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恐怖电影知名编剧美轮和音文坛处女作!《贪婪之羊》新书转载2-1

收藏:307

《贪婪之羊》

啊,您醒啦,太好了!感觉怎幺样?哪里会痛吗?

难道您不记得昨晚的事?从警局回来后,您随即醉昏过去。您说想喝点烈酒,于是我端来波旁威士忌。您一口气喝乾,便像滩烂泥似地……

您在警局被问了许多问题,想必疲累不堪,这也难怪。

或许真如坊间谣传,这幢宅子受到诅咒。一对亲姊妹,居然成为杀人命案的被害者与加害者……

麻耶子小姐有如大朵玫瑰般冶豔,性情刚烈;沙耶子小姐则如同樱花般娇羞梦幻,温柔可人。

如果告诉认识她们的人,其中一方死于另一方之手,十个人里面,有十个都会认为是姊姊麻耶子小姐杀害沙耶子小姐吧。

然而,实际上,在六角形的闺房床上表情扭曲、抱着便便大腹断气的却是麻耶子小姐,沙耶子小姐成为杀害姊姊的嫌犯,遭警方带走。

麻耶子小姐向来问题多端,怀孕期间仍照常在睡前饮酒,但在最后一刻,她还是发挥母性本能,试图保护肚里的孩子。

麻耶子小姐房间里的醒酒器,验出农药巴拉刈。为了防止误饮,这种农药添加臭味剂,十分呛鼻。若是闻得到那气味,应该不会把散发恶臭的酒液喝进口中……是的,麻耶子小姐幼时得过副鼻腔炎,有嗅觉障碍。

虽然是一桩令人心痛的悲剧,但即使听到醒酒器上验出沙耶子小姐的指纹、在沙耶子小姐的闺房找到装巴拉刈的瓶子,我还是难以置信。如天使般慈爱的沙耶子小姐,怎幺可能动手杀人?

您在警局见到沙耶子小姐了吗?果然,警方不让您们相见。沙耶子小姐一定非常害怕。若是能够,我真想替她受苦。

沙耶子小姐认罪了吗?真凶应该另有其人。

不只是沙耶子小姐,那天晚上在屋内的人,都有机会在麻耶子小姐的醒酒器里掺农药,不管是我、女佣志津,或深夜归来的恭司先生。志津说,几天前才目击麻耶子小姐与恭司先生夫妻失和,激烈大吵……

这种话实在不该轻易出口,但一直以来,麻耶子小姐对沙耶子小姐极尽刁难之能事,就算被杀也不奇怪。我自幼和两位小姐一起生活,一切都看在眼里。即使如此,沙耶子小姐依然袒护麻耶子小姐:「姊姊是生病了。」沙耶子小姐真是慈爱又宽容。

您想听听两人以前的事?这样好吗?说来话长,而且不是什幺动听的往事,或许会妨碍您休养。

啊,不可以勉强!光是要坐起来就挺难受吧?您的脸色也很糟,请先歇一下。这里十分幽静,儘管宽心休息。老爷以前也在这里静养过。若觉得冷,我再添一件毯子……您还好吗?

好的,我明白。既然您那幺想知道,我恭敬不如从命。

不,这不是什幺需要正襟危坐聆听的事,请您躺着吧。是啊,或许说着说着,可以找到证明沙耶子小姐清白的线索。

第一次见到麻耶子小姐的那天恍如昨日,历历在目。那一年我十岁,所以是距今二十年前的事,真是岁月如梭。

由于在真行寺家帮佣的母亲猝逝,老爷收养无依无靠的我。

当初被带到这里,我连话都说不出,只是茫然自失。我在狭小的地方长大,宅邸的宽阔与豪华震慑我的心神,像一个人被抛进异世界,连老爷对我说什幺都浑然不觉。这时,一道歇斯底里的少女叫声响彻屋内:

「不要就是不要!」

我浑身一震,以为自己挨骂。

一阵脚步声粗鲁地冲下楼梯,紧接着,书房的门「砰」一声猛然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小我两岁的麻耶子小姐。

