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心智理论」,或许就不会有金融泡沫

收藏:533

人类的大脑如何从别人的行动后果学习呢?我们在此使用的神经系统,是不是跟从自己经验中学习的神经系统同一套?或者,我们演化出另一套平行机制,以便从别人的成功与失败中学习?我们从猴子的实验知道,对我们的错误和成功出现反应的神经元,跟对别人的错误和成功出现反应的神经元并不相同。这些细胞比邻而处,但不属于同一单位。将两者区分开来很有用,因为这让我们将自己的不幸和别人的区分开来,但又能同时从两者学到教训。

大脑对于自身经验和别人经历的反应,还有一个不同之处,这个不同也许显示了人类天性中令人讨厌的一面。大脑深处有个构造叫做纹状体(striatum),它在演化上属于大脑的旧有部分,其重要功能包括学会哪些事情能让我们快乐、哪些事情会带来伤害。该功能是由纹状体中的多巴胺神经元(dopaminergic neuron)来执行,其方法是当结果好过预期时,神经元便加强发射(提高你未来複製好结果的机率),当结果不如预期时,便降低发射(降低你未来重蹈覆彻的机率)。

举例来说,假设你进大学唸书,教授问你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你不确定答案,但勉强含糊作答。「非常好!」教授说。「这是我整个学期下来听过最切题的答案。我要给你加分!」此时,你的纹状体中的神经元变得疯狂起来,立刻增加发射,显示教授的正面回馈令人高兴又意外。另一方面,如果教授说:「这根本是胡说八道──我太失望了,我要把你当掉!」则你的纹状体神经元会降低发射,显示教授的回馈令人难过又意外。

另外有一点很有意思:研究显示,如果教授叫到的不是你、而是你朋友莫斯,你的纹状体神经元会出现相反的反应模式。如果莫斯被责备,它们会增加发射;如果莫斯被称讚,则它们会减少发射。也许你的大脑将别人视为竞争者,因此会将他们的错误视为对自己的奖励,他们的成功视为是自己的损失。

不过,重点是你可以同时从莫斯的经验和你自身的经验学到教训,这是很棒的一件事。事实上,你的大脑不光是记下了莫斯的经验,还往往设身处地比较自己会有的反应。我们在观察同事上台报告或朋友烹煮晚餐的同时,常常会不断暗自比较:「哦,我可不会用粉红色的长条图」或者「这道奶酱义大利宽麵放太多盐了──真不知道他在想什幺」。你常常会用「如果是我」的决定和别人的实际决定做比较。但如果别人採取的行动与你认为你自己会做的相左,这种对立会导致你的额叶(尤其是背外侧前额叶〔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这个区域)的神经元发射讯号。神经元会说:「嘿,这件事出乎意料,我们需要记下来。」该讯号会让我们特别注意这件事:有人做的决定和你料想自己会做的不一样,可以乘机观察他们的决定结果是好是坏。

心智理论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大脑会习惯性地向他人学习,我们的神经元也会记录周遭人们的不幸和成功。在这一方面,我们的大脑还有一个伎俩,那就是所谓的心智理论(theory of mind)。

我写这段文字那天刚好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你也许很不屑地认为「这个节日是巧克力商人为了赚钱才发明的」,或者浪漫地认为「这是告诉那些每天都在忍受我的人我爱他们的大好机会」。事实是,如果你正与某人交往,你也可能明白你对情人节有何看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伴侣怎幺想。的确,你可以直接问他们,但他们可能希望你自己去发现。因此,让你的情人快乐的决定因素在于你认为他们对于情人节有何想法。所以,你的任务便是穿上另一半的裤子──或高跟鞋──将心比心地发掘他们有何期望。

基本上,这就是「心智理论」──就是我们设想别人在想什幺的能力。人类似乎是世界上唯一做得到这一点的生物;我们不断设想我们的客户、病人、员工、老闆、情人在想什幺,并随之调整我们的行为。例如,我写到这里时,心里想的是你在读它们时会学到什幺,好让我调整遣词用字让你充分理解。

假设你参加一场鸡尾酒会,服务生递上一份鲜虾盅。你已经吃饱了,所以礼貌地拒绝。正和你聊天的友人露西看到你和服务生的互动,会自动套用「心智理论」,以了解你为什幺拒绝这份点心。虽然她想要了解你的动机,但她会自动以她自己的心态来推断你的心态。这种直觉策略有时很有用,但也会让人下错结论。露西自己肚子饿,不大可能想得出你拒绝这份动人美食的真正原因,只会以为你觉得虾子不新鲜,或你认为一边吃东西一边跟她聊天很不礼貌。于是,当服务生也送上同样的食物给她时,她也会客气地拒绝。

用心智理论来推测固然有用──能帮助我们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预测他的下一步──但人类心智并非一台完美的推断机器,我们难免会做出错误结论,其后果可能相当严重。想想二○○八年经济泡沫破灭的情况。当人们争相以不切实际的高价大量交易时,就会形成金融泡沫。泡沫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但如果没有心智理论,似乎就不会有金融泡沫。假设你是个股市交易员,你坐在电脑前盯着走势像跳探戈一般地上下波动,你需要决定何时与市场共舞、何时退场。突然间,数字持续上涨,就像热烤箱里的舒芙蕾。「到底怎幺了?」你心想。「为什幺大家都在买进?他们知道什幺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加州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家班奈迪托・迪玛提诺(Benedetto De Martino)、柯林・卡梅尔(Colin Camerer)和其他同事共同研究指出,那些因泡沫而造成损失、最可能买在高点的交易员,都是最会运用心智理论的人,例如看着别人的眼睛猜想对方的心态等等。换句话说,会做出导致泡沫的经济决策的人,是那种知道另一半想要什幺情人节礼物的人。为什幺呢?当交易员相信别人都握有正面的市场资讯时,就会做出导致泡沫的决定。他设想别人的想法,这个过程使他确信市场上涨一定有正当理由,所以他不惜追高买进。

相关书摘 ▶选择的代价:自己选股绩效会比较好吗?

书籍介绍

本书融合了最新的脑科学、行为经济学、心理学的研究,说明影响力的七大关键因素——先念(既有的信念)、情绪、动机、授权、好奇心、心态和他人,并说明这些因素如何帮助我们正确、有效地发挥影响力。

如果没有「心智理论」,或许就不会有金融泡沫