴基斯坦人、墨西哥人……也包括但马、关剑平、卡姆萨以及索罗托夫。

受箝制的尤里被拖在巴拉拉耶夫的身后,一行人笔直走向索罗托夫的桌旁。

「提耶尼,这人果然是日本警察的走狗。他想通报时被逮个正着。不过请别担心,他并没有通讯成功。」

儘管众人默默注视,索罗托夫依然泰然自若。

巴拉拉耶夫向尤里投以感慨的眼神又道:「狗就是狗,怎幺样也学不乖。」

「真是个傻瓜,他似乎忘了在莫斯科吃的苦头。不过这或许是他的天性,他可是警察的儿子。」索罗托夫淡淡地回应。

巴拉拉耶夫冷冷地瞪着索罗托夫。「提耶尼,站在总管的立场,必须追究你的责任。」话一出口,部下立刻包围索罗托夫的桌子。站在主人背后的卡姆萨狰狞地瞪着周围的男人。但索罗托夫连眉毛也没动一下,平静拿起伏特加倒往杯里。那漆黑的酒瓶贴着银色标籤,正是七武士。

「金钱赔偿及其他惩处,我们晚一点再决定。至于这场拍卖会,你失去下标权利。」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我有些部下认为你明知他的底细,却还带他来拍卖场。换句话说,他们怀疑你暗中帮助警察。」

「把我当成洩密者?沃尔可将之当成最大的侮辱,我就当没听到你说这种鬼话。」

索罗托夫口吻傲气十足,又彷彿事不关己。巴拉拉耶夫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尤里。「拖累你的好搭档,你对他有什幺话说?」

「没有。」索罗托夫毫无停顿地回答。「背叛只是家常便饭。总管先生,你背叛过他,而且可呛得很。」

「这也确实。」

「我不会逃避该负的责任。不过难得来了,就让我看场好戏。」

「悉听尊便。」

巴拉拉耶夫从普拉根手中接过麦克风,对客人们道:

「刚刚发生一点小意外,拖延了开场,在此致上歉意。另外,虽然有点突兀,但本人想到有趣的点子,因此提议变更比赛方式。」

巴拉拉耶夫擅长炒热气氛,不像总管,而像街头艺人。

「他叫尤里.米赫罗维奇.奥兹诺夫,他是SIPD的间谍。根据我订下的规矩,他本来应该立即处刑,但我决定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相信这能成为各位排遣无聊、打发时间的余兴节目。」

活命的机会?余兴节目?巴拉拉耶夫到底在说什幺?

巴拉拉耶夫转头望着微微颤抖的尤里,笑容满面地说道:「尤里.米赫罗维奇,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吧?你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但如果你驾驶机甲兵装连续战胜其他两架,接着战胜齐齐摩拉,我会考虑网开一面。如何,愿不愿意试试?」

探照灯直射在尤里脸上。他别过脸,但左右两侧的男人用力按压,令他整个人跪在冰冷的混凝土地面上。

「我白问了,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既然你能受日本警察挖角,肯定有两把刷子,请别吝啬于在大家面前展现实力。你的老友提耶尼也在特等席上拭目以待呢。」

巴拉拉耶夫再度举起麦克风,对着观众说道:

「今晚的神祕挑战者是鼎鼎大名的机龙警察驾驶员。这安排不知是否引起各位的兴趣?」

「你别胡闹。说好的规定想变就变,把我们当傻子吗?」

昏暗的角落传来激动的驳斥声。那是墨西哥籍的德嘉多。

「你不满意?」

「不,我有更好的点子。」德嘉多狡狯地笑着。「坐在旁边看太可惜了。这幺精采的生死战斗不是随便都看得到。不如大家来赌一把?对赌博没兴趣的人大不了别下注吧。」

其他组的客人纷纷出言附和,喧嚣直上。

「我双手赞成。生意归生意,不应该忘了玩心。」

赛德兰丰腴的脸庞露出毫无恶意的欢愉笑容。

「原来如此。」巴拉拉耶夫重重点头。「这里原就设计成赌场,这提议太美妙了。不过我们没有时间慢慢计算赔率,就单纯以每一场决斗的胜负来下注。」

普拉根指示部下:「把他塞进多莫渥吉里!」

男人将尤里拉到机甲兵装前方,粗鲁地脱掉他的外套。

「住手,放开我!」

尤里拚命挣扎时,由于被紧紧捉住,左手手套差点脱落。他慌张地握紧左拳,并以右手按住。男人注意到他的举动,坚持脱下他的手套。尤里死命地将两只手藏在怀里,蜷曲身子奋力抵抗。

住手!别看……不要看!