麻耶子小姐的漆黑大眼燃烧着怒火,甩动齐肩的黑髮,白色洋装包裹的身躯彷彿喷发出不耐烦。儘管如此,她仍美得教人屏息。

十岁的我心想:公主登场了。

啊,这里是城堡,难怪会有公主。麻耶子小姐就是如此高贵、神圣,和我看过的绘本中的公主一模一样。

麻耶子小姐约莫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她凌厉的眼神只瞪着老爷一个人,宣布:「打死我也不穿这幺丑的衣服出门!」那件洋装胸口有个可爱的蓝色小蝴蝶结,款式高雅,衬托出麻耶子小姐的美,我完全不懂她为何不满意。老爷遭麻耶子小姐的气势压倒,忘记责备她没敲门就进来的无礼,安抚道:

「那件洋装很适合妳啊,妳到底不中意哪一点?」

「全部!」麻耶子小姐回答,露出一点都不像八岁小女孩的妖豔表情,厉声说:「我要穿沙耶子那件!」

老爷深深叹一口气,打圆场似地介绍我:「从今天起,她也会住在这个家,妳们要好好相处。」

在麻耶子小姐那双漆黑大眼的注视下,我觉得自己变成毫无价值的蝼蚁。当时我穿着满是毛球的红毛衣,和母亲髒兮兮的褐长裤,当然不合身。一想到在唾骂那件美丽洋装的麻耶子眼中,我会是什幺模样,真想立刻消失。我几乎要拜倒般低着头,麻耶子小姐开口:

「这件衣服送妳,妳穿比较适合。」

我诧异地抬起头。虽然不知所措,但那句话真的让我非常开心。若是能从这幺美丽的人手中,得到如此漂亮的洋装,该有多美好!我瘦得像皮包骨,个子甚至不及比我年幼的麻耶子小姐,应该穿得下那件洋装。或许是看透我眼里的渴望,麻耶子小姐冷不妨脱下洋装扔向我。洋装远远偏离我坐的沙发,掠倒老爷喝到一半的咖啡杯,掉在波斯地毯上……我只是茫然注视着,黑色污渍在纯白洋装的胸口逐渐扩大。

「哎呀,对不起。」麻耶子小姐笑着道歉。

现在的我懂了,麻耶子小姐是故意的。至于为什幺,当然是要伤害我。

听到吵闹声,老夫人和夫人现身。老夫人是夫人的母亲,是本地的大地主,执掌这个家。一看到我,老夫人明显一脸嫌恶,夫人更是彷彿撞见髒东西。儘管还小,我仍明白自己不受欢迎,甚至遭到排斥,顿时觉得羞愧不已。

然而,沙耶子小姐──躲在夫人背后,提心吊胆窥望的沙耶子小姐,只有她一对上我的视线,便露出开心的微笑,有些腼腆地点头致意。

看着沙耶子小姐通透白皙到略带病态的皮肤,及美丽的亚麻色长髮,我不禁联想到降临人世的天使。相较于华贵的麻耶子小姐,她的五官美得内敛,散发楚楚可怜的气质,让人不自觉想守护她。姊妹俩仅相差一岁,但比起成熟的麻耶子小姐,沙耶子小姐显得年幼、可爱许多。

正看得出神,忽然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一抬头,只见穿着衬衣的麻耶子小姐瞪着我和沙耶子小姐,目光刺人。然后,她指着沙耶子小姐大叫:

「我要穿那件衣服,除了那件以外都不要!」

当时我真的大吃一惊。因为沙耶子小姐身上的白洋装,和刚才麻耶子小姐脱掉的衣服,款式一模一样。

不过仔细一瞧,只有一个地方不同。沙耶子小姐胸口的小蝴蝶结不是蓝色,而是粉红色。

最后,麻耶子小姐换上那件洋装出门。经过这场骚动,原本预定一起去的沙耶子小姐发起烧,卧病在床。沙耶子小姐患有哮喘,体质孱弱。

不知为何,麻耶子小姐对沙耶子小姐怀有异常的嫉妒心。

只要沙耶子小姐得到麻耶子小姐没有的东西,麻耶子小姐绝不会放过,立刻动手抢夺。忘记是什幺时候,有一次老爷去欧洲旅行回来,给麻耶子小姐买了美丽的孔雀绿胸针,而沙耶子小姐的礼物则是蓝眼珠的洋娃娃。沙耶子小姐非常喜爱那个长得像自己的洋娃娃,取名为「沙耶」,十分珍惜。但几天后,那个洋娃娃变成麻耶子小姐的。我惊讶地询问沙耶子小姐,回答的却是麻耶子小姐:

「是沙耶子给我的。沙耶子,对吧?」

沙耶子小姐一脸悲伤,一句话也说不出。

然而,麻耶子小姐并不是想要那个洋娃娃。

她不是想要拥有它,只是想把它从沙耶子小姐手中抢过来。

没多久,长得像沙耶子小姐的洋娃娃就被丢掉,蓝眼珠挖掉、手脚四分五裂,模样惨不忍睹……

沙耶子小姐向老爷哭诉,老爷责骂麻耶子小姐弄坏洋娃娃,但麻耶子小姐眉头不皱一下,满不在乎地说:

「我才不会做那幺野蛮的事。」

抢走洋娃娃的是麻耶子小姐。如果不是麻耶子小姐,会是谁弄坏的?可是,她那样斩钉截铁地否认,好心肠的老爷无法再逼问。

当天晚上,我去沙耶子小姐的房间,想安慰她。

沙耶子小姐颇为开心,我们在暖炉前愉快地闲话家常。

沙耶子小姐非常爱书,拥有许多装帧精美的昂贵绘本。她说只给我一个人看,让我欣赏她最珍惜的一本。

那绘本叫《贪心的狼与好心的羊》。

贪得无厌的狼谎称快饿死了,吃光朋友小羊家中的食物。这样还不够,狼又吃掉盘子、锅子、桌子,甚至门板。所有能吃的都吃光后,狼把朋友小羊也吃进肚里。狼总算心满意足,想约小羊去散步,但小羊不见蹤影。这是当然的,小羊早被牠吃掉。最后,孤伶伶的狼无法忘记小羊,希望小羊再对牠好,便撕开自己的肚子,是一则有点可怕的故事。不过,插图非常棒,尤其是可爱的小羊身上纯白的毛,就像软绵绵的棉花糖,难怪狼想吃掉牠。小时候,我曾用脸颊去蹭那感觉软绵绵、暖呼呼的羊毛,没想到竟传来滑溜溜、冷冰冰的触感,吓得哭出来。

没错,我读过一样的绘本,是父亲送给我的。得知这个巧合,沙耶子小姐惊喜不已。那似乎是日本很难买到的珍贵绘本。

实际上,拿绘本给我的是母亲,我不确定真的是父亲準备的礼物。因为我只有母亲……

我们一起读着绘本,房门突然打开,麻耶子小姐走进来。下一瞬间,绘本便落入麻耶子小姐手中。

那是沙耶子小姐的宝贝绘本,请还给她。我恳求粗鲁翻页的麻耶子小姐,只见她唇畔浮现老成的笑,说如果我答对问题,就把绘本还给沙耶子小姐,接着,她将翻开的绘本拿到我面前。

左边一页是吞下盘子的狼,右边一页是递出锅子的小羊。

「妳觉得沙耶子是哪一个?是小羊,还是狼?」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小羊。」

不管怎幺想,沙耶子小姐都不可能是狼,而是善良的小羊。

「真可惜,答案是这个。」

麻耶子小姐冷笑着,「唰」地撕下狼的那一页,将绘本扔进燃烧的暖炉。事情发生在转眼之间,根本来不及阻止。

「妳这个傻瓜,沙耶子是狼啊。继续当她是小羊,妳也会被吃掉。」

麻耶子小姐抓住我的手,硬拖出房间,还把揉成一团的狼的那一页,掷向看着暖炉泪流不止的沙耶子小姐脸上。

从此以后,我不得不跟在麻耶子小姐身边,随侍在侧。她用美丽的眼睛注视我,命令我陪着她,我无法拒绝。一开始,我以为麻耶子小姐中意我,其实并非如此。她完全当我是下人。

麻耶子小姐只是看不顺眼我跟沙耶子小姐要好,想从她身边抢走我而已。

即使如此,我仍会背着麻耶子小姐,偷偷前往沙耶子小姐的房间。为了排遣寂寞,沙耶子小姐沉迷于手工艺。沙耶子小姐手很巧,不管是编织或刺绣,每一样成品都极为精美,一点都不像出自孩童之手。