尤里发出语无伦次的悲鸣,整个人畏缩在水泥地面,全身护住不想被看见的左手。但男人全聚过来挥拳殴打他,有人按住他,有人抓起他的手腕。转眼间,手套已被夺走。他们抓住尤里双手手指并用力扳开,左手掌的刺青霍然暴露在众人眼前。

「哎呀哎呀,太有趣了。」巴拉拉耶夫故意发出夸张的讚叹。「身为刑警,居然学沃尔在身上刺青。你刺上这条可爱的狗,象徵自己是个警察?」

男人们将尤里左手掌摊开在刺眼灯光中,黑犬一口气承受了所有人的视线。

所有人都见到可耻的证明。关剑平,甚至索罗托夫。

尤里宛如孩子般哭泣着。

外套被剥下,上身仅剩单薄的衬衫。手脚都被箝制,他无助地潸然落泪。这是最大的耻辱。

偏偏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场合,被这些人见到……

前方一群军火掮客仅冰冷地凝视窝囊哭泣的俄罗斯警察。眼神流露出嘲笑轻蔑及漠不关心。命人刺下黑犬的索罗托夫笼罩在逆光中,脸上表情模糊不清。

这份羞辱,是否就是索罗托夫的制裁?

   

这天晚上九点,已经下班回家的宫城县警刑事部长生岛真二郎警视正,由于今野义昭本部长的亲自指示,从仙台市宫城野区的自家直接赶往名取市。

逮捕在大饭店进行交易的外国籍军火掮客—有如从天而降的命令,竟然事关一场重大的共同搜查行动。本部长难掩惊愕,他似乎也是方才得知。负责管辖?上町的单位虽是岩沼署,但全县警署都派出支援警力。这样的包围规模在宫城县警中史无前例。本部长亲自指挥,生岛负责现场统筹联繫。刑事部组对局长?碜貌Z警视及警备部长平松良治警视正也正在往现场的路上。

生岛坐在便衣巡查驾驶的车内,取出手机向各单位下达指示。在主要干道设置拦检处、封锁道路、彻底包围特区……但行动须低调,绝不能被歹徒察觉。各单位一一回报进展。岩沼署的紧急配置布署完毕。机动队第一、第二攻坚班正前往现场。

生岛难掩兴奋之情。特区如今是无法无天的魔窟,县警刑事部并非袖手旁观,但面对处处是漏洞及后门的法源及条例,实在力有未逮。何况博弈事业属于生活安全部的管辖範围,因此特区内任何案子都会受到生安干预,这也是造成刑事部士气低落的主因之一。

生活安全部拥有风俗营业相关核可权限,不像刑事单位,更接近一般公家机关。生安部与刑事部的对立不能完全归咎其一,但确实导致外国籍犯罪者在?上特区内跋扈横行。因地震而满目疮痍的故乡港镇,如今更受到难以痊癒的重创。

身为警界的一分子,生岛不禁想起过去发生在特区的种种惨案。

例如「太白区一家五口灭门惨案」。

在振兴特区逐渐成为魔窟的初期,仙台南署辖区内太白区的某住宅区内,发生上班族一家五口遭杀害的凶案。歹徒使用锐利尖刀,幼童也不放过,手段残忍,命案惨况令人鼻酸。县警初步搜查阶段便迅速行动,事发两小时后便公布嫌犯相貌及穿着。一小时后,巡逻员警便在若林区的路上发现疑似嫌犯的外国人。员警想将他带回侦讯,没想到他不顾一切逃走,最后溜进特区。县警想要地毯式搜索特区,但势力庞大的外国团体却以「特区依法受到保护」为由而拒绝配合。不仅如此,还发动强硬的抗议行动。这段期间,警界动向自县警本部洩漏至特区,嫌犯还是没被逮捕。受害的上班族是主张废除特区的市民团体成员,外界多认为内情不单纯。而当时生岛是仙台南署的副署长。

此外还有「女高中生监禁杀害案」。

一名女高中生遭绑架,不久后遗体在港附近被人发现。警方依前后案情研判,女高中生应该捲入不明事件,因而在特区内受到监禁及强暴,最后惨遭杀害。当时陆续发生数起类似案件,让特区恶名远播。

这些案子都让生岛嚐到难以言喻的悲愤与无奈。一想到受害者及家属的悔恨,生岛心如刀割。

长年来有志难伸的生岛眼里,这次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县警大举攻入?上町,一网打尽外国籍罪犯,这让一路从基层爬上来的他热血沸腾。据说执行这场共同搜查行动的主要单位是警视厅的特搜部及组对部。组对无妨,但从警界外雇用佣兵的特搜部却让生岛心生不快。不过要让这场行动顺利,生岛愿意暂时抛开嫌隙。何况查出交易地点在大饭店此一关键讯息的,正是特搜部派出的卧底刑警。

干得太好了。

生岛不禁在心中致谢不知名的特搜部刑警。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读得超级紧张,手心出汗,手脚发软,至今读过无数本作品,但是第一次阅读小说时直接产生生理反应!

本文摘自《机龙警察:暗黑市场》

妞书僮:手心出汗、手脚发软属正常情况!《机龙警察:暗黑市场》新书转载2

出版社:独步文化

作者:月村了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