沙耶子小姐使用的裁缝箱,也是她亲手做的。打开贴上花布的小篮子,里面是一座缤纷花园。剪刀和顶针等所有裁缝工具都装饰着花朵,嫩绿针山上排列着缀有立体花卉的五颜六色珠针,犹如百花盛开的小丘。与其说是裁缝工具,更像是沙耶子小姐的精心作品之一。

沙耶子小姐正在製作一个软绵绵的可爱布偶,和绘本中的羊一模一样。我非常期待成品,但几天后造访沙耶子小姐的房间,布偶却仍未完工。我询问沙耶子小姐,她说宝贝裁缝箱不见了。想必是麻耶子小姐擅自拿走吧。

「沙耶子小姐,为什幺不讨回来呢?」

「姊姊也许要用啊。」

麻耶子小姐怎幺可能会使用裁缝工具?麻耶子小姐和沙耶子小姐不一样,笨手笨脚,最讨厌琐碎的手工。前几天,她连把线穿过针孔都没办法,于是大发脾气,把家政课的作业全推给我。

当天晚上,我拜託麻耶子小姐,说如果是她拿走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请物归原主。

「我拿那种东西干什幺!」

麻耶子小姐冷不防推我一把,害我差点从楼梯摔下去。

但我还是不放弃,趁着麻耶子小姐不在,偷偷翻找她的房间。

抢走沙耶子小姐的东西后,麻耶子小姐便心满意足,总是随便乱丢,我以为能够很快找到裁缝箱……然而,拚命找遍每一处,却不见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蹤影。

或许是我恳求麻耶子小姐的缘故,几天后,一项物品以意外的形式回到沙耶子小姐身边。

那天,宅邸中只有麻耶子小姐和沙耶子小姐两个人,我端出夫人亲手做的泡芙,沙耶子小姐吃得津津有味,却突然喊痛,哭了出来。仔细一瞧,她的唇间竟流出血。可怕的是,沙耶子小姐拿到的泡芙里,居然藏了针──一支缀着立体花朵、色彩缤纷的珠针。没错,就是沙耶子小姐被抢走的裁缝箱中的珠针。

我反射性地望向麻耶子小姐。直瞅着沙耶子小姐的麻耶子小姐,一注意到我的视线,惊讶地摇头否认:「不是我!」真是了不起的演技。麻耶子小姐反过来指责我,认为端泡芙给沙耶子的人才可疑。确实,那颗泡芙是我放在沙耶子小姐爱用的小花碟子上,但我把泡芙放在厨房,先送茶壶和茶杯到客厅,因此麻耶子小姐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轻易把针塞进泡芙。

我无法相信麻耶子小姐,约莫流露怀疑的眼神。麻耶子小姐看着我,豆大的泪珠忽然夺眶而出。

「为什幺怀疑我?为什幺不肯相信我?」

她的泪水打动我。当时,麻耶子小姐是那幺悲悽哀伤、楚楚可怜,瞬间迷倒我。麻耶子小姐哭着低喃:

「是沙耶子干的,这一定是沙耶子自导自演。」

我诧异地反问这是什幺意思,麻耶子小姐说:

「沙耶子是披着羊皮的狼,她想夺走我的一切。」

接着,她放声大哭。我急忙轻抚她的背,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转向我:

「只有妳相信我,对吧?」

我反射性地点头,连自己都大吃一惊。天使般的沙耶子小姐怎幺可能做出那种事?儘管理智上明白,我的心却受到麻耶子小姐蛊惑。在那双眼眸的注视下,我怎幺有办法摇头?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贪婪之羊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警语:阅读本书时,要特别注意登场人物的台词和行动,但绝不要轻信~即使注意到字里行间的陷阱,也不要疏忽大意,因为避开了这个陷阱,或许还有另一个意外的陷阱等着你!

 

本文摘自《贪婪之羊》

妞书僮:恐怖电影知名编剧美轮和音文坛处女作!《贪婪之羊》新书转载2-1出版社:独步文化

作者:美轮和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